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用新理念做好新时代国防科技成就报道

作者:■李俊琦

提 要:当前,我国国防科技建设不断加速,各类成就竞相涌现,相关报道数量规模大幅增加。同时,传播环境深刻变化,新时代国防科技成就报道的主客观条件都发生了较大改变,呈现出许多新情况、新特点。本文从理念层面入手,对更新思想观念、做好新时期国防科技成就报道进行了探讨,并提出了优化策略。

关键词:国防科技;成就报道;新理念

从“两弹一星”到神舟飞天,从东方红一号卫星到辽宁号航母……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国防科技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取得了众多举世瞩目的成就。与此同时,从新闻公报到全程直播,从纸质媒体主导到新媒体多元介入……国防科技成就报道也不断发展,对增强军事软实力、凝聚民族自信心、展示国家良好形象都起到了积极作用。当前,国防科技成就日新月异,传播环境深刻变化,要适应新情况、实现新发展,必须更新思想观念,用新理念做好新时期国防科技成就报道。

一、增强传播意识,实现从单向灌输到双向沟通的转变

目前,国防科技成就报道主要还是基于宣传目的进行,采取“我说你听”的宣灌方式,以“喉舌”的形式出现在受众面前,内容比较单一,主观性较强。从传播效果来看,这种直截了当、单向灌输的宣传,效果正变得越来越弱化。因此,增强传播意识,实现从单向灌输到双向沟通的转变势在必行。

一是从传者本位向受众本位转变。在以往的国防科技成就报道中,对受众感受考虑不够,受众缺少选择空间,只能被动接受。而现在,信息极大丰富、传媒渠道多样,受众已经不再是过去被动接受信息的宣传对象,而成为了媒体需要争夺的传媒市场。做好新时期国防科技成就报道,必须以传播效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树立“受众至上”意识,多从受众角度出发,吸引受众主动阅听点击。要加强对受众的了解和研究,多渠道架设媒介与受众的沟通渠道,报道开展前对受众深入摸底,围绕受众关切策划方案;报道进行中及时了解受众反馈,随时调整报道方向;报道结束后收集受众意见建议,制定改进策略,以期今后更好地吸引受众。

二是从注重输出向健全反馈转变。纵观当前的国防科技成就报道,在传播过程中十分重视信息输出,规模大、数量多。但多是单向的信息输出,较少专门开设互动平台、搭建与受众的沟通渠道。由于缺乏有效的沟通交流和反馈机制,导致媒体不了解受众心理,制作的报道吸引不了受众;受众在信息接收过程中出现的疑问缺乏解答的顺畅渠道,从而不能很好地理解国防科技成就信息;媒体自身也无法获知国防科技成就报道是否达到了预期效果,即使明知传播效果不理想,但要制定改进措施,也找不到明确方向,最终陷入自说自话、少人问津的境地。因此,在国防科技成就报道过程中,应当构建完善的反馈机制,这样才能有效提升传播效果。

三是从指导中心主义向指导服务并重转变。在国防科技成就报道中,必须破除过度的“指导中心主义”,增强服务意识,满足受众需求。一要了解受众需求,避免需而不传。受众对国防科技成就报道高度关注,但国防科技成就信息十分敏感,获取渠道有限,这就要求媒体要深入了解受众需求,在遵守宣传纪律的前提下,第一时间传播受众希望获取的信息。二要做好信息解读,避免传而不通。国防科技成就信息具有高度的专业性,术语多、名词多,普通受众理解有时有一定的难度。对此,必须运用背景链接、专家解读等方式,做好阐释说明,帮助受众更好地理解接收相关信息。三要搭建交流平台,实现需传对接。除了读者来信、热线电话等传统手段,媒体可以充分运用电子邮件、微博、微信等网络手段,搭建更为便捷、广阔的沟通平台,了解受众的所思所想,有针对性地制定报道方案、调整传播方向,更好地服务受众。

二、遵循有限公开原则,实现信息保密性与透明度的平衡

新闻报道往往追求最大限度的公开,而国防科技成就信息在相当程度上受到保密纪律的约束。信息的保密性与透明度看似是一对矛盾,实则可以达成统一,统一的基础就是综合考量国家利益、军事利益和受众权益,通过有限公开,既严守保密性、确保信息安全,又增强透明度、保障公众知情。

一是坚持保密优先确保信息安全。国防科技成就信息具有很高的新闻价值,受众高度关注,但相关信息非常敏感,往往涉及国家和军事机密。1981年我国一箭三星发射成功,新华社仅仅做了简短报道,而有两家新闻单位却刊登了照片,并详细介绍了卫星轨道、遥测频率等关键参数;1999年5月,国内某网站的军事分析文章,泄露了我国某新型在研武器装备的数据,被多家国外网站转载。这样的泄密事件,严重影响了国防科技事业发展,给国家和军队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因此,在国防科技成就报道采编、发布过程中,必须始终坚持“保密优先”的原则,严格遵守有关规定,按要求审签,坚决杜绝失泄密事件发生,确保涉密信息的绝对安全。

