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战地感悟

作者:■孙兆秋 罗 铮

随中国第3批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官兵完成巡逻任务后,解放军报记者孙兆秋(左二)、罗铮(右三)与官兵合影。

从8月初开始,解放军报时事部先后派出两支小分队,走进中国维和部队各任务区采访,并开辟《中国维和部队巡礼·战地手记》专栏,集中展示我维和部队风采。作为第二支小分队,我们先后赴南苏丹、苏丹、刚果(金)3国,采写了10篇战地手记。

回到北京已经一个多月,我们早已回归到以往的工作状态和生活节奏,但在维和任务区采访时的一幕幕场景却不时在脑海浮现:动荡的局势,饥饿的难民,随处可见的武装人员和架着机枪的皮卡车……作为军事记者,我们有幸走进战乱动荡的维和任务区,在战火中见证中国军人的英勇与担当。

夜深人静,梳理此次战地之行的得失,我们感到以下三点感悟值得一讲。

采访作风是否扎实不一定在于你开了多少座谈会、记了多少笔记,关键在于是否真正融入采访对象——

忘掉记者身份会有意外收获

坦诚地说,到维和任务区后发回的第一篇稿件,我们并不满意,总感觉那篇稿子写得不到位、不解渴,和我们设想的战地手记感觉上隔了一层、差了一分。

是采访作风不扎实吗?受领任务后,我们换飞机、倒汽车,经过30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到达南苏丹维和任务区时已是疲惫不堪。维和部队的领导极力劝说我们休息一下,第二天再开始工作,但考虑到发稿时间紧,我们匆忙吃了口饭,就马上开始工作。

看录像片、开座谈会、查阅材料,一直工作到深夜。第二天一早,我们又跟随执行巡逻任务的官兵一起执勤,回来时已经上午11点了。因为当地与北京有5个小时时差,我们必须要在当天下午4时前把稿子发回。时间紧迫,我们中午饭都没顾得上吃,就抓紧赶写稿件。

从出发前大量的案头准备,到采访写稿所投入的时间和精力,都称得上“扎扎实实”,但第一篇稿写得却非常艰难,没有感觉、没有激情。稿子最后虽然硬着头皮发回了编辑部,但心里非常忐忑。

为什么我们这么辛苦却没能取得好的效果?静下心来反思感到,主要是我们采访的方式、方法出了问题。虽然消耗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但没有真正走进维和官兵心里,他们还是把我们当成远道而来的记者和客人。

怎样尽快融入维和官兵,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第一道考题。随后,我们采取“嵌入式”采访模式,穿上防弹衣,戴上头盔,乘坐装甲突击车,全副武装地和他们一起执行夜间巡逻任务。那天晚上出发不久,两名持枪武装人员突然拦住了我们的车队。当时的战斗氛围,让记者瞬间感受到当地严峻的安全形势。

大街上,混乱的交通状况,嘈杂的人群,随处可见的武装人员……巡逻过程中,我们和官兵没有太多语言交流,更多的是睁大眼睛仔细观察,满怀深情地用心体会。当一个个惊险的场景不时出现、当一个个战争的伤痕呈现在眼前时,我们深刻感受到维和官兵直面战火的勇气和不怕牺牲的精神。

这就是中国军人的担当,这就是中国蓝盔的和平梦想。夜间巡逻还没结束,记者心中突然有了强烈的写稿冲动,一篇“火药味”十足的战地手记呼之欲出。巡逻归来,1500余字的《为了朱巴的夜晚更安宁》一气呵成。写这篇稿一共用了不到3个小时,采访本基本都没翻,不仅写得快,而且写得心情舒畅,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按照这样的思路和采访模式,随后的《泥泞险途,武装护卫10昼夜》《战地“玫瑰”更芬芳》《达尔富尔,让我们抚慰你的伤痛》等稿件越写越顺,越写越有感觉。

后来,维和战友们说,当我们和他们一起巡逻、一起历险时,他们就不把我们当记者了,而是把我们当成了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听了这句话,我们很感动,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誉。我们是记者,更是战士!这才是军事记者应该有的感觉。

真实可信是新闻宣传的第一要务。把有些人物写成高大全甚至不食人间烟火,不但不能收到良好的宣传效果,反而会适得其反、令人诟病——

要注重典型人物的人性化表达

我赴刚果(金)维和医疗分队副队长高明暄是医学博士、骨科专家,在几起重大医疗事件的处置上表现突出,受到联刚团官员和友军的称赞,也得到医疗队战友的广泛认可。

这样一个事迹过硬的人物,在维和医疗分队筹建之初,却不太情愿参加维和。当时,有人提醒我们,这个人物最好不要写,不完美,即使写,也要以他的先进事迹为主,“负能量”的那段就算了。

