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参加今年抗洪抢险报道的反思

作者:■高振东

8月上旬,受台风“洛克”影响,辽宁岫岩、东港地区普降大到暴雨,部分地区形成严重洪涝灾害。笔者所在单位作为全军抗洪抢险应急专业部队之一,于8月4日上午接到上级命令后,立即赶赴灾区一线投入抗洪抢险工作。

身为一名机关的宣传干事,此次应急行动我既全程跟随部队参与救援行动,并做好抗洪抢险的报道工作。整个4天时间,我们在《解放军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等各类新闻媒体发稿30余篇,真实地反映了部队抗洪抢险的精神风貌。

回想此次应急救援行动报道,还是发现有诸多不足之处。反思其经验教训,对部队今后的应急救援行动报道工作会有所启发与帮助。

建立前方与后方联动机制。抗洪抢险是与时间的赛跑,一方面应急部队必须第一时间参与救援,另一方面也是一场新闻舆论的竞赛,关键时刻看谁能最先发声,看谁能把握话语权。在岫岩洪涝灾害地区,兵分多路同步展开救援行动,通讯员拍摄与录制的许多感人的影像资料,在现场时常断电、手机没有信号的情况下,很难第一时间汇集起来。即使有了报道素材,也因受现场条件所限,很难进行后期的加工处理,此时更加凸显后方报道团队的作用。这就告诉我们,部队应急行动报道,既要有前方一线报道骨干的亲历采访,更需在后方建立一个新闻报道网络,有专门的人员将各方素材进行精耕细作,统一向媒体推介,以发挥更好的传播效应。

学会与地方媒体打交道。参加地方应急救援行动的部队通讯员,一般只喜欢与军队媒体打交道,往往忽视了地方媒体的作用。在岫岩救灾一线,由于洪涝导致各种设施损毁,面对手机没有信号,现场图文发不出去、电话接听不了的状况,地方媒体开来了卫星直播发射车,将部队官兵第一时间的救援信息同步直播,做到第一时间发声。在东港抗洪一线,由于救援分队兵分多路,导致各种照相、录像器材不足,关键时刻我们协调地方电视台记者前来拍摄保障,共同制作了《洪水中,托举百岁老人生命》等节目,先后在中央与省市媒体播出。由此可见,部队救援行动报道,可第一时间与驻地宣传部门及地方媒体沟通,建立一个军地互补的报道机制,以弥补部队报道人才、技术、设备方面不足。

抢占新媒体第一时间发声。在部队抢险救灾报道中,报刊、广播、电视通常是各级部队报道骨干紧盯的媒体。但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网络传播的影响力是无法估量的。最近在网络流传的“最美逆行”九寨沟抗震一图,事先在网络上发酵,随后才由各大媒体追踪报道。在本次抗洪抢险过程中,笔者及时和上级集团军宣传处沟通,先期与军报微博、军报记者、国防时空头条号、解放军报北部战区网等新媒体建立联系,使许多有分量的稿件都是通过新媒体途径发布的。在此次整个救灾期间,我们单位基本每天能在新媒体播发动态新闻6条左右,如果单纯依靠传统媒体很难做到。

像战备一样储备好媒体库。应急行动,各单位都有出动的战备物资。而作为一名新闻报道骨干,同样要将日常的摄影、摄像、录音等设备集中存放在一起,面对灾情等特殊环境,充电电源、手电筒也是必备的物资。这次应急行动笔者单位先期准备了笔记本充电电源,紧急救援报道就派上了大用场。作为报道骨干,平时就要建立自己的媒体库,遇到情况要和哪些编辑汇报,准备在哪些媒体进行发声,都必须前期有预案。应急行动常常考验一名报道骨干的反应能力。随着部队遂行多样化任务逐年增多,新闻报道上平时的一些备战工作也是必不可缺少的。

人人树立报道意识。这次抗洪抢险,我们部队兵分3个梯队,10余个应急小组在不同地域展开救援。作为一名宣传干事,不可能深入各个组去采访报道,最后任务还是落在各组的报道骨干身上。通过这次抗洪报道,我明显感觉有些报道骨干的新闻意识不强。抗洪中部队有许多感人的场景,但报道员用镜头捕捉到的却很少,这是因为许多基层报道员没能树立人人都是麦克风的新闻意识。在非战争军事行动中,官兵的手机完全可以拍摄、录像成满足媒体需要的画面,能够在第一时间抓获新闻素材,帮助报道员完成报道任务。特别是作为基层干部,更应该具有一定的新闻意识,多增强一点媒体素养。如此,他们在关键时刻真实记录的新闻画面,就是一种新闻。

无论经验还是教训,对我们来说都是收获。部队抢险救灾应急报道,也是一场激烈的竞争。谁能像战备一样做好报道准备,谁就能在关键时刻打赢新闻战斗!

(作者系北部战区某部宣传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