二是合理界定范围保障公众知情。如果单纯出于保密考虑,视信息公开为洪水猛兽,那么国防科技成就领域将无新闻报道可言,变成各类谣言、小道消息的乐土。因此,对国防科技成就报道的保密范围应当进行科学合理的界定,不能一味强调保密,而禁止报道原本可以公开的信息。在报道中,可以只报道经验做法,不涉及关键技术;只报道装备性能,不涉及具体参数;还可以与国外同类技术进行比对,从侧面开展报道;对保密要求高的关键信息,用简明报道,不做深入解读。总之,国防科技成就报道应根据自身特点,在严格遵守保密规定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传播受众需要的信息。

三、准确把握“时”的规律,实现时效与时宜的有机统一

时效性是新闻传播的第一要素,但国防科技成就报道对时宜有着很高的要求,决不能一味求快,单纯抓时效、抢新闻。在国防科技成就报道中,必须准确把握“时”的规律,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实现时效与时宜的有机统一。

一是注重时效,抢占舆论先机。没有时效的新闻不能称之为新闻,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传播技术的进步,新闻时效性的作用和价值愈加凸显。因此,国防科技成就报道必须注重时效性,特别是主流媒体要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争当国防科技成就的“第一传播者”和“第一解释者”。要利用在信息获取上的便利性、发布解读上的权威性,在国防科技成就报道中抢抓“第一落点”、发出“第一声音”,及时对成就的取得、评价和发展等提供权威信息,最大限度地争取受众关注、赢得受众信赖。

二是因时而动,把准传播时宜。国防科技成就报道与国家政治环境和军队建设发展密切相关,信息高度敏感,在新闻报道中更讲究时宜性,即最佳发布时机。当报道的时效性和国家军队总体战略意图出现冲突时,时效必须服从时宜。要把单篇报道放在整个任务全过程、放在国防科技建设大背景、放在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大进程、放在我国国际国内大环境中,进行整体通盘考量,做到整体设计、统筹安排、因时而动,对报道时机、数量、规模、节奏做出正确的把握。在党、国家和军队举行重大会议、重大外事活动等时机,应当从严控制、稳慎组织敏感国防科技成就报道;当遭遇领土主权争端、外交风波时,则应当配合国家战略需要,有针对性地发布、解密国防科技成就信息,展示国防软实力、震慑敌对势力,帮助赢得军事、外交方面的主动。

四、树立跨文化传播理念,实现更广范围的有效传播

内宣与外宣是国防科技成就报道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当前,在国防科技成就报道中,还存在着重内宣、轻外宣,内宣声势大、外宣声音小等问题,这与我国国防科技事业的迅猛发展、与我国日益提升的国际地位是不相称的。因此,必须树立跨文化传播理念,实现国防科技成就报道更广范围的有效传播。

一是加强舆情研判。受到西方媒体长久以来“中国威胁论”论调的影响,在关注中国国防科技成就时,国外受众往往更关心会不会造成地区或国际形势动荡、给世界和平带来影响。因此,在对外传播中,应当加强舆情研判,着眼国际舆论和国外受众关心的焦点热点,及时做出回应。在报道好国防科技成就的同时,积极介绍我国的和平发展理念和防御性国防政策,消解“中国威胁论”,消除国外受众疑虑,努力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国防和军队建设营造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

二是淡化宣传色彩。当前的国防科技成就报道宣传色彩还比较浓厚,观点显而易见。而国外受众在文化传统、价值观念等方面与国内受众存在诸多差异,这样的传播方式很难为国外受众所接受。在对外传播时应当准确把握跨国界、跨文化、跨语言的特点,尽可能淡化宣传色彩,实现从显性传播到隐性传播的转变。一方面“寓观点于事实之中”,将观点和倾向隐含在新闻事实之中,让国外受众在阅听过程中,通过获取信息自觉认可并接受所要传达的观点;另一方面“寓政治于文化之中”,通过国防科技成就信息的传播,起到润物无声的效果,提升我国国际地位和政治影响力。

三是改进报道方式。国外受众非常关注我国国防科技成就报道,但他们对中国军队和国防科技事业并不十分了解,国内受众耳熟能详的词汇,国外受众未必能准确理解。必须关注中外语言的差异,多用国外受众熟悉的语言、易于接受的方式开展报道,用描写、修辞等手法使原本晦涩难懂的国防科技成就报道尽可能形象化,避免使用生硬、枯燥的词汇特别是国防科技行业的专业术语,从而帮助国外受众更好地理解国防科技成就报道。

(作者系战略支援部队航天系统部文网中心新闻电教室主任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