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解析《晋察冀画报》的国际视野

作者:■曾 嘉 周晓锋

提 要:诞生于抗战时期的《晋察冀画报》,以中英双语传播的“国际意识”、遍及世界的传播广度、“摄影武器论”的超前理念,在国际传播中产生了广泛影响。其历经血与火淬炼的办报经验,对当下军事图片的拍摄、编辑、传播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晋察冀画报》;国际视野;图片传播

20世纪40年代,在晋察冀边区,中国共产党着眼抗日救国的群众所需,顺应影像媒介的发展趋势,创办了我党我军第一家新闻摄影画报社,出版了《晋察冀画报》(以下简称《画报》)。70多年过去了,随着影像技术的进步、摄影观念的更新,我军军事图片的传播已处于“读图时代”的全媒体阶段,而当年《画报》的国际视野对于当下军事图片的传播仍具有深刻借鉴意义。

一、《画报》具有国际视野的表现

(一)文字印刷上采用了中英双语

从1942年到1948年,《画报》共出版了13期,除了第11、12、13期为复刊,仅采用全中文印刷外,从第1到第10期的封底均采用了中英双语,而创刊号更是从发刊词、征稿简约到图片说明都用了中英双语,且直接用英文刊发了外国友人的题词和纪念文。在对图片说明的翻译上也非常讲究,如在创刊号中的一张图片,说明为“战士生活剪影”,翻译是“The Fighter’s Life”,而不是“The Soldier’s Life”。虽然只是一个单词的区别,但Fighter一般指在战斗的人,一个不愿放弃希望的人,带有褒义,而Soldier则泛指士兵,没有感情色彩。用于在宣传我军战士形象上,前者明显比后者更为讲究,内涵更为丰富。

(二)传播范围遍及世界

出版的第13期《画报》,除了在晋察冀边区发行,还寄送到延安、重庆,或通过国际友人和其他关系转送到苏联、美国、英国、菲律宾、印度、越南等多个国家。此外,报社还出版了《画报/丛刊》《摄影新闻》《摄影网通讯》等配套刊物,其中《画报》丛刊之二《晋察冀的控诉》出版后,通过战后世界救济总署发行到全世界。

(三)以“摄影武器论”为代表的超前理念贯穿始终

沙飞是《画报》的主创者之一,他在1937年给《广西日报》的一篇文章《摄影与救亡》中首次提出了“摄影武器论”,认为摄影是“今日宣传国难的一种最有力的武器”。加入八路军后,对“摄影武器论”作了进一步概括:“它是一种富有报道新闻职责的重大政治任务的宣传工具,是一种锐利的斗争武器。”摄影这个“舶来品”对于当时落后的中国来说是先进的,而“摄影武器论”对于国际新闻摄影来说更是超前的。《画报》中刊载的沙飞拍摄的长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具备了当代“观念摄影”的特点,照片巧妙地将长城与中国军队结合在一起,很好地运用长城的象征性意义来表达军民的卫国激情。

二、《画报》具有国际视野的原因分析

(一)受国内外大环境的影响

从国内环境看,抗战虽然已经确定了国共统一战线,但国民党政府仍继续对我抗日根据地实行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断绝外界与边区和根据地的联系,使我军的对外宣传工作陷入困境。从国际环境看,随着二战的推进,我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军事价值和贡献愈发凸显,而国民党作为中国抗战的主要力量,是外媒报道的重点对象。在这样的国内外大环境下,《画报》急需也必须进行最大范围的传播,向世界发声,展现我党为抗战所做出的努力,塑造我军在抗战中的正面形象。

(二)受老一辈《画报》人的“文化远见”影响

“1936年以前的中国边区,150万人口中识字人数仅占全体人员的1%。”且边区多为穷乡僻壤,维持出版已属不易,但《画报》的出版却仍采用了中英双语。早在《画报》创办前,白求恩等国际友人不远万里援华抗战,这让沙飞等人意识到了传播的力量,也意识到必须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战场的实际情况:“他认为,如果只是自己拍的,也就是几张照片,可如果是《画报》,那就是一个对外传播的工具了。”在《画报》及其相关出版物中也有很多反映《画报》人想让《画报》走向世界的图片、图片标题、图片说明及文章,如在创刊号的发刊词中就写道:“现在让我们向全中国,向全世界,展览它们,朗诵它们吧!”

