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让新闻跃出纸面

——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获奖版面评析
作者:■孙 阳

提 要:现在的读者第一眼见到报纸时,最先关注的不是展现新闻内容的细节文字,而是重点表达新闻特征的主题版式。从某种意义上说,“报纸的竞争,也就是版面优势的竞争”。荣获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优秀版面的一个重要特色,就是让新闻跃出纸面。

关键词:获奖版面;报纸竞争;精心设计

版面是报纸的“直观形象”。经过精心设计策划的版面,不仅仅是一种传播技术,更是一种传播技巧。通过它,媒体可以巧妙地、精彩地让新闻跃出纸面,还可以亲和地、灵活地将新闻信息送入受众的感官。在信息即时传播的网络时代,报纸如何继续报道昨天发生的新闻、如何继续吸引受众的眼球、如何继续实现自我突破?搞好报纸的版面设计,无疑是一个重要方法,并逐渐成为重中之重。从某种意义上说,“报纸的竞争,也就是版面优势的竞争”。

重大新闻要有标志性版面

当读者第一眼看到报纸时,最先看到的不是展现新闻内容的细节文字,而是重点表达新闻特征的主题版式。重大新闻的巨大社会效应,使得人们在阅读报纸的时候,不自觉地都会从报纸的内容和形式开始进行关注。就人们对事物本质规律的认识论而言,一般也都是由形式到内容。受众对媒体的依赖程度,往往伴随着重大新闻事件的出现而增强,优秀的、适合的版面,相当于一个识别系统,其表现的优异与否,直接影响受众对媒体的认同感和消费力。

从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获奖情况看,获得版面一等奖的《宁夏日报》2-3版“聚焦里约奥运会”;获得二等奖的《解放军报》一版“聚焦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河南日报》4-5版“聚焦G20杭州峰会”;获得三等奖的《深圳特区报》“聚焦‘萨德’入韩”,《新华每日电讯》6-7版“聚焦全国两会”等,这些版面都报道了读者关注的重大新闻事件。军改是近年来一直热度不减的新闻,成立战区更是军队此轮调整改革的重大标志性事件。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之际,《解放军报》在一版采用通栏标题,刊用6张现场图片,完整、准确、立体报道了五大战区成立的新闻,以可视化方式保证了这条重大新闻的传递和版面的视觉冲击力,并且其布局讲究、庄重大气、特色鲜明,具有明确的中心指向性,让读者通过这种强势版面设计感受到军报对待这条新闻的观点和态度,也彰显了军报特色、大报风范,在当日的主流媒体中独树一帜,令人印象深刻,成为许多军内外读者争相收藏的报纸。

重大新闻无疑具有相当大的新闻价值或传播价值,对媒体而言,也是表现自己实力、扩大影响力、树立权威与主流地位的绝佳时机。同时,报纸承载和传播信息的功能决定了报纸版面优化的方向,版面的视觉冲击力必须与新闻本身的冲击力相辅相成。因此,遇到重大新闻时,纸媒只有结合自身定位,树立精品意识、特色观念,大事大处理,策划出标志性版面,才能赢得受众。

追求“悦读和易读”的统一

作为编辑,无论是对于一版还是其他版面,我们总会带着一些专业的眼光去评判,但普通读者不会用通栏、碰题、框线这样的术语去评论报纸的版面设计,但他们却会用一些普通却足以让编辑汗颜的话对报纸版面作出评价:这个报纸怎么排的,让人看着那么不舒服?可见,大量读者在翻开报纸的时候,第一感觉会是用视觉美感来评判报纸,这也就是所谓的“悦读”。

《宁夏日报》的《赴约》特刊斩获了本届新闻奖唯一的报纸版面一等奖。第一眼看上去可谓“颜值”爆表:版面上,一只“大眼睛”拼图点亮了整个版面;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绚丽的烟火让这只“眼睛”神采奕奕、顾盼生辉。“眼睛”下方,巴西超模吉赛尔·邦辰缓缓走来,将里约奥运会开幕式推向了高潮……强烈的冲击力、十足的动感、惊艳的南美风情跃然纸上。版面中各视觉元素结合起来,既统一又变化多样,使版面既不觉单调又不显杂乱无章,充满灵性、诗意和美感,摘得一等奖名副其实。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版面编辑经过精心的思考和策划,充分发挥想象力,利用图片、图表等视觉元素,进行大胆处理以及灵活多变的寓意手法等,把符合新闻理念的信息表达出来,使新闻信息变得具体化、形象化,为报纸刻画出生动的“表情”。

