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非战争军事行动舆情风险管控与引导

——基于驻澳部队台风“天鸽”救灾行动的思考
作者:■于夕红

提 要:随着媒介生态和舆论生成机理的衍变,部队在执行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过程中面临的舆情风险显著增大。今年8月份,驻澳部队在台风“天鸽”救灾行动中的舆情风险管控与引导,给我们带来现实的思考和启示。

关键词:非战争军事行动;舆情风险;驻澳部队

8月23日,澳门遭遇53年来最强台风“天鸽”正面袭击,造成严重生命财产损失。8月25日,解放军驻澳门部队根据中央军委命令,依法协助澳门特区政府救助灾害。这是澳门回归祖国以来,驻军首次参与澳门特区救灾工作,任务性质特殊、行动地域特殊、外部环境特殊。在连续3天3夜的救灾任务中,任务部队积极适应当地舆论环境,在多方协同配合下科学应对各种舆情风险,在舆论战场尤其是网络舆论场经受住了“第二战线”的考验。此番特殊经历和有益经验,对我军今后从事非战争军事行动中的舆情应对工作具有现实借鉴意义。

一、“天鸽”救灾行动的舆论场域和主流舆情分析

舆论场域中,媒介倾向、受众类别、主要观点等内部各种因素的关联互动,成为主体事件演进发展的重要推力。

1.“天鸽”救灾行动的初始舆论场域。

此次澳门救灾行动受到各方关注,面临的舆论场域也更加敏感、多元、复杂。事实上,从8月25日部队奉命出发之时,就同时踏入了由各类媒体、受众和信息组成的特定舆论场域。

在行动主体社会,祖国大陆媒体和群众对澳门特区政府的施政理念、方针及澳门与祖国大陆携手发展的积极态势一直持正面评价;对驻澳部队过硬的能力素质和作风形象充满信心,对驻澳部队在突发事态中有效履行职责使命充满信心。在行动当地社会,民众对于回归以来祖国大陆在物资供应、旅游业发展等方面的大力帮助普遍给予高度赞誉;对驻澳部队也持积极正面评价,希望驻澳部队成为维护澳门稳定和繁荣发展的坚强柱石。

在密切关联社会,香港特区近年来总体保持稳定,与祖国大陆联系日益紧密,但社会舆论中贬低乃至敌视祖国大陆的阴暗心理和不和谐声音拥有不小市场。在国际社会,媒体一般将港澳舆论场作为一个整体加以看待,驻澳部队的相关行动,将被作为观察中央政府和驻港澳部队在特区危机应对能力的重要窗口和评判依据。

2.“天鸽”救灾行动的境外主流舆情。

8月25日,驻澳部队受领救灾任务后,迅速的行动和高效的进展成为热点话题,积极正面舆情主导了整个救灾行动舆论场域。其中,传统媒体、网络社交媒体和各方意见领袖对驻澳部队参与当地救灾这一事件均第一时间予以关注,并在总体上进行了客观、正面的报道和解读。

在澳门当地社会,得知驻澳部队受领救灾任务的消息,媒体和民众欢欣鼓舞、热切期待。《新华澳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平时特区居民只能在媒体报道中得知的‘军民鱼水情’,今日就活生生地展现在‘一国两制’之下的澳门特区居民面前。”澳门本地社交媒体刷爆了解放军协助救灾的照片,很多市民通过现场目击、照片视频拍摄等方式,见证和传播任务官兵执行救灾行动的画面。连英国广播公司网站在报道中也不得不承认,澳门“多数民众欢迎解放军参与救灾”。

二、“天鸽”救灾行动舆情风险的管控与引导

尽管此次澳门救灾行动舆情总体积极正面,但随着一些舆情变量的逐步加入,在短短3天3夜的救灾行动中,同样出现了谣言信息、“花絮”信息和其他潜在风险信息,给舆论引导和管控提出了考验。在驻澳部队和军地各方力量的协同配合下,这些舆情风险得到了妥善有效的应对处理。

1.多方配合协同发力,遏制谣言信息传播扩散。

8月26日,在澳门救灾任务部队夜以继日紧张开展救灾工作的关头,香港多家媒体收到“读者报料”称,有网民在一些论坛和社交媒体发贴:“驻澳门解放军将两个澳门男子拖入地下停车场殴打致死,令遇害人数增至10人”,发帖者还声称“亲眼见到驻澳门解放军抢劫店铺,开军车逐家店铺去抢劫,有几个解放军官兵还放话,将抢来的东西带回内地去卖就没人知道了。”

针对突如其来的谣言,有关部门和主流媒体及时加大正面发声力度。当天,澳门中联办官网第一时间刊登发言人谈话指出,此次救灾再次证明人民解放军不论在什么地方,始终都是一支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爱民之师。新华社发文对救灾部队受领任务以来纪律严明、高效救灾的情况进行总结梳理,《人民日报》海外版微博则重点报道了“300官兵7小时恢复街市貌”这一鼓舞人心的消息,用事实对谣言进行回击。

