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一个士兵的新闻传奇

———报道员赵雷印象
作者:■汪学潮 马令 韩立建

咋一听,士官报道员赵雷的“战绩”确实让人赞叹——

他先后在《解放军报》等各种媒体发表稿件1500余篇,其中30余篇获省级以上单位好新闻奖,荣立3次三等功、2次二等功,名字位列团史馆功臣名录……

咋一见,“牛人”赵雷却又其貌不扬——

典型的连队“老班长”模样,中等个、粗骨节,方脸黑面,笑容憨厚,只是一双大大的眼睛,显得坚毅而又透着几分灵气。

当兵15年,从普通一兵到团、师、军级单位的新闻报道员,他书写了一个士兵的新闻传奇。

初生牛犊有虎气

15年前,一个农村孩子以0.33分之差与省重点高中失之交臂。于是,他就憋着一股劲冲向了梦想中的军营。

可没想到,当兵走的那天,因电话欠费停机,镇武装部与他失联。等他赶到火车站,军列已经开走。

就这样,别人当兵坐军列,赵雷则是打出租车,一路狂追到军营。

由于在家乡小报曾经发表过几篇小诗,入伍后的赵雷在新兵连吃香得不得了。排长断言:赵雷,新兵下连,你就是政治处的“菜”了!后来果然被言中:2003年8月,赵雷被团政治处挑去当了报道员。

刚接触新闻,赵雷摸不着门道,就和库房里一摞摞各种各样的军队报纸铆上了劲。他对照报纸上刊发的稿件,一篇篇地“照葫芦画瓢”,啥题材都写。当时他寻思,哪怕在报缝里见着自己名也行呀!

一个多月后,赵雷至今记忆尤新的军事新闻处女作发表了——一篇只有189个字的“豆腐块”,刊发于原沈阳军区的《前进报》。拿着报纸,赵雷躲在库房里那个亲呐!自此,他与新闻报道结下了不解之缘。

翌年,团政治处报道干事被派往解放军报社学习,团里只剩他一个报道员。“自己是个新手,能不能挑起大梁?”当时赵雷心里直打鼓,但转念又一想:这是个难得的锻炼机会,团首长既然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就是对我的信任,干好工作是本职,干不好那就是失职。因此,他把挑战当成了机会。

接下来的日子,赵雷的生活主要就是两件事:一件,是写稿子;另一件,是琢磨写稿子。有时遇上编辑约稿,熬个通宵是常事儿。战友们调侃:“最恨赵雷的,是办公室的灯泡。”为啥?它们天天瞪眼看他加班。还有人戏称,赵雷不加班就是“世界第九奇迹”。

“坐在屋里想点子,跑到基层找例子、关起门来写稿子,如此这般写出来的新闻就不冒热气,不接地气,缺少灵气。”赵雷牢记着一位老军事记者的这句话,他迈开双腿,走近官兵、走进训练场,从新闻的源头掘得一桶桶含金量较高的“矿石”。

那年6月份,中央军委召开军事工作会议的当天,他经过大量细致的采访,很快写出《沈阳军区某机械化师实行干部任职前军事考核制——20余名军事考核不及格干部暂缓提拔》的稿件传到《解放军报》,没出3天,就被军报二版头条刊发,并被军报评为好新闻。

大稿经常发,小稿不断溜儿。就这样,在报道干事“缺位”的大半年里,上等兵赵雷凭着孜孜不断的追求和努力,先后在中央级报刊上稿30多篇、在《前进报》上稿50多篇,而且一篇稿件上了《前进报》的头版头条。

年底,赵雷所在团被集团军评为“报道先进单位”,他个人也被集团军评为“新闻报道先进个人”,不仅入了党,还被选取为一级士官。

置身于方格纸田垅里,苦做希望之梦。若干年后,提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同行说他“初生牛犊胜过虎”;领导赞他:这小子有虎气!

