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发挥外语特长在对外军事采访中的作用

作者:■深圳电视台记者 狄 竞

作为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团队具有外语能力之一的一名新记者,我从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毕业入职后第一次参与外采任务,就是去年9月下旬与我们团队崔建斌老师一起采访报道中巴空军“雄鹰-Ⅵ”多兵(机)种联合训练。而说到巴基斯坦,我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词就是“巴铁”。

什么是“巴铁”?我们在采访报道这次中巴空军联合训练中深深受教:中巴近40架多型战机参训,双方飞行员首次“同乘对抗”、首次成功组织近距支援作战、首次在中国开展夜间对抗,在互学互鉴中提升了实战化训练水平和实战能力。正如我空军方面所说:中巴两军是全天候兄弟情谊、高水平互帮互助、深层次战略互信。

中巴空军飞行员互学互鉴,我们也和中巴空军的新闻同行互学互鉴,和人民日报社、新华社、解放军报社、中央电视台等中央新闻媒体的同行老师互学互鉴。我倍加珍惜这一学习机会,在采访期间显现了外语优势、发挥了沟通作用、受到了实践锻炼,更重要的是见识了军事新闻人的艰辛劳苦,看到了一名“新闻新兵”的现实差距和努力方向。

采访报道中巴空军联合训练期间,我这个“英汉翻译”出身的新记者总是在想:外语交流能力与新闻采访能力有必然的联系吗?“有啊!”新闻记者具有一定的外语能力,就能在国际军事交流活动中获得采访的先机。记者如果不能使用外语与外方人员进行独立、流畅的交流,在带有翻译的固定约访,或新闻发布会之类的常规活动中尚无大碍,可一旦遇到紧急状况就不能按部就班,外语障碍就显得十分棘手。反过来说,能够独立沟通的外语优势,此刻就会显现出来。

我举个例子吧:去年9月24日,中巴空军双方开展“红蓝”体系对抗演练,将联训推向高潮。当天上午,巴基斯坦南部空军司令哈希布少将,与我西部战区空军司令员战厚顺中将一起来到联训现场,并计划与中国空军飞行员同乘战机进行飞行体验。哈希布少将是本次联训级别最高的外军将领,行程内容丰富,报道可挖掘点很多。

按照有关方面安排,我和崔建斌老师当天做好了充分的采访准备,早早地就来到了机场,只等候哈希布少将同乘飞行结束后就按计划进行统一采访和拍摄。可到接近中午时,我们收到现场管理人员的通知:同乘的飞机已经落地,但还要安排一个参观活动,哈希布少将随后要乘车离开,机场统一采访的时间很紧张。

此刻,我们心里凉了半截。现场管理人员大概察觉出我们的失落,又补了一句:“应该还可以争取,你们试试吧!”“那还等啥?赶紧跑吧!”崔建斌老师一声令下,我们拿起设备就往机棚飞奔。这短短不到500米的距离,我感觉自己跑出了人生的新高度、奔向了事业的新起点。

等我们气喘吁吁地站到了机棚门口,看到哈希布少将在战厚顺中将的陪同下刚刚参观完毕,正准备上车离开。此刻,我们迅疾迎上前去,用坚定、清晰的声音对着哈希布少将的背影说:“Sorry Sir, I’m a journalist from Shenzhen TV of China. Before you go, could you please be so kind to take a moment and do a small interview with us? It won’t be long.(抱歉少将先生,我是中国深圳卫视的记者,在您离开之前,是否可能抽出一点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呢?不会耽误您太久的。)”话音落下的那一瞬,我还是特别特别紧张的。

无比漫长的两秒钟之后,我看到哈希布少将缓缓转身,向我慈祥地一笑:“Sure!(没问题)”。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把哈希布少将请到已经安排好的拍摄机位前,把此前在脑子里反复练习过无数次的采访问题清晰流畅地提了出来。哈希布少将的情绪看上去很好,对答如流,一气呵成。采访结束时我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全程不到8分钟。把哈希布少将送回车上前,我再次为自己的“鲁莽”向他道歉。可哈希布少将却对我说:“No,you are very professional. (不必道歉,我很欣赏你的职业精神)”。

当天晚上,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节目播出的《中巴空军红蓝体系对抗 巴基斯坦南部空军司令盛赞歼-11B》,受到广泛关注。节目播出了我和崔建斌老师采访哈希布少将的同期声,他说,“这次搭乘歼-11B是一次很棒的体验。首先我要感谢中国政府和中国空军给了我这次机会。这款战机最值得骄傲之处就在于其完全由中国自主制造,尤其是发动机。我看到它的整体性能非常优秀,是一款极出色的战机。”我们团队制作的《让巴基斯坦南部空军司令大呼过瘾的歼-11BS是咋飞的?》新媒体专稿视频,两天内播放量超过了130万,扩大了我空军的“粉丝群”。

这一例子中体现的,自然是一种特殊情况。但我们知道,无数优秀新闻作品的诞生,都源自突发状况下对采访先机的把握。在当天那样紧急的情况下,如果我们还需要去另外一辆车上请翻译过来帮忙向哈希布少将转达采访邀请,成功的可能性之低是不难想象的。而且退一万步说,从人类语言学的角度来看,除了语言文字之外,人与人之间沟通中的表情、语气、声调也都承担着重要的信息传递功能,而这些在翻译过程中都极其容易被流失掉。因此就算请来水平再高的翻译,其沟通效果也不如两个人直接进行对话。

此次中巴空军联合训练报道中,我和崔建斌老师在采访巴基斯坦空军新闻官、巴基斯坦空军飞行员时,全程独立使用外语。这样,一来能增加其对自己的亲切和信任感;二来可以根据其回答的内容进行追问和补问。比如:此次前来的巴基斯坦空军中有一名“明星”飞行员,今年已是第4次参加“雄鹰”系列联训,经验丰富、个人魅力强,成为各家媒体争相报道的重点对象。

采访当天,正值中午,这名飞行员刚刚结束训练任务,面对热情有加的媒体显得有些难以招架。按计划,各家媒体把自己的问题都列给翻译,由她现场一口气翻出来,飞行员再据此回答。然而,采访开始后,我仔细观察和聆听,发现他遗漏了不少关键的问题,或者说并没有回答到关键点上。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谁能一口气记住那么多的问题并对答如流呢?

于是,我们决定改变策略,找到现场外联人员,申请稍后单独向这名飞行员提问。后来当我向他做了简单的背景介绍与沟通,再将采访问题仔细逐个作了讲解后,他的回答就清晰流畅多了,句句说在点子上。深圳卫视《军情直播间》节目推出的专题报道《练兵吧老铁!聚焦中巴空军“雄鹰-Ⅵ”联训》,采用了这名“明星”飞行员的不少内容以及同期声。这个节目关注中巴友谊、反恐作战、明星装备性能等热点问题,对大众的舆论关切进行了及时回应。

回顾这些,我深深地感到:外语交流优势就是媒体记者的信息沟通优势,在国际传播中能够带来舆论信息获取的便利和精准。但是,电视记者仅仅具有外语交流能力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果敢、睿智,及时抓住采访机遇;还要历练沟通艺术和外联能力,在最大的空间采集最多的新闻信息;还要掌握舆论关切、精准提出问题,传递更多更响的好声音、正能量。

把外语交流优势转化为信息采集优势,我这个“新闻新兵”永远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