作为谣言直接涉及的当事方,驻澳部队一直全力以赴投入救灾工作,并未受到谣言事件丝毫干扰。直到8月30日,《解放军报》才以《八一时评》栏目文章《军爱民的赤子之情不容诋毁》进行首次正面回击。这样的应对方式,既体现了任务部队对自身严明作风纪律的高度自信,同时也是对敌对势力不齿行径的蔑视和不屑。

2.稳慎对待“花絮”信息,确保舆情主轴不偏移。

此次驻澳部队“天鸽”救灾行动,其舆论场“花絮”的典型代表是“澳门最美女军人”的有关舆情。

8月27日,救灾部队两名女战士在救灾休憩间隙吃干粮,这一幕正巧被当地澳门民众用手机拍摄下来,并随即在互联网和自媒体上大量传播,澳门网友称她俩是“澳门最美女军人”,其中一人更是被网友称为“驻澳周冬雨”。对于网络舆论场对“澳门最美女军人”的热炒和追捧,驻澳部队和部队上级舆论宣传部门并未进行正面回应,也未顺势进行“舆论接力”和廉价的“舆情消费”,而是采取了“不参与”“不回应”的超然态度,始终将舆论宣传重心放在救灾行动本身。事实证明,不被“花絮”信息左右,坚持核心任务和舆论宣传主轴的稳定性,不仅避免了商业媒体的过度炒作,而且使“花絮”成为了主流舆情恰到好处的点缀和注脚。

三、“天鸽”救灾行动舆情风险应对的延伸思考

近年来,在非战争军事行动新闻宣传方面,部队和军队媒体积累了丰富经验,但应对任务过程中舆情风险的经验还相对不足。而此次驻澳部队救灾行动的舆情应对,为此类行动舆情应对和风险防范提供了现实的经验和启示。

1.将舆情管控提前纳入非战争军事行动整体筹划。

毫无疑问,舆情信息已经成为影响非战争军事行动的重要因素,舆情风险管理成败直接影响行动成败。早在2008年,我军就出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时新闻宣传管理规定》,就新闻报道、记者采访、新闻发布等舆情管控事宜明确了操作细则。以《规定》为依据,结合任务面临的具体舆论场域特点,提前研拟舆情管控计划,并将其纳入军事行动整体筹划,融入行动实施各个环节,是非战争军事行动舆情应对的基本前提。

据了解,此次澳门救灾行动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从上级宣传部门到任务部队,均按照有关规章制度,提前对内地和澳门社会的制度差异、观念差异对舆论工作的影响进行了分析预判,制定了相应的舆情风险防范预案,并将其纳入整个救灾行动方案。这些措施,有效防范了舆情管控应对工作忙中出错,有力确保了救灾工作各个阶段舆情的正面积极和总体稳定。

2.将官兵媒介素养作为舆情风险防控“保底工程”。

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舆情风险,并非全部来自谣言、不实报道等外部信息输入,很多时候恰恰来自任务官兵自身不成熟的媒体应对,如对媒体发表不当言论、与媒体发生不必要对立冲突等。近年来,我军越来越重视提升普通官兵的媒介素养,“媒介应用”也已在今年首次纳入全军共同训练科目,涵盖了“从将军到士兵”的全体官兵,我军部队媒介素养可望在不久的将来实现普遍跃升,从而为从根本上减轻非战争军事行动舆情风险奠定能力素质基础。

此次澳门救灾行动之所以能稳妥有力处置突发舆情,与任务部队官兵普遍较好的媒介素养和有关部门的未雨绸缪有直接关系。据了解,接到救灾任务后,驻澳部队针对任务特殊性提前制定下发了媒体应对指南,使每名官兵对可能遇到的“触媒”情景和应答原则做到了心中有数。面对境外媒体镜头和话筒,任务部队官兵应对得宜,没有给敌对势力借机炒作可乘之机,更重要的是通过积极稳慎发声,对于稳定灾区民心、展示作风形象、消除负面舆情发挥了重要作用。

3.加强军地协作构建立体多维的舆情风险防控体系。

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舆情风险的管控和防范,其对象一般以地方媒体、网络新媒体和境外媒体为主,这些媒体报道和传播的自由度相对较大。因此,必须通过军地之间跨单位跨部门的沟通协作,释放军外舆情管控引导力量,补齐任务部队舆情风险防控短板。

此次澳门救灾行动舆情应对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驻澳部队和外交部门、澳门特区政府部门及地方媒体实现了密切联动配合。从新华社关于驻澳部队依法出动参与救灾的报道,到澳门特区政府新闻局、发言人办公室对驻澳部队亲民形象的大力宣传,再到澳门特区政府行政法务司、澳门妇联总会等部门和民间组织对任务部队的公开点赞,都构成了救灾部队舆情风险防控体系的重要环节。尤其是澳门本地媒体,以特有的视角和公信力,积极传播正面救灾信息,及时澄清负面舆情信息,协助驻澳部队出色完成了舆情风险防控工作。

(作者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