而扛上士官军衔的赵雷,报道工作干得更起劲儿了。

稿不惊人死不休

如果是一名剑客,赵雷一定是“不见血不归鞘”的那种。

写新闻,他就有一种“稿不惊人死不休”的劲头。

为写出好稿子,赵雷天天挨个营连钻。只要听到新鲜事,他就使劲往前凑。唠对路了,人家上厕所他都跟着“陪聊”。

有一次,赵雷到连队借书,听说有个上等兵要休事假。按理说,这算平常事,他却打破砂锅问到底。由此,一条新闻线索浮出水面。原来,团队一名优秀战士叫胡彦浪,入伍不久,家中即遭巨大变故,其父查出肺癌晚期。为了让胡彦浪能在部队安心服役,父亲生前写给他的38封家信只报平安,对自己的病只字未提,直到父亲去世后,小胡的大伯才告诉他这一切。

半个月后,赵雷含泪写出的通讯《没写完的第38封平安信是遗言》完稿,先后被《解放军报》《中国国防报》《前进报》《辽宁日报》和驻地电台等10余家媒体刊登或转载,在军地引起了强烈反响。《中国国防报》的编辑老师还专程给他写了一封信,说这个稿子写得太感人了。

没多久,赵雷到外训点采访,发现由于夜间能见度低、目标捕捉难、射击命中率低、不安全因素多,因此一些驻训部队的夜训“讲起来是重点,做起来是难点,查起来是弱点”。有的连队夜训数十年一贯制,方法单一陈旧,简单的训不好,复杂的训不了,特别是缺乏有效的制胜招数。几经采访,他写出了《夜训,跳出“年年上一年级”怪圈——沈阳军区某装甲团坦克分队把夜间训练着眼点放在“打”上》的稿子,很快在军报《部队新闻》版头条以三分之一版图文配短评刊发。此稿不仅被军报作为《新大纲施训教练员手记》专栏首篇,还被人民网、新华网、参考消息网等40多家中央与地方网络媒体以重要军事新闻转发。

一篇篇优质稿件,引起了上上下下对这个战士报道员的关注。像《战士餐桌上的牛奶新鲜了——某机步师硬起手腕纠治发生在士兵身边的不正之风》《拟提拔干部被告之后……》等能够 “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稿件,让官兵看了有反思、有触动。稿件《追赶,扬起信心的风帆——“多年未评先差在哪儿” 》《百图讲述好故事 千帖传递正能量》等数十篇稿件还被原沈阳军区首长作了批示。

有一年,曾有人计算过,赵雷竟平均3天就有一篇稿件见诸报端,并成为某集团军近年来首位在《解放军报》头版头条发稿的战士。

生活中的赵雷从不刻意打扮自己,而对待每一篇稿件却是精心打磨,一遍遍反复修改,像要嫁女儿的娘——咋也瞅不够!对稿件的精益求精,使他采写的报道得到媒体编辑和读者的高度认可。

瘦尽灯花为兵歌

2014年1月,当一个战士佩戴着一串军功章的照片清晰闪现某集团军礼堂主席台的巨幅电子屏幕上时,台下掌声如雷。

那一年,赵雷被评选为某集团军先锋人物。颁奖晚会上,主持人宣读了给他这样的颁奖词——“他化笔为犁,耕耘纤细的文字;他运笔似弦,奏响打赢的强音;他挥笔如键,传播官兵的心声。他用笔耕不辍的双手架起攀高的云梯,他用敏感睿智的思维划出绚丽的彩虹。”

无论取得了多少荣誉,赵雷始终牢记“我是一个兵”,始终坚持深入基层、深入生活,始终与战士们坐在“同一条板凳上”。也正因如此,他能够走进战士的心里,写实兵的钢铁气质,写实兵的亲情衷肠。他总是用平视和仰视的角度去写兵,笔下流淌出的兵味很浓,官兵们也自然喜欢。

有一次,原沈阳军区前进报社临时赋予赵雷一项报道任务,让他到某特战团采访参加“砺刃—2014”全军特种部队比武竞赛荣立一等功的士兵。几经“哥们”式地深入访谈,一个个精武尖兵的形象跃然纸上。他写出的《“反恐先锋”赵顺翔》《“慧眼神探”李会》《“金刚战神”吴佳远》等5篇系列报道,在《前进光影》专版采用图文并茂的形式刊发,在军区引起强烈反响。后来全面展现5名一等功士兵风采的通讯《特种兵档案》,还被《中国军队》杂志翻译成英文、蒙古文、朝文等数十种语言发行。

不仅能写好兵,赵雷本身也是个响当当的好兵:他先后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二、三等奖,被原沈阳军区政治部前进报社评为“优秀通讯员”“优秀特约记者”,被集团军评为“十大先锋人物”“新闻报道先进个人”,被部队评为学雷锋标兵并荣获银质学雷锋荣誉章。他还被师里评为“优秀士兵标兵”“理论学习标兵”“感动头等主力师十大人物”等。

十几年来,赵雷也带出了一大批好兵。他手把手带过的新闻骨干,有4人考入军校,有6人调入上级机关,有10余人分别荣立二、三等功,先后有10名战士报道员退伍后考取公务员或成为媒体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