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军校文化传播路径探析

作者:■张子轩 刁 亮

提 要: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革新和多元文化的持续冲击,军校文化在当下新媒体环境中面临着对内传播碎片化、对外传播“散焦”、校园媒体缺乏“定力”三个方面的挑战,本文尝试从军校文化的基本形态着手,探究军校文化更好的传播路径。

关键词:军校文化;新媒体;传播路径

校园文化是社会文化的一种亚文化形态,而军队院校文化更是其中独具特色的分支系统,它是军校每位成员所共有的价值观及其在物质、精神两个层面上体现出来的文化表征,对军队文化具有先导作用。在军队院校改革逐步推进的大背景下,不论作“加法”还是“减法”,如何在校园内外传播好军校校园文化始终是一道“必答题”。本文着眼探析军队院校文化的基本形态,并针对其在新媒体环境下的现实挑战提出对策建议。

一、军校文化的两种基本形态

笔者认为,军队院校文化在形态上呈现出了作为一种亚文化的内部结构性,其基本形态可分为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两者相互依存、互为表里。

物质文化。军校物质文化是军校物质形态承载的文化内涵。一般来说,军校物质文化是按照学校育人目的及具体化的教育目标而构建的学校物质层次,包括教育设施、生活设施、活动设施。因此,不应认为只有军校校园的雕塑、标语、展板、橱窗等物质实体才能承载文化内容,一切具备了“人化”的物质形态均涵盖文化质素。它们成为军校文化的物质性喻象符号,是军校全体成员创造的精神文化产品,例如教学设施、科研成果、校园景观、校园媒体等,包含着军校文化的特殊信息,担负着军校文化特有的功能。

精神文化。校园精神文化既是校园文化建设所要营造的最高目标,也是建设校园文化所必要的根本基础。军校校园的精神文化更是一所军校的灵魂与基石,它既是有声的又是隐性的,既有引导性又具包容性,既是严肃紧张的又是团结活泼的,是一切制度文化和物质文化的内核,潜移默化地影响所有师生的思想与行为。军校的精神文化固然是核心、是统领,具备形而上的特征与超越意义。然而,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文化要素,必须潜移默化地渗透在学校各种仪式、活动、媒介和感官刺激中,才能落到实处,引导学员思想、规范学员行动、铸造学员品格,才能赋予精神文化以实际的操作意义。

二、军校文化传播面临的挑战

随着移动网络技术的发展和信息终端设备的不断革新,相对于传统媒体而言的新兴媒介在日常生活中构建出一种全新的拟态环境,影响着人们的思维、工作和生活方式。军校文化作为社会文化有机体的一部分,其自我传播的文化效用同样受到新媒体环境的影响,与此同时,传播的能力与效果也受到挑战。

一是集体文化遭遇“切割”。培塑集体文化是军校文化对内传播的重点。而在一个碎片化的新媒体环境中,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破碎、播撒、聚合、凝结、再破碎的过程,集体文化遭遇碎片化时空的“切割”成为军校文化对内传播语境中的挑战之一。

一方面,信息的碎片化容易破坏时间的整体性,从而使培育集体文化的时间缺乏连续性,蕴含在其中的精神文化亦会随之弱化或消解。在军校中的具体体现是,精神文化所倡导的实质性内容只能浮于表面,学员学党章、谈党性可能只是理论学习;读党史军史校史可能只是一知半解甚至蜻蜓点水。另一方面,碎片化的信息在切割集体文化的同时,为个性文化的发展提供土壤,也为个人主义的滋长埋下种子。人们在不连续的时间中,往往由于思维的惰性倾向于选择对自己有利或者极具个人倾向性的信息,特别是在青年学员中,辨别是非的能力较低,相信“有个性才有市场”,相对来说更加崇拜个人力量,不愿参加集体活动。种种迹象表明,个性文化已经严重冲击着集体文化,如果不加以重视,必将导致极端个人主义思潮的泛滥。

二是对外传播呈现“散焦”。军校文化从整体出发,具备彼此互通的共性,孤立来看,是属于每一所独立个体的个性文化,它应该有植根于其所在土壤,彰显其物质、精神文化的独特表征。但从对各军校对外传播的观察来看,媒介形象中个性模糊的现象普遍存在,成了军校文化对外传播的“通病”。例如,歌曲《成都》一夜爆红后,很多军校在其新媒体平台上推出了自己的改编版,在同一曲调下仅是改写了部分歌词,MV的叙事中只是画面的堆砌,这种方式在校园的人际传播中可能会引起短时间的欣喜与感动,但在对外传播的效力上并不能彰显其独特的一面——事实上各所军校的改编大同小异,有时甚至连大楼的名字和操场的面貌都相差无几,很难让外人留有较深的印象。此外,军校版《朗读者》《南山南》等文化传播都存在个性模糊的问题。

