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让军事信息发布成为战斗力的倍增器

——访德国、俄罗斯军队新闻发布机构
作者:■吴 谦 邓 觅

提 要:在军事信息发布的理念观念、组织机制、方式方法上,德国、俄罗斯两国军队相关做法值得我军参考借鉴。军事领域一直是中外舆论交锋的重要领域之一,我军要让军事信息发布成为战斗力的倍增器,传播好中国军队声音,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凝聚强大的舆论正能量。

关键词:军事信息发布;德俄两国军队;战斗力;倍增器

近日,带着取长补短、互鉴交流的目的,我们国防部新闻工作调研组赴德国、俄罗斯访问。在德国,我们与德国防部新闻办公室、德军公共事务中心、联合作战指挥司令部新闻办公室等部门负责人深入交流,并参访了德军中央编辑部、新闻与传播学院;在俄罗斯,我们与俄国防部新闻与大众传媒司司长、新闻发言人科纳申科夫少将、国际军事合作总局部门负责人等进行了长时间对口交流。通过访问,我们感到这两个国家军队的信息发布工作在理念观念、组织机制、方式方法上确有值得参考借鉴之处。

一、关于信息发布的理念观念

德军和俄军高度重视信息发布工作,将其视为对内辅助高层决策、推动部队建设,对外塑造良好形象、正面引导舆论的重要手段。在信息发布的理念观念上,两军有3个共同的特点:

一是强调统筹理念。德国防部新闻办公室由国防部发言人任主任,下设两位副发言人和9位军兵种发言人。国防部新闻办公室统筹管理全军9个军兵种和16个州国土司令部的信息发布工作。俄国防部新闻与大众传媒司由国防部发言人任司长,归口指导五大军种和四大军区的信息发布工作。德、俄两军均注重信息发布与军事行动统筹开展,发言人直接参加重大军事行动策划,同步筹划与军事行动相关的公共事务,制定信息发布和危机应对预案。

二是强调作战理念。两国信息发布部门均认为,新闻舆论工作不是什么保障行动,其本身就是作战行动的一部分。德方强调,没有信息发布的军事行动是要素不全的,因而也是无法接受的。俄方介绍情况时多次表示,信息发布能力是战斗力的倍增器。打好舆论仗、营造有利舆论态势,与作战行动本身同等重要。

三是强调法治理念。德军信息发布,以联邦基本法第5条“出版及言论自由”、第65条“信息公开原则”、宪法法院第97号令“政府部门有义务发布信息”为法律基础组织实施。俄军在2013年改革中整合力量,通过编制命令明确国防部新闻与大众传媒司负责信息发布、受理媒体采访等任务。两国军队各层级信息发布的有序性、一致性与其依法依规的法治理念密切相关。

但也要看到,两国固有的历史包袱、国民性格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约了其信息发布理念观念的进步。二战后德国在处理涉军事务上谨小慎微,其信息发布的重点是对内向议会及公众说明保留军队的必要性,对外向国际社会解释德军海外行动的从属性。这种内在的“自卑情结”与不断发展壮大、充满自信的中国军队形成鲜明对比。俄罗斯一向以“战斗民族”自居,由于饱受美西方制裁封锁,俄军在处理与西方媒体关系上多有对抗思想,常常将对西方国家的不满迁怒于西方媒体,在实际工作中收效难以令人满意。

二、关于信息发布的组织机制

德、俄两军发言人制度起步较早,编制体制科学完备,特色鲜明。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

一是机关紧靠中枢。德国防部新闻办公室在国防部长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发言人办公地点就在国防部长办公室的对面。每天早上9点,发言人参加国防部长主持的大项工作交班会,10点主持召开新闻办公室例会,分析研究德军各级新闻中心上报的情况。平时,发言人还参与国防部和军队总监察部重要会议及重大军事行动策划,能够及时全面掌握防务政策动向和军队大项工作情况。俄国防部新闻与大众传媒司处于俄军信息汇总节点,直接对国防部部长负责,各军种和军区新闻局24小时向其上报情况,并接受其政策指导。

二是体系覆盖全军。德军9个军兵种均设有新闻中心,国防部新闻办公室从中各挑选1名发言人到该办公室工作。德军营以上部队均设有新闻官,接受国防部新闻办公室的领导。各级新闻官根据职责组织开展媒体采访和信息发布,同时担任本级部队指挥官的公共事务顾问。俄国防部新闻与大众传媒司对军兵种和军区新闻局实行垂直业务指导,需要时还可抽调各级部队信息发布部门的精干力量参与工作。

