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拓宽人物特写的表现形式

——采编“十九大代表风采”专栏稿件有感
作者:■赛宗宝

提 要:新闻特写首先是新闻,既然是新闻,作为新闻五要素的“5个W”就必不可少。新闻特写既然是特写,就必须有典型情节,即使是情节片断也应相对完整。为丰富人物、透视全局,背景不可缺少,但背景不是新闻,新闻才是主线是主导,背景只是穿插是从属,需要巧妙引入,并可与新闻之间实现多次切换。结尾即使不拉回新闻现场,至少也应该指向现实或未来,而不宜停留在历史背景的陈述中,以更好地提升文章的精气神。

关键词:新闻特写;要素;要领

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夕,《解放军报》在要闻版开设“十九大代表风采”专栏,集中宣扬了一批基层一线党员代表的先进事迹,充分展示了军队十九大代表先进性纯洁性和崭新时代风貌,营造出三军将士喜迎盛会的良好氛围。笔者负责编发的其中10多篇人物特写,主要约请资深记者采写,大多被本报评为“每日好稿”。回望这段采编经历,对如何写好人物特写生发出些许体会,写来与同仁请教。

摄取富有感染力的典型情节

新闻特写首先是新闻,既然是新闻,作为新闻五要素的“5个W”何时(when)、何地(where)、何事(what)、何因(why)、何人(who)就必不可少,写作中不能出现漏项。新闻特写既然是特写,就必须有典型情节,这是新闻的事实依托。没有典型情节,只说何时何地见到了主人公,然后通篇写他怎么说,那就成了人物访谈。

人物特写一般从新闻事实落笔,用有冲击力的画面让人物登台亮相。且看空军航空兵某团团长刘锐一稿的开头:

“西北戈壁,风卷狂沙。9月中旬,一架轰-6K战机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从空军某基地拔地而起。

靶标小、气候差、环境复杂,面对挑战,空军航空兵某团团长刘锐信心满满。

搜索、识别、截获、发射……瞬间,靶标碎片横飞,引来现场一片叫好声。

任务结束后,笔者再次见到刘锐。”

为了深化主题、增强效果,有时也可以精短议论开头,情节中辅以必要的情绪渲染、心理活动等描写。时间追溯到2010年4月2日,本报刊登了笔者和特约记者赵启洪采写的空降兵某师教导大队大队长《薛建旺“最后一跳”告别军旅》一稿,稿件见报后受到社内外好评。据师政委反馈,这名团长看到报纸时掉泪了,说这是对他26年军旅人生的最好回报,他将永久珍藏。摘录如下:

告别阴雨连绵的天气,鄂北大地迎来一个久违的晴日。3月30日,是空降兵某部数百名列兵升空跳伞的日子。

7时16分,某型运输机缓缓滑出跑道。机舱内,一名上校军官身背降落伞,神态从容地坐在舱尾。他叫薛建旺,是空降兵某师教导大队大队长,他将第一个跳下飞机,为列兵示范跳伞。

这次跳伞,对于列兵来说,是开启军旅人生的第一跳;对于薛建旺来说,则是军旅生涯的最后一次跳伞。

昨天,组织让他填写了转业报告表。在向组织表态时,薛建旺动情地说:“平时,我们总教育部属听党的,现在轮到自己了,请组织看我的。”

飞机爬坡、上升……薛建旺的心情也随之起伏。临行前,妻子的话语犹在耳边:“老薛,你已是45岁的人了,腰椎又不好,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们娘俩怎么办?在这人生转折的非常当口,你就别跳了!”

然而,薛建旺深知,这是列兵们的首次升空跳伞,跳得好不好直接关乎他们今后的成长。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为列兵们做好样子。就这样,他不顾妻子的劝阻,一大早就来到训练场。

飞机经过乱流区开始颠簸起来,列兵汪洋脸色苍白,紧握拉绳,不时侧身看看大队长。“躬下身,深吸气——”薛大队长不停地提示着……

26年军旅生涯,薛建旺从班长、排长、连长一直到正团职大队长,优秀基层主官、优秀参谋、优秀指挥员等荣誉伴着他一路走来;任大队长5年来,他每年都要带头示范跳伞,总结摸索出许多跳伞组训经验。

“嘀、嘀……”尖锐的跳伞准备信号响起,飞机进入伞降空域。“跟我跳!”说时迟那时快,他和一名名列兵毫不犹豫地跃出机舱,扑向大地……

50米、10米……“成功了,成功了……”看着朵朵伞花安全着陆,薛建旺眼含热泪和战士们拥抱在一起……

该文究竟靠什么打动了这位有泪不轻弹的铁血男儿。有一点是肯定的:煽情。动人者,莫先乎情。煽情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突出他“最后一跳”这个细节,这既是颇有特殊价值的新闻点,也是他重要的人生节点,对个人有特殊的纪念意义;二是突出他和妻子富有人情味的心理活动。相信当写到妻子劝丈夫不要参加这最后一跳时,不会有人说她觉悟不高。相反,因为有真情实感和人情味而更有感染力。

