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新闻传播中“非常态的常态化”现象解析

作者:■张珈绮

提 要:在社会发展或新闻传播过程过程中,常常出现这样一种现象:原本是非常态的异常事物和社会现象,由于被大量报道和密集提及,从而引发大众的广泛关注和讨论,最终成为(或似乎成为)常态化的事物和社会现象,或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现实存在。笔者将此社会现象称之为“非常态的常态化”,并通过具体事例进行探讨和解析。

关键词:非常态的常态化;受众心理;新闻传播

一、何谓“常态”和“非常态”

“常态”和“非常态”概念广泛,涉及到诸多学科领域和不同分析框架,属于交叉学科或跨学科研究,对“常态”与“非常态”的区分和分析当然也可以从不同角度来进行。但是,对“常态”与“非常态”的分析仍主要是从传播本身着眼,而以其他学科的分析作为辅助,以加深对此一特殊新闻传播现象的理解和把握。从传播学的角度着手,“常态”就是被普遍地认知(社会共识)、更多地被传媒所关注和报道,并因此被受众或大众更多地和普遍地讨论、理解和记忆。常态即被不断曝光、广泛关注和传播,成为公共热点、社会共识和主流价值,受众所形成的思维定式往往是由于媒体的引导和受众自己脑中某种统计方式造成。

尽管在大众传媒原则主导一切的社会里,曝光则鲜活(光彩则夺目,而非“见光死”),默默则无闻,成为社会的非常态。这就是谁都无法避免地传媒的逻辑和法则。

然而,从抽象的层面而言,常态化与非常态化两者并未有价值评判和高下之分,关键在于看他做了什么,如何行动,以及行动的后果。媒体的力量固然强大,但是媒体作为引导受众的舆论武器,应该遵循其客观报道事实的原则,受众在接受信息时也应持有自己的观点与态度。

二、新闻传播中“非常态的常态化”

明朝学者方孝孺曾有言:“天地之生物有变有常。儒者举其常以示人,而不语其变。非不语其变也,恐人惟变之求而流于怪妄,则将弃其常而趋怪,故存之而不言。后世……弃事之常者不言,而惟取其怪变之说” 因此出现了“好于奇谋而不知道,喜为异论而不守经” 的现象。他所描述的这类现象即是新闻传播过程中出现的“非常态的常态化”现象。

在社会发展过程或新闻传播过程中,常常出现这样一种社会现象:原本是非常态的异常事物和社会现象由于被大量报道和密集提及,从而引发大众的广泛关注和讨论,最终成为(或似乎成为)常态化的事物和社会现象,或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现实存在,即生活的一部分,笔者将此一社会现象称之为“非常态的常态化”。

例如近几年对地震的报道和对交通事故的报道,受众在长期高频的接触下已经开始慢慢倾向于看淡此类事件,这些事件因此被普通化,然而事实上这类事件并没有改变属于“非常态”现象的事实。鉴于这一现象既有助于对新闻传播理论的深入探讨,又有着十分重要的社会意义和文化政治意义,因此分析其原因、后果以及相应的理论就十分必要。

三、非常态新闻事件的分类

大众传媒倾向于报道的“非常态新闻事件”大体可以包括以下几种:1.反社会、反法治事件及其叙事,如暴力、凶杀、绑架人质、抢劫、盗窃、欺诈等反映人性恶和社会混乱等;2.反日常生活、反道德事件及其叙事(庸俗娱乐、粗俗语言、胡闹、道德丑闻、暴富等——助长侥幸、投机、机会主义、赌博心理);3.反主流、反常规事件及其叙事,比如异端、新潮与时髦、先锋、解构的、消解的、颠覆意识形态的、边缘化、亚文化等;4.反制度事件及其叙事,譬如战争、恐怖主义、骚乱、宗教冲突、政治暗杀等;5.偶发性、突发性事件及其叙事,比如灾祸、灾难、自然灾害等。

四、从受众角度分析此现象出现的原因

法国社会学创始人之一的塔尔德触及到非常态的常态化现象及其原因分析,在他看来,造成非常态的常态化现象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就是受众会将非统计数据当成统计数据来理解,因而造成“非常态”事件被夸大,最后成为“常态化”现象。