另一方面,报纸的版式设计落点在以文字信息传播的媒体特征上,与“文字信息传播”嫁接和“亲密接触”是版式设计的造型特征,组织和构造“信息量密集的文字信息传播”是版式设计的实用所在,所以版面编辑必须对新闻信息进行充分消化和吸收,科学运用图片、图表、绘画、线条、色彩等包装版面,把版面“易读”作为自己的使命。荣获二等奖的《河南日报》4-5版连版,整体设计思路可以用“一二三四”4个数字来概括。“一”即一个中心,连版特刊以“春江花月夜 最忆是杭州”为题统领整个版面,体现宴会主题;“二”即两个版块,在特刊两边突出图表化设计,梳理了10次领导人峰会以及G20的运行机制,背景资料运用丰富;“三”即3篇稿件,新华社稿件与自采稿件相结合;“四”即4幅照片,主图合影留念照片放在版心位置,点活了版面,另3张配图是当晚演出的精彩瞬间,配合主图形成强有力的视觉中心。整体看来,版面条理清晰、简洁明了,在起到吸引读者眼球作用之余,还与内容融为一体、相辅相成,让整个版面立意更高、境界更高。

现代报纸版面设计不是新闻加艺术的关系,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化和装饰版面,而是建立在视觉承载、阅读规律、市场营销之上,对信息传播、阅读过程、整体形象、文化品位的完整设计,要求与传播功能和谐统一。一个“悦读和易读”相统一的版面,会让读者在美观之外透视到新闻背后的力量,这正是版式设计走向成熟的表现。

用“个性美”打赢同质化竞争

现代的版式设计重点体现的是报纸的个性,传达的是报纸对新闻的态度。纸媒在有限的新闻资源、相近的读者定位以及相似的办报理念下,如何展示自己的特色,个性化的版式设计就成为首要因素。

如今,大多数媒体在重大新闻事件出现时,很难获得区别于同行的垄断性新闻资源。各大报纸从公开共享的新闻资源中进行新闻操作,不得不面对同质化的问题。当新闻资源和新闻内容突破受限时,版面语言的功能作用就得以体现。当前,报业的新闻竞争由以往的内容为重点,转向为内容与形式并重,报纸版面创新已成为新闻竞争的新热点。纵观去年的版面类获奖作品,承载的新闻都是所有媒体共同关注的内容,但能够在激烈评选中脱颖而出,关键在于其具有鲜明的个性。例如,《宁夏日报》版面上的“眼睛”创意生动新颖,让人眼前一亮;《解放军报》一版的图像和版式被重点包装和张扬,令人印象深刻;《新华每日电讯》在保持较大信息含量的基础上,用直观、感性和系统的图示方式展示编辑意图,有效提升了版面阅读效果;《经济日报》“天宫二号”再起航的图文设计不拘一格,在有限的版面中展示出最精彩的场景……可谓方寸之间,变化万千。这些版面设计上的个性化,使各自在激烈的纸媒竞争中获取到了足够的关注。

打破前人设计传统,在排版设计中多一点个性而少一些共性,多一点独创性而少一点一般性,突出个性、品位和理念,才能赢得读者的青睐。现在纸媒处在信息处理时代,而不再是量的时代,报纸的版面语言已成为传统纸质媒体的关键一张牌。它是对报道内容的一种特殊评价,不是用文字这种书面语言写成的,而是借助于一种特殊的语言向读者传递着另一种十分重要的信息,并且这种特殊语言涉及的领域十分广泛。比如,研究报纸离读者多远的距离会让人舒服,还有角度、视线、距离等等,这些方面与版面设计也是息息相关,柏林版就是为了配合德国人在地铁的阅读习惯而形成的。

正如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究竟什么样的版面才是好版面、怎么样才能创造好版面?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美国著名新媒介技术专家罗杰·菲德勒提出“一切形式的传播媒介都在一个不断扩大的、复杂的自适应系统以内共同相处和共同演进”的命题,也就是说,每当一种新形式出现和发展起来的时候,它都会长年累月并程度不同地影响其他每一种现存形式的发展。而此时,比较旧的形式就会去适应并且继续进化,而不是死亡。根据这个观点,可以肯定的是,报纸的版面特点风格,是一个特定阶段的意识形态、价值判断、技术水准、审美要求和受众阅读习惯等的综合反映,是一个渐变与突变交替进行、永无止境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值得所有报业从业人员去认真研究和探讨的课题。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一版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