三是注重协调配合。德国防部发言人每周3次参加德联邦部际新闻发布会,国防部新闻办公室与外交部、财政部等国家部委新闻办公室保持常态化业务沟通,通过电话和会议等形式会商敏感问题口径。俄国防部新闻与大众传媒司高度重视战时信息发布工作,在叙利亚军事行动期间,国防部每日与外交部沟通对表,频繁协调任务部队向国内外媒体开放,多次安排记者搭乘军机、军舰赴叙利亚现地采访。

四是注重人才培养。德军公共事务中心下设新闻与传播学院,每年为全军举办40期公关培训,特别是针对将军以上的高级军官举办“一对一”的媒体适应性训练,全面培养媒体应对技巧和公共事务参与能力。俄军将媒体应对培训纳入军事训练共同科目,坚持以战代练打造专业信息发布队伍;各军种、军区新闻局人员轮流配属至任务区开展工作,国防部新闻与大众传媒司军官多从具有实战经验的人员中选拔。

通过访问笔者也感到,德军信息发布的组织机制仍存在一些结构性矛盾。德国防部新闻办公室和德军公共事务中心在职能设置上存在交叉重叠现象。

三、关于信息发布的方式方法

全球传播和全媒体时代,传播力决定影响力,话语权决定主导权。德、俄两军在信息发布上注重效果导向,始终以加强军事信息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为目标开展工作。

一是强调主动作为、快速反应。为赢得议会和国内民众对德军海外军事行动的支持,德军联合作战指挥司令部年均组织270余次媒体采访活动,主动塑造有利舆论态势。德国防部发言人拥有充分授权审批全军涉外口径,按照“快发情况、续发详情、慎发原因”的原则应对危机,争取主动。俄国防部高度重视信息发布的议程设置,今年以来已组织8批273家媒体共计1000余名国内外记者赴叙利亚现地采访,每周举行至少3次记者会,并提供大量文字信息和图片资料。针对军事行动可能带来的负面反应,俄军注重预先防范、预作准备,周密做好各项舆论预置工作。

二是强调灵活生动、吸引眼球。适应数字化、网络化时代的信息发布需求,德、俄紧跟国际传播手段发展步伐,依托新媒体平台和视像传播成功扩大了军事信息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两国国防部不约而同地重新设计推出了官方网站,鼓励各级充分利用推特、脸书、优兔等社交网络平台,加大信息公开透明力度。德军大力扩编中央编辑部,制定“为德国服务”专题视频拍摄计划,编设专业人员进行拍摄和制作,舆论引导能力和对外传播效能不断强化。俄军除拍摄大量视频短片在新媒体平台投放外,还精心组织“眼见为实”式采访活动。针对西方媒体称俄军“无差别”打击伤及叙平民,俄方先以组织钓鱼为名将媒体记者“骗上”水面舰艇,随后“潜伏”在附近的潜艇“碰巧”向目标发射潜射导弹,钓鱼的记者又“碰巧”拍摄下导弹发射飞行的过程,最后俄方用直升机搭载记者赴导弹落点实地探查打击情况,其手段之灵活、收效之显著令人称道。

但是,笔者也感到,德方的信息发布似乎只顾围绕联邦议会和国内民众这“一亩三分地”做工作,缺少对国际社会和外国媒体的关注和投入。俄方组织战地采访的方式虽然灵活多样,但多少有点“猛”。代尔祖尔战役后,俄方在现地仍存在一定安全风险的情况下,坚持组织记者团赴一线采访,造成3名媒体记者受伤。这种做法与我军组织媒体活动的“安全有序”对比明显。

四、搞好我军信息发布工作

通过调研我们认识到,军改后我军在信息发布工作上已取得巨大进步,但也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一是理念观念有待更新。要高度重视信息发布和危机公关,了解掌握信息化时代新闻舆论工作的特点规律,牢固树立新闻舆论工作本身就是部队战斗力有机组成部分的思想,坚持改革创新求突破、主动作为扩影响,不能用老眼光看待新事物,拿老办法处置新情况。

二是方式方法有待丰富。提高我军信息发布的整体质量需要综合施策,要挖掘和运用社交网络平台增强我军的传播力影响力,精心设计包装新闻,利用图片、视频、H5、动漫等多种形式增强信息发布的穿透力;要精心选择外国主流媒体作为合作对象,周密打造内容项目和平台载体,借助新媒体开展差异化、分众化、精准化、互动化、体验化传播,让中国军队声音在国外落得了地、进得了户、入得了脑。

三是人才建设急待加强。着眼解决军事信息发布专业力量不足等问题,要加紧整合我军现有新闻舆论工作人才资源,加快提高队伍专业化水平,加大信息发布和危机公关培训力度,加强涉外任务部队的政策储备和业务培训,提高部队危机处置能力。

军事领域一直是中外舆论交锋的重要领域之一,我们必须全面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以宽广的国际视野和海纳百川的胸怀,把中国军队建设发展的话语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用好军事信息发布这个战斗力的倍增器。

(作者分别系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参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