三是校园媒体缺乏“定力”。军校校园媒体由于其明显的媒体属性,在校园物质文化中属于特殊的一环。长久以来,校园媒体作为精神文化的传播载体,承载着接受命令、发布信息、传播文化的宣传职责,曾经仍在发挥着积极的文化功效。但近年来新媒体的冲击,似乎让军校文化的传播陷入两难的困境。

一方面,军校校园传统媒体遭遇阅读“寒冬”,诸如校报、院网等媒介,更多地仍在实践着校园文化活动成果的通报功能和对管理层面的信息传达功能,并且存在着周期性长、信息量小、服务性弱、互动性差等缺陷,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传统校园媒体所提供信息的吸引力不断下降。

另一方面,军校校园媒体在向新媒体转型,或者说将部分重心放在校园新媒体建设上时,由于建设理念的僵化——缺乏用户思维、服务意识,军校新媒体在发展上存在“换汤不换药”的误区。同时,做新媒体诸如微信公号和微博账号的动机较为被动,为“新”而“新”,人才队伍建设不足、账号运营能力弱,在校园文化建设中或能展现一时的轰动效应,例如在每次招生或毕业时的宣传策划,但缺乏持续性和常态化。

三、军队院校文化传播路径探析

军校不是社会的“绝缘体”,在强调科技强军、军民融合的今天,自建“防火墙”、单向传播等方式已力不从心、略显过时。如何在新媒体环境中,在互联互通的信息时代传播好军队院校文化,成为当下军队院校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

重塑集体记忆。拥有记忆的虽然是个体,但记忆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集体影响,各种具有仪式感的活动在培塑集体记忆中不可或缺。军校不论在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上,都不乏仪式感的活动,但很多仪式浮于表面,其背后的意义被泛化和消解。重塑集体记忆,首先需要组织者真正用心组织,从开好一次党小组会,唱好一首国歌、军歌,上好每一堂课做起。与此同时,组织仪式、构建记忆在技术和理念上跟上时代的步伐也显得尤为重要。去年9月,新华社邀请3名“重走长征路”的新生代,利用直播互动、两微一端平台发布等新媒体手段全方位策划并报道此次活动,在重温历史的同时培塑新的集体记忆,舆论反响较为热烈。这种创新的“记忆”方式值得军校文化在传播过程中学习借鉴,它不是“新瓶装旧酒”,而是对历史记忆的深度重启。

建立视觉识别系统。针对军校文化对外传播“聚焦”能力不够突出的问题,可以尝试建立军校视觉识别系统。视觉识别系统是大学形象识别系统UIS的一部分,由企业形象识别系统UIS演变而来,将大学的品牌文化、办学宗旨呈现给大众,在公众面前产生良好的认知感。在传播内容的“个性定制”之外,一个识别度高的视觉符号容易在第一时间抓住受众眼球并形成更为持久的记忆,将一所军校的精神特性和品牌特色浓缩在标准化、规范化的形式语言和系统化的视觉符号中,使得这些信息在短时间内抵达普通受众。

例如,空军工程大学在基础设计、事务用品应用设计、环境系统三个模块建立了视觉识别系统,其中基础设计包含图形、字体、色彩三个方面,在校徽设计中将西安元素以艺术手法融入其中,具有较高的辨识度和特有的文化内涵。

提高校园广播的文化效用。相较于声色俱全的电视、网络、新媒体,广播作为唯一非视觉类媒体在信息载量上往往先天不足。但也正是基于这种纯声音的线性传播特点,使其在媒介竞争中具备了“伴随性”这一相对优势,即受众往往可以在接收广播信息的同时从事其他活动,且两种行为并不会互相干扰,正所谓“一心可为二用”,其本质上是声音这一媒介独特优势和魅力的体现。尤其是在军校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内,校园广播作为一种可以跨越时间、空间的,解放双手双眼的媒介载体,应当有较好的传播效果,例如在出操、训练时广播中放起战斗歌曲,可以潜移默化地激发学员的血性。

媒体融合是大势所趋,让校园广播“独当一面”有些不切实际,不同的信息适合不同的物质载体,精准投放、按需投放才是科学有效的做法。在军校校园中重新发挥校园广播跨越时空的多维优势,让广播成为常态的信息发布平台,固定时段定期播出、重要信息实时播报,建立起以校园广播、校报、院网和移动端新媒体的军校文化传播矩阵,或许是一个可尝试的思路。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31672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