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融媒体时代涉军负面舆情探析

作者:■王妍洁

提 要:随着我国国防力量的不断发展,一些“中国军事威胁论”的谬论正“发酵风起”,蒙蔽众多国外民众的双眼,使其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中国军队,给我军国际形象带来巨大考验。如何提升国际形象,塑造有利于我国军事现代化发展的国际舆论环境,已成为一个摆在军队主流媒体面前的重要课题。

关键词:军队形象;融媒体时代;负面舆情

一、融媒体时代涉军负面舆情的主要类型

(一)涉及国防和军队编制体制改革

十八大以来,我国国防和军事力量建设取得了巨大进步,部队建设瞄准信息化军队的模式稳步迈进,紧随世界军事变化的大趋势。然而,随着我军编制体制调整的不断深入,部队开放度的不断增高,网上涉军信息尤其是涉及军改情况的消息持续增多,在绝大多数积极向上的发声中难免夹杂一些消极诋毁之音,给心存叵测之人以可乘之机,肆意宣扬污蔑我军军改的目的。

(二)涉及重大演训任务及非战争军事行动

军事力量是综合国力最直接的体现,军事行动是体现军事力量的客观实践。伴随我国国际地位的攀升、大国形象的树立,我军重大演训任务和非战争军事行动成为普遍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反恐维稳、海外维和、亚丁湾护航、抢险救灾等,是网上热议的话题之一。拿去年我海军航母编队远洋训练任务来说,国外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关注,说法千差万别,有支持的正义之声,也有诋毁的险恶用心。

(三)涉及新型武器装备的研发列装

近年来,在我军向建设一支信息化军队目标不断奋进的征程中,新型武器装备的诞生如雨后春笋列装部队,各军种装备换代更新周期大大缩短,比如大型运输机、预警机的装配,新型航母的研发,等等,一时间成为国内外媒体关注的焦点。在值得国民引以为豪的同时,也自然而然的成了一些境外媒体鼓吹“中国威胁论”的突破口,不惜笔墨大肆抹黑。“9·3”胜利日大阅兵,我国展示出一些新型武器装备,个别外媒扭曲事实发出一些失实声音。

二、融媒体时代涉军负面舆情的主要特点

(一)传播范围广,控制难度高

媒介的变革和信息传播活动的发生,与人所处的社会环境息息相关。改革开放以来,国内社会随着经济的发展发生了明显的阶层分化,直接导致原有的“两个阶级、一个阶层”(即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阶层)的社会阶级阶层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不仅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内部发生了分化,而且出现了很多新的职业阶层。毫不夸张的说,除必要的信息外,社会上每一阶层都会根据自己的爱好、兴趣而产生特殊的信息需求。显然,众口难调,传统媒体“大一统”式的信息传播不仅在信息数量上无法涵盖所有阶层,在质量上也难以满足每一阶层的特殊信息需求,社会阶层的分化直接导致信息传播的受众分众化,因此,传播分众化成了社会发展对传播活动提出的必然要求。

(二)扩散速度快,负面影响大

融媒体环境中,网民可以直接表达自己对涉军事件的看法、观点、意见,经网络传播形成新媒体涉军舆情。新媒体涉军舆情直接反映了网民要反映的问题和建议,既存在合理的、正面的意见,也存在不合理的、负面的意见。论坛所拥有的庞大用户群,使得各种涉军负面言论得到快速聚合,形成负面舆情。一是涉军负面舆情是现实涉军问题的网络反映。其根源便是现实军队内部矛盾以及军地矛盾,当这种矛盾没有得到妥善处理时,就会反映在舆论中。二是涉军负面舆情有助于现实矛盾的解决。通过对近几起抹黑军队形象的产生和处置的分析发现,提高军人的个人素质对于维护我军的良好形象是非常必要的。通过网友爆料,我们可以及时发现找出那些素质低下的害群之马,可以有效化解群众对军队的信任危机。

(三)传播主体多,发声渠道杂

新媒体传播改变信息传播方式,也从根本上改变了信息传播的扩散方式。传统媒体的信息传播是“利益集团—大众媒体—大众”这样金字塔状的,以单向传播为主,信息传播呈直线性扩散;新媒体传播时代,信息传播的信源数量激增,传统主流媒体不再占有绝对优势,手机、博客、网络社区、BBS等新媒体都成为普通公众发表言论和声音的“话筒”,人际传播和群体传播复苏并成为主要的传播形式。通过新媒体,人们能够对一个新闻事件或其它传播内容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还能够进行后续的追问和讨论,打破了传统媒体显性传播的模式,使“传播者主导”转变为“接受者主导”。

