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走心作文品自高

作者:■曹伟伟

“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与君共饮盏中酒,几人哀伤几人愁。”这是出自中国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老师的评书《隋唐演义》中的两句话。其中,前两句的意思大概是说,近朱者赤,良禽择木而栖,跟着优秀的人自己也会慢慢变得优秀。

“人伴贤良品自高”,说的是想要成为贤者的进步青年,不断向圣贤求学问道,效仿其品行,耳濡目染中自己的德行操守也会渐渐得以提升。作文如做人,做人如此,作文亦是如此。在快速发展的新时代,人们越发追求有“品”的生活,喜欢接受伴着泥土味道的乡间气息,读书看报、求学求知更倾向于韵味深邃、颇具匠心、辞藻朴实的有“品”佳作。这样的文章让人读时身临其境,读罢荡气回肠,回味时妙趣无穷。

什么是“有品的作品”?简单地说,就是所作之文有思想、有内涵、有现实意义,能够启迪心灵、发人深省、引起共鸣。浏览报纸刊物、网文网语不难发现,一些文字作品其所以鲜有人问津,关键的原因就在于运笔行文间没有走心,落笔成文时没有味道,通读全篇后没有感觉。不少作者惯于用老套路,沉溺于固有的写作模式,撰写的文章虽没有硬伤差错,但遣词造句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套话、官话,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既无韵味也无“品味”。作文如做人,要抬头向前看,既要看准顺应潮流的形势,更要注重学习前人,吸取新颖的写作方式,改一改程式化的繁冗杂陈;学习更接地气的写作思路、理念,换一换毫无效力的陈汤旧药,多融一些走心的、新鲜的、动人的东西,作品方能有品有味,读者才会久看不厌。

新闻的真实性决定了新闻事实的不可变性。想要创作出有品有味的新闻作品,除了效仿时代新闻大家的作文模式之外,更要在表达方式、语言运用、思想内涵上下功夫、求突破,学前人之行用脑走心,用前人之法精心雕琢,提升表达技巧的高度、语言布局的“活”度、主题思想的深度。

表达技巧,是一篇新闻作品能否有效达到传播效果的关键因素。不少业内的新闻圣贤在行文布局的表现手法上,惯于采用内容故事化、情景化的表述,收到的效果不言而喻,值得效仿学习。读者有着天生的“猎奇心理”,是否对文章感兴趣,取决于作品主题的吸引力,而内容故事化、情景式的表达恰恰能够满足读者的胃口,激发阅读下去的兴趣。一方面,新闻作品故事化的讲述有着与生俱来的优势:既能体现事件本身的真实性,又具备文学作品般的阅读魅力,使得整片文章“活”灵“活”现、盎然生“味”,实现新闻传播与文学创作的双重价值。另一方面,情景式的叙事文能给予读者身临其境般的感觉,能真切地感到故事本身的来龙去脉,能够充分调动阅读者的视觉、听觉、触觉等,如此现场感的表达使文章“品味”横生。

优秀的新闻作品,其语言的运用和把握是非常讲究的,是体现作品思想高度的重要因素,是构成作品整体美的基本要素。新闻创作讲究出奇出新出彩,最忌讳陈词滥调的运用,最怕语言枯燥乏味,毫无生气可言。一位前苏联记者对新闻语言的运用做了如此表述:语言、语言、语言!它既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敌人······它可以把普普通通的事情写得既有意思、又有意义,也同样可以把英雄事迹写得平淡无奇、索然无味。语言在一篇作品中承载的意义、传递的信息、表达的思想非同一般,具有特殊的作用和地位。如若不像前人一般“读书破万卷”,那么作品也既不会“下笔如有神”,也不会“行文品自高”,更不会有新奇引人的作品“立文于世”。

思想是作品的灵魂,体现创作者的文学修养和品味,无论什么类型的作品,都需要用主题思想的力量去感化读者、启发读者。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梁衡在清华大学演讲时曾说:“报刊上每天都有许多空泛的文章没人看,主要还是缺‘思想味’。为什么写文章?一是为思想,你要给人以力量;二是为审美,你要给人以美感。古往今来,凡是有生命力的文章,都跑不出这两条,能做到一条就好,两条都做到就是传世佳作。”诚然,若是文章蕴含的思想清汤寡水、毫无干货,表达的意思未能透过现象看到事物的本质,未能通过表述体现事物的现实意义,那么就成了“流水账”,无味无品,也就无法满足读者的精神需求。

“若言之无物,又何用文为乎?”新闻创作犹如烹调菜品,既要向前人取经学道,又要脚踏实地走心琢磨;既要在形式上追求美感,又要在内容上夯实质感,如此打磨出的作品才能“色香味”俱全,品味才能更高。

(作者系新疆军区某装甲团政治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