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寻找新闻的“第二落点”

作者:■张锦霖

新闻是最讲究求新求变的文体,要打破千篇一律、就事论事、理所当然的宣传套路,就必须善于思考,深刻把握新闻素材的内涵,拓展新闻事件的外延,努力寻找新闻的“第二落点”。刊登于《人民武警报》7月2日二版的通讯《翻身仗打出战斗力三问》,寻找新闻第二落点的探索和尝试,对我们的采编工作不无启示。

原稿

往日的垫底中队在短短的3个月之内,一跃登上支队军事考核榜首。武警上海总队六支队四中队的成功逆袭引人深思——

翻身仗打出战斗力三问

■梅同平 庞大龙 丁 阳

这是一个中队在短短3个月内交出的两份截然不同的答卷:

在去年年底的军事考核中,四中队6项考核5项排名垫底,五公里武装越野、400米障碍等课目频频亮红灯;而在今年3月支队一季度军事考核中,考核组随机抽考中队夜间射击、哨兵情况处置等5个课目,所有人员所有课目成绩全优,综合成绩名列全支队榜首。

扬眉吐气的四中队官兵,一下子成为全支队的焦点。而这场漂亮翻身仗的背后,几多反思也在支队官兵内心回响。

一问:是拔苗助长,还是久久为功——

战斗力跃升的根基从何而来

翻身仗里是不是存在拔苗助长的水分?会不会是四中队抽了几个尖子,搞了搞临时突击?面对笔者的疑问,中队长高玉明指了指在器械场上训练的战士说:答案都写在他们的手上。

“小时候总是缠着父亲问他手上的老茧是怎么来的,现在我懂了。”摸着手上厚厚的老茧,新兵柳诚绯有些感慨,父亲是一名转业军人,也是他心中的偶像。

自恃军事素质不错的柳诚绯,下队第一天就吃了一记“杀威棒”:器械一练习新兵50个、老兵100个、士官150个。柳诚绯和不少新兵手上磨出了血泡。“器械是中队的弱项,要想超越其他中队,基础必须扎实。”班长许庆杰一边给柳诚绯的手消毒,一边解释。

上次考核后,中队官兵总觉得抬不起头,但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中队底子薄、基础弱,战斗力的提升非一日之功,面对上级的要求和兄弟单位的压力,他咬紧牙关暗下决心:一定要靠实力打个翻身仗。

“训练场上眼高手低,总想着不劳而获,考核场上投机取巧,总想着敷衍了事,这是基层单位普遍存在的通病。”支队长戴绪运的一番话引起了中队党支部“一班人”的反思:漏掉的底子只能用百倍的汗水去填补。

器械是高玉明的强项,他亲自带队组建器械示范班,规范动作标准、动作技巧,细化每个动作的发力点、借力点,采取“小教员”对点帮扶、单个辅导等方法,练臂力、练柔韧性。新兵陈佳宇身高臂长,但臂力弱,每次做俯卧撑总是不自觉地双膝跪地,“小教员”马中云便借助推举哑铃、推轮胎等方法锻炼其臂力。

“每完成一个动作就是一次突破,再往后就势如破竹。”中队官兵一直对此深信不疑。为了实现零的突破,这剪不尽的老茧饱含了汗水。中队官兵凭着这种默默无闻的努力,从器械到400米障碍,再到五公里武装越野,他们以秒的速度向前爬行,战士们称之为“蜗牛精神”。

……

二问:是昙花一现,还是历久弥香——

战斗力水平的保持如何续写

“创业易守成难,能不能守得住第一,才是对战斗力水平的大考验。”在支队应急班集训的动员会上,政委的一席话让四中队带队干部韩腾飞陷入反思:上次的翻身仗难道只是昙花一现?一时间他感到压力重重,甚至有些恐慌。

更让他恐慌的还在后面,在为期一个月的集训中,集训队每周都会对所训课目组织考核并张贴龙虎榜。前两周,四中队均排名垫底。“应急班中新兵居多,心理素质较差,在训练攀登、穿越火圈等课目时,总有心理障碍。”这虽是客观存在的因素,却不能成为再次垫底的借口。

“勤学苦练谋打赢,精武强能天湖兵,我们要在门口的龙虎榜上续写传奇。”韩腾飞深知,此时队员们最需要的是肯定。打仗有战法,训练更需招法,生性好强的他决定打破常规,另辟蹊径。新兵虽然心理素质差、经验不足,但是灵活性强、耐力好。他将队员分成新老兵两组,老兵交给应急班班长陈凯,组织五公里武装越野、抵进射击等课目训练,自己则带领新兵突击训练攀登、索降、穿越火圈等课目,通过开展信任背摔等活动逐步克服心理障碍。然后再将新老兵混合编组,传授经验技巧,规范动作要领,每天晚上组织一次训练分析会,一问一答之中,许多训练难题迎刃而解。

……

(刊于《人民武警报》2016年7月7日二版)

