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跳出“按部就班”的新闻思维圈

作者:■徐东波

恩格斯曾说,“记者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天天要处理一个‘新’字。”

部队常态化军事训练、政治工作年复一年,基层新闻骨干采写、投发稿件日复一日,从心理学角度分析,此乃重复性劳作的一种表现。心理学理论表明,惯于从事重复性劳作的个体,其思维定势皆趋向于统一性、标准化。在时下融媒体短、平、快的新闻刚性要求下,一些基层新闻骨干很自然的选择避重就轻、剔难挑易,难免会端出“剩饭”再回锅热一热、炒一炒,令人看之无感、嚼之无味。

要能天天处理一个“新”字,就要求新闻撰稿人变“千篇一律”为“一篇一律”。就是要敢于跳出“按部就班”的新闻思维圈,变一变逻辑结构、改一改写作习惯,多一些叙述手法、钻一些独特视角,少一些平铺直叙、添一些个性元素。比如在素材挖掘上,学会在深度上求新,增强故事的吸引力;在谋篇布局上,学会在切入点上求新,提高主题的亲和力;在宣传渠道上,学会在新媒与纸媒融合点上求新,扩大报道的影响力。

情至深处,笔尖才会凝聚起感染力;突破惯例,报道才能散发出鲜活力。“爱炒剩饭”“自我抄袭”“借鉴模仿”都是部队新闻报道难以摒弃的惯用套路。对于一些刚刚步入新闻报道行列的新人来讲,看报读稿是“上道”最为直接的途径,模仿借鉴是写稿最快捷的办法,没有一定的稿件阅读量、解析量,很难踢开新闻报道的“头三脚”;没有一些学习仿照前人写稿的经历,很难摸索出属于自己的风格路数。不过,倘若一味地套用别人的模式,或是照搬自己曾经的版本,写出的新闻报道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应付差事、平淡无奇。

翻开历届长江韬奋奖、中国新闻奖、全国好新闻奖等众多奖项的史册,每一页都有优秀的军事新闻工作者留下的笔墨和声音,他们以别具一格的笔触、抓人眼球的故事、广博深邃的思想,赢得除部队官兵以外更多社会大众的认可与点赞,因为他们的作品脱离俗套、叙述匠心独具、风格自成一家。因此,当我们面对宣传策划的主题时,动笔前不妨扪心自问这样写出来的稿子读者会不会看、能不能认同?对具体工作有没有指导意义?对官兵思想有没有引导作用?动笔时再稍作思考:如此动笔能否写出单位实际工作成效、反映单位特点?是不是媒体上已经刊发过这类模式的稿件?是不是比自己之前写同题材稿子的水平有所提升、更有把握?如此一来多罗列几个反问句,稿件的出发点、着眼点、落脚点自然会有所新意。

新闻报道要做到常写常新、弃厌择新,首当其冲的应以“异”求新。异者,怪也、奇也,与一般所不同之谓也。要想写出贴合实际、反映思想、直抵人心、引起共鸣的新闻报道,不能按部就班、照猫画虎、人云亦云。追求新路数、探寻新章法、谋得新逻辑,就要先摒弃旧思维、旧套路,抹去脑海里早已成形的条条框框,凭着一张“空白页”去立题立意、挖掘素材,不被惯例所囿。新闻本身有特定的规律和特点,基于撰稿者对新闻事实的理解与分析,大胆突破常规性、普遍性的写作手法及程序,如同厨师烹饪一般,不断地研究新菜品、变换新花样,才能抓住顾客的味蕾。位居次之的应以“深”求新。若要重复性报道某类主题,不妨多在新闻“深”度上费费心思、做做文章。宣传报道所选取的事件题材往往都具有特定的新闻背景、深邃的新闻内涵、普遍的指导意义,挖掘事件背后的事件、故事背后的故事,不仅能增加稿件的信息含量、阅读分量,还能升华新闻事件的启发性、教育性。不仅如此,相同的主题策划,要用“排除法”筛选别人已经发现的新闻资源,另寻素材以求着眼点新;相近的新闻事件,要能从正、反、侧三面琢磨未被开发的角度,另辟蹊径以求切入点新,这样才能写出他人未曾写过的独家报道。再次当以“巧”求新。一篇“吸睛”度强的新闻报道,其行文脉络、思维逻辑、语言运用、结构布局一定是稳居情理之中、又出人意料之外,给人妙趣横生之感。好新闻,在于语言精练细腻、故事生动感人,不拘泥于俗套,拖泥带水、唠叨没完;在于逻辑思维缜密、舆论引导力强,不深陷于窠臼,因循老套、“剩饭再炒”。模仿是基层新闻工作者最初摸索的方法,但不是长期遵循的原则,过了一定阶段就要磨练出自己的风格,不同于前人,更要“巧”于前人。

撰写稿件,应“叙足七分意、留有三分白”,故事讲清、意义讲明即可,笔到意到、言简意赅,多以群众性语言赋予时代特色、强军韵味,给读者多留些有趣的嚼头、回味的余地。

(作者系新疆军区某部政治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