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短视频将影响新闻生态等

短视频将影响新闻生态

高传智在2017第7期《中国记者》上撰文说:短视频正在成为一种主要的信息承载形态。从背景和趋势看,时间成为网上唯一刚性资源的趋势明显,以碎片化时间为基础的信息传播开始占有优势。在一个朝着更为简洁明快方向行进的时代里,能够在形式和内容上节省时间的信息产品开始受到青睐。短视频作为一种复合介质,包含了影像、声音、图表、动画和文字注释等各种信息表现元素,单位时间内信息密度高于文字等单一信息形态,且观众接收更为简单、直接。技术环境在向有利于短视频普及的方向演进,技术进步使手机播放视频的资费大幅下降,4G时代运营商推出的每月数G和不限流量的各类信息套餐,为短视频传播消除了物质障碍。未来5G时代来临后,更削平了视频传播的速度门槛。而借助于社交分发和智能分发,数据积累和用户画像提升了用户体验,使观者更容易获得自己感兴趣的视频内容,并通过分享与他人互动。在移动化、碎片化消费日益盛行的当下,短视频作为应景产物,正在成为移动端流量的关键入口,短视频社交群式的传播也达成了广告主与用户更精准的匹配。

让网络围观正效应更大化

陈昶洁、张圆圆、陈力峰在2017年第7期《新闻前哨》上撰文说:新媒体时代的网络环境,具有安全性高、成本低、虚拟便捷等特点。“围观”现场的发生,是将互联网作为一个隐匿的网络场景,“围观者”用延伸的情感和视觉参与其中,表达自己观点,发泄自我情绪。我国当前发展阶段,单靠司法的强制性制约是不够的,同时也需要网络围观的正能量。在互联网推动下的“网络化个人主义”时代到来,网民新媒介素养亟待提高。从传播媒介角度出发,把关人理论必须重视。媒介平台应对信息源进行核查,杜绝虚假信息的散播;在内容筛选上增设一定的审核程序,禁止一些不良信息的流转;呼吁网络大V们能够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做到理性发生,以推进网民围观的有序和冷静。从政府层面出发,相关部门应修缮司法漏洞。例如推广政府网络舆情监控系统,以达到更好地倾听民声、服务大众的效果;要基于对社会现实的考察,判断网络围观者言论的合理性,再将意见整合、上报。纵观当前新媒体环境,虽然网络围观成为新兴的交互模式,围观人数在呈指数级上涨。但人数激增这一现象,并不意味网络围观将成为洪水猛兽。在网民日趋理性的发展势态下,网络围观应当被赋予更多的支持,做到标新领异;对现有劣势,应予以合理疏导。通过网民、媒介平台、政府三方面的积极协作,网络围观势必会越来越理性,实现正效应更大化。

融媒体时代强化新闻语言规范性

初小燕在2017年第8期《中国报业》上撰文说:新闻媒体是大众获得信息的主要渠道,受众群体涵盖各个阶层。新闻语言不规范,会引起受众的广泛效仿,对汉语言文化的传播造成非常大的伤害。当最基础的语言出现问题的时候,受众对媒体传播的权威性也产生怀疑。新闻语言之所以出现不规范的问题,首先在于新闻从业人员的语言基本功不扎实,对语言缺乏敬意,缺少严谨的态度。在这方面做得较好的还是传统媒体,因为底蕴相对深厚,所以对业务人员的新闻素养要求也就更高。眼下,新媒体受众群体正在迅猛增长。新媒体更要注重内容的生动与创新,有时过分强调标新立异,容易在新闻语言方面出现失范现象。在网络新闻报道中,有些媒体无视标题与内容的关系,断章取义,片面追求所谓的“精彩”,很容易误导受众。新闻语言混乱是因为思维混乱,语言浅薄是因为认知浅薄。新闻从业人员应当把握好正确的政治方向和舆论导向,增强政治敏锐性和判断力;加强语言学习,如语法、修辞、逻辑和词章句法等,在追求新闻时效性的前提下,保证新闻语言的准确性。新闻报道要出新意,靠的是新闻从业者的业务水平和理论深度。能言人之未言,关键在于深刻的理论功底、敏锐的洞察力和观察力,这是语言规范并创新的内在动力。规范的新闻语言是新闻媒体与受众沟通最方便、最经济、最可靠的通道。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新闻语言规范永远是新闻媒体进步发展的根基。肩负着传播知识、传承文化的新闻媒体,在新闻语言规范的道路上应承担更大责任。

(颜士强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