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不断追求新闻理想

——记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获得者、工人日报社要闻部主任王金海
作者:■本刊记者 刘丽群

人物简介

王金海,1968年出生。1990年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石化北京燕山石化化工一厂宣传部工作。自1994年调入工人日报社后,不断追求新闻理想,先后在夜班编辑室、新闻中心一版编辑室、经济新闻部、要闻部工作,深耕“三工”(工厂、工人、工会)新闻20余年。2016年荣获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韬奋系列)。

“此生只会干新闻这一行”

“用脚采访,用笔还原,用‘最笨’的办法来落实和达到‘业务精湛’的要求。从编辑角度来说,必须坚持专注专业、安于幕后的工作精神,主动学习新媒体运行规律,掌握对不同专业的协调能力,不断推出‘带露珠’‘冒热气’的报道,编辑出让党满意、群众爱看的新闻作品”,这是工人日报社要闻部主任王金海的记者节感悟。因为热爱,他“累并快乐着”。他说:“编辑、记者是一个要有创造性的职业,累是自然的,但感受到业务提升、看到作品被肯定,心里的愉悦也是自然的。”

“工厂4年是我最‘接地气’的时期,我明白了工厂、工人和厂长是怎么一回事。这成为后来我在工人日报社做新闻的一个优势。《工人日报》的读者定位是‘三工’——工厂、工人、工会”。王金海的新闻职业生涯起点,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始自1994年。1年在夜班编辑室工作,让他了解了报纸的采编工作流程和《工人日报》的风格气质;7年在新闻中心采编合一的体制下,他积累了一些采访和写作的经验;9年在经济新闻版工作,让他开始做管理,编辑工作也渐入佳境;此后在要闻部工作,他确定了自己的“新闻专业”方向——当一个好编辑。

王金海曾“左手编版、右手写稿”,因为他不想丢了采写稿件的“感觉”。他采写的两会消息《失业率统计方法要改一改》获全国人大好新闻三等奖;内参《南海主权斗争形势不容乐观 海南广西等地呼吁中央政府态度强硬》得到国家领导人批示;通讯《燕化:20亿买断1.6万人工龄》在《经济观察报》发表;新闻调查《一桩被看作新旧经济完美结合的范本婚姻,如何变得两败俱伤?(引题) “光明”深陷“利玛”(主题)》在《今日东方》杂志上发表。此后,他一心一意进入了自己的“编辑时代”。

编辑既要有点石成金的能力,也要有甘为人梯的境界,还要有成人之美的善意。王金海认为,“大家都在做新闻,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你做出来了,同行们都看得出来,新闻价值不需要粉饰,它也不会说谎”。为了做有价值的新闻,王金海不是被动等记者采写回来的稿件,而是选择主动靠前策划。他们在刚性制度的框架下,采取弹性策略,让真正的新闻上版,让易碎的新闻成为没有缺憾的精品。

王金海带着“此生只会干新闻这一行”的初心,发自内心地思考新闻、研究作品。他把新闻业务能力素质的不断提升作为自己的职业理想和精神追求,让《工人日报》这张“老报纸”重新焕发出青春。

“在报道实践中淬炼业务能力”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新闻工作者要坚持正确新闻志向,做业务精湛的新闻工作者。总书记提出的这个希望,是对广大新闻工作者提出的很高的能力要求。我们只有不断加强理论学习,完善知识结构,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在媒体融合发展中,淬炼自己的多种表达方式、提升自己的专业性,才能不辜负总书记的希望。”王金海说,习总书记关于“坚持正确新闻志向,做业务精湛的新闻工作者”的这一希望,从记者的角度,就是必须坚持深入一线;而从编辑的角度,就是要坚持专注专业、安于幕后。

在当编辑的过程中,王金海的新闻框架和新闻价值观逐步形成。而当个好编辑,让他完成了从“记录者”到“影响者”的角色转变。王金海曾主持策划了《汶川地震》《抗战70周年大阅兵》《九省市农民工求职地图》《金融危机下沿海外贸企业生存调查:在风暴中活下来》《过大年:本报记者跟车、蹲点采访记》《深圳:转租公房收入要“全部吐出来”追踪》《兰州因苯污染引发全城饮水危机》等10多组连续报道;他还参与策划、编辑了《改革开放30年/再回首再出发》《中国头号职业病深度调查》《一把火烧出的劳动法》等多组系列报道。同时,他也参与策划、编辑了一些单幅作品,比如《一场“工资谈判”的台前幕后》《赵梦桃小组的坚守》《这个采购方案,我不同意》《山西终结“煤老板”时代》《兰州瓜农遭遇“有条件的市场开放”》《京津冀最长的一根毛细血管》等数百篇有深度、有影响力的作品。