通过巧妙引入背景透视全局

众所周知,背景不是新闻,但又为人物特写所不可缺少,这就需要巧妙引入,藉此丰富人物、透视全局。基本思路是:依托事实载体合乎逻辑地展开联想、辐射开来,讲清事件的来龙去脉,导出人物的经历、成就等。

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试飞站飞行员李浩一稿中,先写了一段精彩的午夜飞行,之后这样转承到背景内容:“这次飞行,是李浩今年参加的第三个重大演训活动,执行的是模拟蓝军攻击、战场侦察监视和毁伤效果评估任务。”随后写他既往成长经历和获得的荣誉。

火箭军某导弹旅三级军士长朱红军一稿,文章前面写道,导弹在发射零日接连发生不明故障,导弹旅旅长曾满军正陷入准时还是推迟发射的艰难抉择中。朱红军提出建议后,作者这样巧妙导出背景内容,也很自然得体、收放自如:“就知道你行!”不远处,曾满军向朱红军竖起大拇指。在他眼里,这是个总能在关键时刻顶上去的好兵。朱红军当班长12年来,导弹专业11本操作规程、80余张电路图、上万个测试数据,他熟记于心,练就了精通导弹控制系统所有专业的“最强大脑”,以及一双能把导弹疑难问题看透的“火眼金睛”。

善于借助具体可感的现场画面,不仅有助于让人物特写生动活泼,增强可读性,而且有助于增强新闻的真实性。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参谋刘芳一稿,由新闻向背景的过渡是这样写的:刘芳拿着一本《求是》杂志,上面有一篇以“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名义发表的文章——《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军事外交回顾》。随着她结合自身经历的解读和介绍,记者感到中国军事外交不仅体现硬实力、软实力,还有满满的“暖实力”——强大且善意,负责并友好,发展而共赢。

海军驻上海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军事代表室总代表冷骏一稿中,由新闻向背景的过渡也颇有创意:“记者走进冷骏办公室,一张国务院、国防科工局和军委机关颁发表彰的航母工程建设突出贡献个人奖状赫然入目,无声展示着这位大国巨舰监造尖兵的辉煌战绩。”

上述文中诸如“《求是》杂志”“个人奖状”等,都可以理解成具体可感的现场画面。实际操作中,我们还可以创意设计出更为丰富的形式,有效拓宽人物特写的表现方式。

需要注意的是,就新闻与背景的关系而言,新闻是主线是主导,背景是穿插是从属,为避免大段的背景陈述冲淡新闻事实,可以将背景内容揉碎分别穿插到相近的新闻陈述中。换言之,新闻与背景之间可以实现多次镜头切换,使文章更具跳跃性、轻便性。

尽可能拉回新闻现场实现首尾呼应

人物特写虽然不像一事一报消息稿件那样,要求必须有一个完整的典型事例作主线和支撑,但即使是情节片断也应相对完整,即在引伸出背景后还应尽可能拉回正在进行的动作现场,对开头有所呼应。文章如果在背景铺垫、往事回忆中戛然而止,新闻的感觉难免大打折扣,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试飞站飞行员李浩一稿中,写完人物背景后,笔锋又拉回现场收笔:“仰望无人机翱翔在长空,李浩在某型无人机新型课目试验日志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重新走上飞行操控席。此时,戈壁滩的天际已经露出鱼肚白……”纵观全文,可谓浑然一体、回味悠长,值得借鉴。火箭军某导弹旅三级军士长朱红军一稿的结尾则是:“迅速按要求缩时操作!”指挥组采纳了朱红军的建议。很快,伴随“点火”的口令,导弹拖着熊熊尾焰,划破夜空直刺苍穹……

笔者认为,人物特写结尾即使不拉回新闻现场,至少也应该指向现实或未来,而不宜停留在历史背景的陈述中,这样更能提升文章的精气神,读来更令人振作。比如,陆军第74集团军某旅“黄草岭功臣连”班长王锐一稿的结尾是:谈起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王锐激动地说:“在强军兴军伟大征途中,我要和战友们一道,与时代同行,与改革同向,与强军同步,苦练胜战本领,锻造制胜铁拳。”

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参谋刘芳一稿的结尾,则用纵向对比使文章更有韵味:10年前,刘芳当选为党的十七大代表;10年后,她又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有道是“十年磨一剑”,刘芳说:“期待着下一个十年,我们的国家、军队更精彩,军事外交事业更出彩!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政工部党建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