第一,这其实源于新闻受众心理的随意性,受众在接受信息时对媒介种类的选择是随意的,他们对事实的理解也有其主观的能动性,新闻传者对受众的影响和引导是潜在的。

第二,新闻受众心理的交融性也是“非常态的常态化”现象产生和发展的原因之一,由于新闻受众交融着自己所处社会的新世界和媒介社会的双重影响,他们在拥有一定社会认知和经验基础上,经过媒介的引导,自己本身就出现了主观的判断,加上广大新闻受众其实也只是信息的接受者,并不是专业人员,专业知识和专业精神的缺乏也导致他们会对一些小概率事件有着过大的反应。

第三,媒介刺激对受众的感受器影响极大,因此会极容易引起受众的无意注意。媒介在报道小频率事件时,常常因为这些事件本身就与其他事件对人的刺激差异很大。因此,这些事件带给受众的因其新异性和独创性所以吸引受众的无意注意,虽然无意注意时主体本身处于无意识状态,但内隐的感知、记忆在某些场合也会被激活,并转为意识状态,从而为人们所注意。

第四,这也与受众对新闻的需求有关,受众所需要的新闻是真实的、时效性强的,具有新鲜性和接近性,而我们一般所接受的“非常态”的新闻报道往往具备这几个特性,尤其是新鲜性和接近性。但是受众群体心理又有盲从的特点,因此,就算是实事求是的报道,在群体受众的互相影响和各自主观判断下会被夸大化,常态化。

五、从传者角度分析此现象出现的原因

新闻专业工作者应该具备一定的专业素质,这是显而易见的。报道新闻时要报道有价值的新闻,而新闻价值又体现在真实性、时效性、重要性、接近性和趣味性上。新闻价值的决定因素导致非常态事物总是得到优先关注,譬如冲突化、暴力化、负面化的新闻;娱乐性的、戏剧性的、刺激性的、可视性的事物。从新闻传播的社会认知方面来讲,这些事物被关注都是无可厚非的,关键就是新闻记者对这类新闻事件的报道态度,有些夸张扩大化的报道是导致这一现象日趋频繁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这种报道态度也是由现代大众传媒的经济逻辑所推动的,在大众化时代,受到关注是一种巨大的经济资源。因此这就成为新闻记者报道此类事件的动机,而新闻动机的强弱关系到新闻传播效率的好坏。然而,对于非常态新闻事件的报道,常常是代表庸俗、丑恶的非常态现象在新闻传媒中得到大量呈现和讨论,并在诸如示范效应等的综合作用下导致庸俗事物常态化的不良后果。

六、“非常态的常态化”现象的影响

如今,无论是报纸还是广播,都强调报道低频率发生的新闻事件,而日常生活中发生的值得注意的事件却退居其次。大众传媒还充分利用新的传媒技术的进展,通过新的电子传媒技术日益扩大其社会影响,譬如网络与网民、博客与BBS论坛等的日益扩展的巨大影响。这一切,很多是借助大众传媒的相应运作导致“非常态的常态化”的现象得以呈现。新闻传播领域新媒体和新技术的不断涌现(譬如网络传播等)也给新闻传播学的研究者提出了许多新的课题和问题。综上一切,都使得“非常态的常态化”更加复杂纠缠。

新闻传播过程中“非常态的常态化”现象的负面影响及相关联的社会问题日益严重,譬如,和新闻传媒相关的负面“常态化”日益走向民主政治的反面,但是笔者不否认其正面意义。我们不能不公正地断言所有的与新闻传媒、新闻传播有关的负面现象都是由“非常态的常态化”所引起,但许多问题的产生往往和新闻传媒以及“常态化”这一传播机制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关系乃至密切相关。新闻传媒日益成为社会变迁(向上的进步的与向下的倒退的)的第一推动力。某种意义上,我们也可以说,在新闻传媒影响和推动社会变迁方面,其主要机制和过程就是“非常态的常态化”。

“非常态的常态化”现象是当今传媒中一个特别明显、存在很多弊病的现象,它的存在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因为一些错误的报道方式导致一些对社会不利的新闻被不科学的夸张的常态化。为了杜绝这种现象,我们在依赖国家法律法规健全的同时,也需要新闻传播者提高自身素质和对事实真实性的尊重,对自我的控制力也应加强。对于受众而言,更应该提升自己的知识涵养,拥有自己的观点和想法才更重要。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政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