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我国军事纪录片创作的三个统一

作者:■王 洋 袁晓涛

提 要:与西方国家相比,我国军事纪录片起步较晚,至今刚走过30多个年头。值得骄傲的是,在这短短几十年的时光里,我们初步达到了国外纪录片的百年光影。30多年来,无论是纪录片栏目还是纪录片作品都日臻成熟完善,军事纪录片的种类也日渐丰富和繁杂,应运而生出众多经典作品。本文从我国军事纪录片的创作角度出发,谈一谈军事纪录片应做到的三个统一。

关键词:军事纪录片;创作;统一

当下,对我国军事纪录片的创作存在着三种立场相反的不同声音。有的认为我国军事纪录片的创作只能是主题先行而不能主题后行、只能拥有战味儿而不能拥有个性化、只能顾全责任使命而不能顾全市场效益。笔者看来,这些看似对立的两面完全可以做到统一。

一、主题先行与主题后行的统一

主题先行,就是先有表达某一观念的欲望,而后再去寻找与之相匹配的事实。这种做法曾在我国纪录片发展史上占据主导地位,由此也衍生出诸多问题,诸如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河殤》,纪录片除了主题灌输其他一无所有。有主题先行便存在主题后行,但主题后行并不常见。因为一部纪录片在拍摄之前需要创作人的策划,而这个策划中就一定包含了题材、主题、时间、预算等细节,没有人敢承诺待纪录片拍完后才能够体悟出作品的主题,因为那样的话申请拍摄经费便成了头等难事。对我国军事纪录片而言,主题先行无疑是主要的创作模式,由于题材涉军、涉密,所以我国军事纪录片多由中央一级纪录片频道统一进行拍摄,诸如CCTV7农业—军事频道的《军事纪实》《中国武警》栏目,我国军事纪录片在拥有军事价值的同时还拥有十分重要的政治价值。

在我国军事纪录片的创作中,主题先行与主题后行其实并不矛盾,是完全可以在创作中实现统一的。在纪录片的创作实践中,主题后行是较为普遍的现象,特别是在创作者不熟悉拍摄对象的前提下。一般而言,能够进行主题后行的创作人,要么是成绩斐然,要么是资金雄厚,要么是想法构思独特,“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拍摄主体与被摄对象的接近,主题逐渐浮现并明晰,这是人之常情,也是许多大师所惯用的手法。” 诸如著名纪录片大师弗拉哈迪,他拍摄纪录片往往是在纪录片拍摄过程中才确定下来主题,但这种行为的前提是《北方那努克》取得了巨大成功。另一位怀斯曼导演做法也是如此,因为有雄厚的拍摄资金。这样看来,主题后行真的行不通吗?其实不然,主题后行的精神实质是在拍摄中回归真实、落于客观,并在这个过程中将心中粗糙的主题变得更加细腻与成熟。

我国军事纪录片在创作上,一方面要加强主题先行的计划性。我国军事纪录片具有十分突出的政治价值、军事价值和艺术价值,因此在拍摄之前一定要仔细推敲、认真揣摩,经上级批准后方可进行拍摄;另一方面要体悟主题后行的精神实质。主题先行如果走向极端便失去了纪录片本身的光彩,便违背了主题先行意旨,而是主题“独行”,因为纪录片的主题太赤裸,所以变成了“独行”。因此在拍摄中要尽可能还原真实,在拍摄的过程中不断地完善主题,而不是“一条路走到黑”,将策划原原本本实现。

二、战味儿与个性化的统一

战味儿一词主要是针对军事纪录片来讲的。我国军事纪录片的战味儿即战斗的味道,具体在纪录片的体现则是人民军队武器装备精良、官兵敢于吃苦耐劳、敢于同敌对分子进行英勇斗争的场景及画面。对军迷和关心人民军队的观众而言,这属于猎奇性的一种,因为特定的观众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拥有好奇心。个性化,也有人称其个人化。其有两层含义,一是完全客观而不受任何影响的拍摄,二是完全依靠个人主观想法进行拍摄。这两种虽均为创作极端,但也存在一定的价值。前者把绝对真实、客观的一面展现在观众面前,后者天马行空,给人以“戏剧性”和“艺术性”。

在我国军事纪录片中,二者是可以共存的。军事纪录片追求战味儿是为了发挥纪录片的优势和特长,由于题材特殊,难免在主题选择中弱化个人创作意志,而把符合主流思想、军队发展、社会稳定的元素进行强化,但纪录片只有拥有观赏性才能深入人心。一部优秀军事纪录片的创作也需要优秀的创作人和团队进行打磨,在这个过程中个人“痕迹”难免要在纪录片中留下“色彩”,因此个性化的创作完全可以与战味儿相结合。