我们相信,这样的提醒是善意的,也是有“习惯思维”依据的。但这个人物写不写、怎么写?最初,我们心里也颇为纠结。

高明暄从本科到博士,再到出国当访问学者,大多数时间都在读书,上手术台的机会很少,回国不到一个月又被抽调参加维和。当时,他想多上手术台锻炼,加上来自家庭的阻力,开始心里有点不情愿参加维和,也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但作为军人,高明暄服从组织决定,不仅参加了维和,而且工作非常出色,成为了维和骨干。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现实生活中,谁能没有一点缺点。我们决定,将高明暄那段所谓的“负面材料”和他的先进事迹一并写进了战地手记《为了和平,我们青春无悔》。稿子见报后,不但没有影响主人公的正面形象,而且受到一些新闻同仁和维和官兵的认可。大家认为,这才是真实可信、有血有肉、可敬可学的典型。

要让你笔下的人物生动起来、可亲可信,就要少说套话、大话,更不能说假话。《敬礼,中国蓝盔的亲人们!》开头就是战士王军妻子的一句牢骚话:“你是不是又在骗我?”在很多人的思维中,有些话不宜写到稿子里,怕影响主人翁的光辉形象,我们感觉,这样不但不会影响,反而会给稿子增色。记得有位新闻前辈说过,新闻要说人话!这位军人的妻子说的是真话、是实话,是一个妻子对丈夫说的知心话。

这篇文章中第二个人物贾利军4次维和,对老人、爱人和孩子都怀有深深的愧疚,稿子中这样写到:“2015年他回国休假,当时只有8岁的女儿,对他最强烈的要求是,手牵手领她去小朋友多的地方玩。贾利军后来发现,女儿的目的不是去玩,而是向小朋友们证明:自己也有爸爸……”

同样一条新闻,如果简单地就事论事,它可能平淡无奇,可如果站在更高的层次思考,其新闻价值将会大大提升——

新闻价值判断是记者的核心能力

此次非洲维和任务区之行,收获颇丰,但也留下不少遗憾。其中最大的遗憾是,我们对一条新闻的价值判断出现了偏差,将一篇很有意义的新闻写成了好人好事,使其价值大打折扣。

那天,我们随中国第3批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官兵一起,冒着暴雨前往尼罗河畔执行取水任务。途中,有一辆小轿车深陷水坑,动弹不得。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两位黑人兄弟无助地站在狂风暴雨中,着急万分。

“咱们得帮帮他们!”出于一种本能反应,官兵们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用突击车将被困车辆拖出水坑。救援过程中,尽管我们都被大雨淋透,作战靴里也灌满了雨水,浑身不停地打着寒战,但看到两位黑人兄弟感激的眼神,我们胸中升腾起一股暖流。

返回营区,我们喝了碗炊事班熬的姜汤,马上开始动笔,1个多小时就完成了《暴雨中的爱心救助》一稿,并附上现场照片,传回了编辑部。

稿子见报后,我们与维和部队一位领导交流,他说的话让我们深感汗颜——

今天的中国正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大国崛起既需要硬实力,也需要软实力。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有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往往能发挥硬实力难以达到的效果。那两位黑人兄弟虽然连我们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只要知道是中国人帮助了他们就够了……如果每一位身处海外的中国人都能通过点点滴滴的小事,传递爱心、传播友谊,中国的影响力就会越来越大,文明形象就会深入人心。

这番话启示深刻,我们的确把雨中救援的事看小了、看单了、看浅了。如果把这件事放在大国崛起的背景下去思考,写出的稿子份量肯定要重得多。

同样一条新闻,如果简单地就事论事,它可能平淡无奇,可如果站在更高的层次思考,其新闻价值将会大大提升。

在随后的采写中,我们注重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思考问题、谋篇布局,采写的《不断延伸的和平之路》《为了和平,我们青春无悔》等稿件,受到广泛好评。有的同仁说,这些稿子篇幅不长,但份量重,有历史纵深感。

有位新闻前辈曾经说过,同一个事件,同一个人物,记者的眼光不同,所形成的影像就不相同。

由此可见,对新闻价值的判断是记者的核心能力,也是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者必须不断改进和加强的能力。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时事部副主任、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