编辑感言

如果不是一番追问,可能这个《翻身仗打出战斗力三问》的通讯,将只是一篇很普通的稿件。

那是我和武警上海总队六支队新闻干事丁阳的一次交流。他谈到,所属四中队在原本垫底的情况下,短短3个月内便夺得支队军事考核榜首,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我们都觉得,这应该是条不错的新闻。

我问:“你准备怎么写?”“写个消息吧,把四中队官兵是怎样勤学苦练、勇夺佳绩的过程写出来。”丁阳毫不犹豫地回答。诚然,这也是我们最熟悉、最惯常切入的套路。

而直觉告诉我,这则新闻素材的处理不能这么简单。稍微整理思绪后,我向丁阳提出三个问题:首先,这份逆袭奇迹的含金量到底有多少,会不会有“拔苗助长”的人为因素存在?如果成绩属实,那么是突击摸高式的昙花一现,还是实现战斗力的稳上台阶?再往后延伸,考核中的好成绩和实战中的好战绩,还有多远的距离?

这三个问题,后来也成为了这篇通讯的主题框架。它不再是就事论事式的单纯展现某个单位的先进事迹,而是通过三层递进式的追问,思考探究当前全军大抓实战化训练风潮下的三个导向性理念,即,杜绝尖子比武,倡导全员提升;杜绝为考而训,倡导以考促训;杜绝花拳绣腿,倡导战场制胜。如此一来,这篇稿件的内涵和深度就得到了很大提升,针对性指向性也更加明显。

只有深入,才会深刻。习主席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有过这样的阐述——“要善于思考,深入发掘好材料的内涵”。这个深入发掘的过程,就是寻找新闻“第二落点”的过程。

一事当前,我们最普遍的新闻视角不外乎两种:一种是“就事论事”,发生了一件什么事,它的时间、地点、人物分别是什么,事件的来龙去脉又是怎样。这种提供纯信息的报道方式,占据了新闻作品的绝大多数。另一种是“理所当然”,发生了一件什么事,它直观地反映了怎样一个道理,比如,写官兵训练成绩的大幅提升,就反映了部队大抓实战化训练的丰硕成果,一事一议、一目了然。

这两种新闻视角,我们不妨称之为新闻的“第一落点”。它们的优势在于简洁明快、干脆利落,但劣势也更为明显:在新媒体快速发布竞争的压力下,单纯的信息表达不管速度多快,等刊出时都可能已是明日黄花;军事新闻同质化、规律性强的特点,让“就事论事”“理所当然”式的稿子,极可能落入面孔模糊、千篇一律的窘境。

而所谓“第二落点”,就是一事当前,不妨想高一些、想多一点、想深一层,经过宏观的把握和深度的思辨,选取非一般的报道角度,见人之所未见、思人之所未思、议人之所未议,在差异化、深度化、延伸化的报道风格中赢得新闻竞争的主动权。

不妨多一些问题意识。曾有位新闻前辈教导:面对一则新闻素材,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报道角度,你轻易不要使用。要带着问题去看新闻,学会去追问,寻找表象之下潜藏的内容;学会去反问,把握新闻素材与众不同的独特之处;学会去拷问,探求更具时代性、针对性的思想主题。

举例言之,要写某单位积极组织官兵开展读书日活动的新闻,以通常手法处理,无非是打造学习型军营之类的老生常谈。但带着问题去看新闻,就可以有更多独特的角度。比如,从官兵阅读结构变化看新时代青年官兵文化素养新特点;从引入驻地资源看军旅文化阅读新模式,等等。落点一变,一个普通的素材,立马有了许多文章可做。

不妨多一些细节挖掘。著名电视制作人陈虻曾说:“细节的细节,不再是细节本身。”对于细节的挖掘和展现,正是让新闻与众不同、独树一帜的主因。有了细节,可以让新闻更富画面感、更具感染力、更能打动人,也更有滴水之中见太阳的深刻。

举例言之,欲写一位精武强能、在比武赛场屡屡夺冠的士兵典型,抛开那些描写训练场上轻伤不下火线的惯常套路,沉下笔墨,写这名战士在训练后如何处理伤口、忍受疼痛的细节,是不是更有人情味,更具感染力,也更具独特视角呢?

不妨多一点逆向思维。寻找新闻的“第二落点”,对记者的思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如宏观思维、理性思维等。但最有效率、更有特点的,莫过于逆向思维。“文似观山不喜平”,要追求新闻信息的新与变,就要求记者从思维定势的局限中跳出来,以独特的角度和手法捕捉“活鱼”。

比如,别人都在正话正着说,我是不是能够正话反着说;别人都把目光投向表现优异的先进典型,我能不能多写一点平凡之处有闪光的普通官兵;别人都喜欢盯着胜利找经验,我可不可以瞄准失败谈教训。这种打破格局、反向逆推的新闻视角,往往是写出新闻精品的基础和前提。而逆向思维的形成和熟练运用,需要我们在日常的新闻实践中,不断下意识地反复训练和摸索。

(作者系人民武警报社军事工作编辑室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