(三)由坚持“内容为王”的理念所造就

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说过:“如果你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离炮火不够近。”这个“近”,应该包含三方面意思:一方面是摄影记者离真实现场近不近;一方面是摄影记者报道的题材离受众近不近,能不能反映或者解析实际问题;一方面需要摄影记者站在受众的角度考虑,受众离照片内容近不近,照片所运用的摄影语言、叙事手段能不能打动受众内心。《画报》的图片标准无疑是达到了这“三个接近”的要求。其图片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来源于战争,又服务于战争。很多图片本身并没有多少构图上的形式感,但内容丰满,情感深刻,让人过目不忘。石少华拍摄的“地道战”系列作品,就生动还原了美军观察组成员杜伦在地道中的遇险情形。

(四)由沙飞及其战友们的努力所促成

在物质条件极度匮乏、冲印照片条件基本不具备的情况下,沙飞及其战友们一起想方设法、就地取材:“没有厂房,就将牛羊圈搭棚改建;没有计时器,用棉花把瓶口塞住倒置便是仿古式‘铜壶滴漏’……”甚至结合我军作战特点设计了结构简便的帐篷式移动暗房。此外,《画报》社还不定期开办摄影培训班,出版《摄影新闻》等知识类刊物,普及西方摄影史、拍摄技巧、冲印方法等知识。沙飞和他的战友们在最艰苦的环境下创造了最先进的理念,并付诸于实践,用摄影这个武器,给中国乃至世界人民创造了丰富的精神食粮,给日本帝国主义投去了深刻的精神炸弹。

三、《画报》的国际视野对当下军事图片传播的启示

(一)在传播理念上要与国际接轨

一是强化对外传播的自觉意识。从当下国际传播格局来看,以美国媒体为首的西方媒体在国际话语权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掌握着大部分国际传播资源。但相对于当时《画报》的处境,我军军事图片的传播已经解决了“传出去”的问题,且“中国崛起成为一种普遍认知的世界现象,我们面临构建融通中外的话语体系并进而突破西方话语霸权的历史性机遇。”因此,自觉担当起军事图片对外传播的责任就显得尤为重要。只有不断增强图片的“话语自觉”,才能终结“被别人表现”的被动局面,开启表达“以我为主”“对我有利”的篇章。

二是强化对外传播的主动意识。读图时代,图像对文字空间的挤压与侵夺使得国家形象叙述语言越来越依托于图像表述。相比于文字,照片中图符的易识别性在跨文化传播过程中能够降低受众的“解码”门槛,更易于被不同文化背景的受众所接受。好的图片本身不仅有传递信息的功能,还能发挥呈现观点、剖析问题的作用。这就要求我们要在图片本身上下功夫,在坚持“以我为主”“对我有利”的“话语自觉”的同时,深入研究军事图片对外传播的国际化表达,结合受众的思维习惯、读图习惯,把“我们要表现的”与“世界想看到的”更好地结合,主动对我军形象进行有效“自塑”。

(二)在呈现方式上要处于领先地位

相比《画报》,我军当前军事摄影仍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一方面体现在文字说明的呈现上。传递信息很容易,很多图片本身就是信息,观者一看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图片背后的信息,即摄影记者想要呈现的观点和剖析的问题不一定能够“看”得出。图像的表意离不开文字的辅助,不同的文字会让图片的诠释产生极大的差异。如何才能让拍摄者想要呈现的观点、剖析的问题更行之有效的在国际传播的语境下发声,图片说明的双语呈现不失为一种简单高效的方法,而今天我军各类报刊、杂志,亦或是新媒体,相关尝试的还不够。

另一方面体现在传播渠道的呈现上。《画报》休刊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形成了如今的《解放军画报》。这份“新中国60年有影响力的期刊”在传播渠道上以发行纸质杂志为主,在新媒体两微一端方面,目前还没有微博和客户端,在2017年2月才注册了同名官方微信公众号,而微信公众号开放注册的时间是在2012年。数字时代,图片一个很大的价值在于被看到,只有“被看到”,观点才能“被表达”,思想才会“被认可”。而怎样才能让我军军事图片在国际传播中行之有效地“被看到”?从呈现方式上来说必须处在一个领先地位,这样至少可以通过最快捷的渠道让图片得以传播。

(三)在图片编辑上要精益求精

传播学中的“把关人”理论认为:“把关人对信息进行选择,决定取舍,决定突出处理或者删节哪些信息或其中的某些方面,决定向传播对象提供哪些信息,并通过这些信息造成某种印象。”图片编辑就是影像的“把关人”,从挑选图片,到对图片进行加工,再到让图片以什么样的方式传播,每一个过程都需要编辑的“把关”。新媒体时代图片编辑的责任更是任重道远。一是在审阅、发布信息内容的时间缩短的情况下,要防止出现差错。2017年4月27日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原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对国防部官微发布的庆祝海军成立68周年的不严谨图片进行首次公开致歉就是一次深刻的教训。二是在信息流动加速的情况下,要能够让图片传达更多的信息内容。数字时代使图片的传播变得十分容易,但也对图片编辑提出了更高要求。所以,如何“用”一张照片比如何“拍”一张照片更为重要。笔者认为,摄影是以典型描述全貌、细节表达整体、瞬间诠释永恒。“拍”照片,往往更关注看得见的视觉冲击;而“用”照片,则更要注重看不见的心灵震撼。图片编辑只有把图片“用”好,才能让图片离受众更近一些、表达更深一点、立意更高一层。

(作者分别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