一是要加强纪录片创作团队的培养。新世纪以来,我国军事纪录片发展进入了相对缓慢时期,军事纪录片的精品相较于过去增长率偏低,优秀的军事纪录片创作人才也相对匮乏。这与时代潮流、社会背景、纪录片发展阶段密不可分。因此我国军事纪录片创作首在得人。要加强人才引进、培训、交流,让军事纪录片创作人才活起来,只有这样军事纪录片才能火起来。

二是要发挥题材优势。战味儿是我国军事纪录片的最大优势。除了拍摄素材独享外,其权威性亦十分突出。我国军事纪录片栏目诸如《中国武警·特战观察》,不久前播出的《手绘决心图》,将“5·02”案件抓捕逃犯的过程展现在观众面前,引起了十分良好的社会反响。优酷、爱奇艺、今日头条等纷纷转发。因此,发挥好军事纪录片的题材优势十分重要。

三是要广泛借鉴国外纪录片拍摄的经验。国外纪录片创作诸如BBC的纪录片,无论是从创作理念、创作技术、制作工艺、市场标准上都与我国存在很大差异。我国军事纪录片发展到今天虽取得长足进展,但较国外仍存在不少差距,把目光投向国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也是我国军事纪录片健康发展的途径之一。

三、市场所在与责任所在的统一

纪录片市场化是纪录片发展的趋势之一。当下,纪录片在院线取得不菲业绩,院线类纪录片已经成为纪录片创作者们的新兴宠儿。诸如2016年上映的《我们诞生在中国》取得1094万美元的票房,不但超越了该片在中国内地的票房纪录,而且已经成为北美自然类纪录片中影史票房第8名。在市场化如火如荼发展的同时,一种较为偏激的声音出现了,他们认为应该单纯地追求市场效益,社会效益可以忽略。纪录片在市场和责任面前出现了两难境地。纵观我国纪录片发展史,大多为宣传服务,更多地考量社会价值。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潮的影响下,观众对纪录片的要求越来越高,再一次激发了纪录片市场追求更高层次的创作动力。

我国军事纪录片在市场和责任面前,要始终把责任摆在前面,但并不是说只有责任而没有市场,要在责任第一的条件下兼顾市场。因为市场可以给纪录片创作增添活力、动力甚至技术。早在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就强调,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文艺发展的根本保证。党的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文艺的根本宗旨也是为人民创作。把握了这个立足点,党和文艺的关系就能得到正确处理,就能准确把握党性和人民性的关系、政治立场和创作自由的关系。

我国军事纪录片在创作上要兼顾市场和责任。

一是要坚持党的领导。习主席提出“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这一重要论断。军事纪录片首先是宣传品。因为在我国的新闻传播制度中,军事纪录片需要阐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需要贯彻落实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方针政策,需要为国家的稳定、繁荣与和平统一提供舆论保障,需要在社会转型期和矛盾增长期凝聚人们的信心与力量。无论何时,讲政治都是第一位的。

二是要突出军事价值。军事价值是军事纪录片的核心价值。我国军事纪录片要想走的更远,必须发挥自身军事价值。习主席提出要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我国军事纪录片的军事价值正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汇流之水。

三是要倾听观众声音。一部优秀的纪录片如果不集思广益,倾听各种声音,怎么能赢得观众的掌声。这就要求纪录片制作者们要善于倾听“台下”受众的反馈。反馈能够及时反映给纪录片制作团队,对军事纪录片的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

四是引进先进技术。纪录片发展到今天与科技的发展密不可分。从第一台录像机的发明到第一台电视机的发明,再到今天3D技术、AR技术、VR技术的前赴后继,纪录片发展迎来了新的机遇。特别是VR技术(Virtual Reality),其“身临其境”“虚拟交互”“创造构想”等技术特点与军事类纪录片自身具有惊险、悬疑、刺激等特点完美结合在一起。我国军事纪录片应该抓住机遇,在VR技术方兴未艾之际,淘到VR军事纪录片的第一桶金。

我国军事纪录片的发展虽没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和本世纪之初那般红火,但其蕴含的潜力和爆发力是相当巨大的,特别是伴随着经济的腾飞,中国在国际上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中国军队也越来越多地在国际舞台上亮相。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我国军事纪录片必须立足国情,既不能一味的照抄照搬国外经验,也不能一味否定自身不足,应不断地将动力和活力注入到军事纪录片的创作当中,兼顾主题先行与主题后行的创作模式,兼顾战味儿与个性化的创作风格、兼顾市场所在与责任所在的价值取向,用军事纪录片的创作为“中国梦”“强军梦”的实践擂鼓助威。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陆军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