三、融媒体时代涉军负面舆情的应对策略

如何对融媒体时代涉军负面舆情进行有效的汇集分析、监控预警、积极应对,是推动新媒体持续健康发展的迫切需要,对维护社会稳定、促进国防和军队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也是创建和谐社会的应有内涵。

(一)加速舆情监控体系建设

新媒体涉军负面舆情预警机制分三个步骤。一是及时搜集涉军负面信息,借助舆情监测软件第一时间获知所需要的信息。二是分析研判所掌握的舆情,根据实际对涉军负面舆情进行等级设定,并采取相应的应对预案。利用强大的舆情监测软件,还可以对主流媒体、相关网民特征等信息进行分析,使应对措施更具针对性。三是及时采取措施应对舆情,主要的措施有:信息屏蔽法,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堵”,这种方法可能会引起网民更大的抵触和反对,加剧负面言论的多种渠道传播。正面引导法,就是通常意义上的“疏”,这种方法要以事实为依据,强调语言的艺术和引导的技巧。

(二)规范舆情监管秩序

一是运用信息筛选过滤技术。该技术是指在新媒体监控软件或硬件中设置一定的过滤条件,对流经各个新媒体节点的信息进行筛选过滤,拦截不符合条件的信息,而其它符合条件的信息则可以正常通过。例如,在新媒体的关键进出口上设置防火墙,在防火墙中制定某些过滤“关键词”列表或者过滤网址列表,就可以使计算机上网时自动对列表中的内容或者网址进行过滤和屏蔽,从而降低这些不良网站或者不良内容对网民的影响。信息筛选过滤技术被广泛应用于IP地址的封锁、不良网站的屏蔽、论坛中“关键词”过滤、违规用户封号等方面。诚然,任何技术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信息筛选过滤技术亦有其局限性,它只能滤掉一些具有明显特征的违规信息,对于那些披着合法形式外衣的有害信息,大多数情况下就束手无策了。

二是运用智能搜索跟踪技术。该技术具有在新媒体上自动识别和跟踪可疑信息能力的特点。它可以围绕着某个“关键词”对新媒体上的所有网页信息进行“地毯式”搜索,将相关内容的网址、内容、修改时间等信息以某种排序方式形成报表,新媒体监管人员就可以对报表中的数据进行分析核实,从而对违规信息进行相应的处理。值得一提的是,该技术还可以对包括IP地址、新媒体行为记录、流量分析、用户名变更等资料在内的可疑网站和违规用户的上网信息进行自动跟踪记录,并可以根据用户需要定时对数据进行备份,以便日后取用查证。例如,北京市工商局在2006年12月就开始采用“智能垂直搜索技术”来跟踪网上违法经营活动,对北京6万多个电子商务网站违法经营行为自动识别和跟踪。

三是建立完善信息发布制度。完善的军事信息发布制度对于涉军舆情引导工作更是必不可少的。在注重制度建设的同时,也要培养高素质新闻发言人。近年来,我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面对记者提问所展示出来的坦率与真诚,给在场外国记者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很好地维护了我军的国际形象。结合地方“听证会”的经验和成果,可以将其引入我军的信息发布制度。通过完善的信息发布制度定期披露一些公众关注的涉军事件的详情,例如军事演习、突发事件、涉军案件等,引导公众从何角度去正确看待涉军问题。在此基础上,要公开、坦诚地回答网友、军迷的质询和疑问。尤其是在处理军民纠纷或案件时,可以举行“听证会”,邀请相关当事人和利益相关方代表,就事态的发展和处理听取多方意见,接受媒体监督,这样既可以很好的加强军民双方的沟通,促进事件的解决,又可以展现军队的良好姿态。

(三)培养涉军“意见领袖”

从传播学的意义上来讲,论坛是某种社会群体,“意见领袖”所发挥的作用就是依靠个人魅力来充当在这个群体的规范。在网络传播过程中,“意见领袖”的作用不可小觑,他们对网络传媒的忠诚度和接触量远远高于一般人。在涉军论坛中,“意见领袖”主要指各个板块中一些活跃分子,包括版主和专业人士等。版主通过“加精”“置顶”等方法对论坛内的舆论方向进行引导,并且将具有权威性、代表性的人士的言论置于论坛的突出位置,这些正面积极的主流言论更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从而孤立非主流言论。因此,我们应该重视“意见领袖”的培养,尤其是涉军论坛的“意见领袖”,在挑选、培养、组织他们的同时,加大政策激励、加强协调配合、确保沟通顺畅,尽可能的发挥“意见领袖”引导涉军舆情的作用。以论坛版主为例,版主是新媒体涉军论坛管理的主体力量,一个论坛能否办好与版主的个人素质和人格魅力有很大关系。着眼于加强涉军论坛舆情引导,构建和谐涉军论坛,建设一支能够发挥“意见领袖”作用的版主队伍。

(作者单位:火箭军某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