王金海的心中始终有一团火,就像那首《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歌。他觉得《工人日报》应该永远成为工人阶级的“阵地”和“舞台”。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工人日报》连续6天用7篇稿件,在一版推出系列报道“五位一线工人代表直言‘劳动之惑’”,首篇通过5位一线工人代表之口,提出了“为什么如今许多人不想当工人”“为什么劳动价值得不到应有尊重”的疑惑。之后,《轻视一线工人、忽视劳动价值现象,应引起全社会警惕》《“首先要保障劳动者的合理报酬”》《“要让工人有干头、有奔头”》《从制度安排和行动上尊重劳动》等报道相继刊发。在拜金主义、不劳而获,期望“一夜暴富”等心理日益盛行之际,这组报道借助全国两会这个最高的参政议政平台,向全社会说出了工人的心里话,发出了振聋发聩的时代强音。

“带出了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

“我喜欢做新闻,也很享受这个过程,我愿意干到退休。”这是王金海的理想。他用这样的信念追求,带出了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他在经济部主任的岗位上,参加了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一个学期的媒体培训课程。这段进修,让他提升了专业层次,拓展了报道视野。深受启发的他,又将经济部两名青年编辑一个送到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与《财经》杂志联办的奖学金班里脱产学习了3个月,另一个参加了北京大学财经新闻国际培训高级课程班。磨刀不误砍柴工,他们都学有所成,并学以致用。

王金海把抓青年编辑的培训当成了一项重要责任。无论夜班还是白班,他都是手把手地带新手。从画版、改标题,从用什么字体、是否加框加线,从一块版面上突出什么、不突出什么,强化什么、淡化什么……如何作出正确的判断和处理,他都一一给出“标准答案”,并不厌其烦讲解背后的道理。看到放“单飞”的年轻人,王金海的心里乐开了花,因为这群年轻人就是《工人日报》的未来和希望。他不服老,但他知道,没有植根于内心的爱,《工人日报》的编辑记者心里没有爱“工人”的情怀和情结生根,这张报纸就会逐渐枯萎和消失。

“尊重一线工人,就是尊重劳动。”这是王金海和同事们的共识。在国家大力发展实体经济的今天,应该尊重一切劳动,尤其不能忽视一线工人的劳动和价值。作为资深编辑的王金海,他更深深懂得一线记者的辛劳。因此,他始终置身于聚光灯之外,默默做好幕后工作。这些年,他对编辑实务不断进行梳理,相继写出了一些新闻论文和工作总结,比如,《动态的连续报道策划三要素》《探索民生经济新闻的报道模式》《工人日报一版版面规范》《夜班常见差错手镜录》,还有他在记者会、部门例会和外出讲课的几十篇发言稿,这些都是他积累的宝贵经验。

《咱们工人有力量》这首具有代表性的工人歌曲,像长了翅膀一样,翻山越川,唱遍了全中国,从1947年一直唱到了今天。《工人日报》自1949年7月15日在北京创刊,至今也走过了68个春秋。王金海近半百的年纪中,有23个年头是在《工人日报》度过的。他见证和记录了工人的历史,这其中既有打下共和国坚实工业基础的几代人的辉煌创业史,也有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劳模和英雄,还有在改革开放下岗潮中的工人们的彷徨与艰辛。走进新时代,王金海的眼里是“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奋力拼搏,心里是对“劳动光荣”的期许和愿景,他希望今后能用《工人日报》和新媒体平台记录干出彩儿的工人群体!

王金海说,“对于报纸,追求的就是影响力,在更大的一个人群中追求影响力,进而影响社会。我们的目标就是企业职工,《工人日报》的根子就要扎在这个人群里。”能扎根,扎深根,扎稳根,需要有工匠精神,只有精雕细琢、精益求精,才能打磨出精品力作。精品,除了文字上的雕琢,更重要的是新闻舆论的导向意识。如何让工人感受到《工人日报》的贴心,如何能让社会上更多人崇尚工人这一职业,如何让这张报纸指导工人在科技信息社会成长和成才,需要编辑记者要有足够的智慧和眼光。这也是王金海在未来需要面对的现实课题。

定位有了,目标有了,剩下的就是队伍建设。王金海要在全媒体时代和他的同事们在融媒体平台继续追求他们的新闻理想,只有让《工人日报》接地气,才能有底气。放眼未来,王金海依旧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