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新闻的富矿在基层

作者:■周晓锋

“新闻的富矿在基层”,这是所有新闻人都知道的“行话”。只有身在现场、深入一线,才会有最真实的新闻和最纯粹的感动。那么新闻的富矿到底“富”在哪儿、“富”的是什么?前不久我参加部队的新闻采写实践活动,对“新闻富矿”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理解和体会。

一、富就富在最精彩的故事在基层

去部队采访之前,某旅政治部主任已经到我校做了有关该部队调整移防的情况汇报,我们对这个旅的一些故事也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总是感觉到这是从别人嘴巴里讲出来的故事,不是自己作为一名报道者亲自到现场挖到的故事,缺了些血肉,少了点灵魂,“精彩”程度打了折扣。我想,光靠听到的这些故事来撰写稿件的话肯定是不够的,这次新闻采访实践也恰恰证明了这一判断是正确的。

来到驻地后,我们通过连队走访、集体座谈、单个访谈、电话连线等多种形式进行采访,收集采写素材,同时,对部队领导汇报中提到的故事进行了进一步的挖掘,采访对象也涵盖了机关干部、基层主官、班排骨干和普通战士,并利用与他们一同就餐、打球、踢球的间隙抓紧时间采访。采访中,我们逐渐熟知了“第一个挺进新疆哈密的军嫂”严婷;熟知了一个移防入疆、一个挺进西藏的军人夫妇王志勇、周俊;熟知了刚安家又搬家,才团聚就分离的政治指导员潘敏。通过他们及其他官兵的亲身讲述,一幕幕父送子、妻送夫,家庭困难放一边、新婚燕尔踏征程的感人场景,得以在自己脑海中重现。很多官兵在采访中都动了情,在他们哽咽落泪中听到的故事,变得鲜活、生动和立体起来。

这些官兵及军属在改革移防面前做出的牺牲奉献,我们虽不能完全感同身受,却能从中汲取无限力量。同时,我们对于故事的“精彩”也有了更深刻和直接的体会。别人讲的故事再精彩也是别人的,只有自己亲身去体会、去挖掘,才能将这些“富矿”变成自己的,也只有自己真实去感受过和认识到的“富”才是真正的“富”。最精彩的故事在课堂上讲不出来,只有在基层才能挖掘。

二、富就富在最感人的细节在基层

最感人的报道细节,也只有在基层才能发现。细节是具体的、零散的、微小的,可能只是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件物品,所以容易被忽视。而我们通过采访实践发现,细节虽小,但它的作用却不可低估。一个故事里最能打动人的,往往就是一个很小的容易被忽视的细节。有些细节会深深地印在官兵的脑海中,甚至给人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这个旅某合成连的一位副连长在采访中,就因为一个很小的落泪细节使我难以忘怀。

那位副连长是原驻地干部,家人怕影响他工作,从来没有进营区看望过他,每次见面都只是在营门前作短暂的停留,他平时也只有到轮休时才回家。有一件事是家人会一直为他做的:每次出远门前,父亲都要送一套便装到营门前给他带走。这次出发前,父亲依旧骑着电动车到营门前给他送了一套便装,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远门”既不是出差,也不是驻训,而是千里移防新驻地。可他的父亲对于儿子这次移防是不知情的。所以这次送便装,也就成了父亲能亲手交便装到儿子手中的“最后一次”。直到副连长到了新驻地,父亲才在电话中“责备”儿子:“你啥时候到的?怎么也不说一声,好多带点衣服啊!”副连长告诉我们,现在每次看到父亲送的这件便装,他都会忍不住落泪,会想起父亲的话。此时他才明白,自己在父母眼中永远都是个孩子。这件便装,他拿到以后一直舍不得穿,以后也不会再穿了。便装之于儿子的意义不亚于军装之于军人的意义。

当副连长动情地把故事讲完,参加座谈的很多官兵也都红了眼眶。这样的细节之所以感人,正是因为来源于眼前最朴实的基层人最直白的表达。朴素的话语虽然简单,却是书本里再华丽的语言所无法替代的,这样的细节就是基层报道富矿中“富”的地方。

三、富就富在最鲜活的语言在基层

如果没有走进基层,贴近官兵及其军属,报道者只是凭借想象、经验或者印象撰写稿件的话,那么内容肯定不会生动、鲜活,还有可能会是虚假、不令人信服的事实。一个报道者如果只凭借推理和经验,想当然地来描述故事情节的话,难以延续故事的生命。而如果深入基层,走进官兵及其军属,那么听到的语言就是直接不绕弯子的、生动不浮夸的、鲜活不虚假的。这次采访,我们就听到了“最基层”的鲜活语言。

座谈时,家乡在贵州的上士王夕萍谈到了刚到驻地当晚在闷罐车里装卸物资时的情形说:“平时任务轻,日常的训练、公差简单,领导骨干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出来,但是当有大项任务来临的时候,新同志‘嚎’(音同薅)不转,骨干的模范带头作用就特别明显了。”王班长越讲越激动、越说越“入戏”,话匣子彻底被打开了,不经意间就冒出了家乡话,一个“嚎”字既活跃了现场的气氛,又触动了笔者的神经,惟妙惟肖地还原了一个最真实的现场。

这样的语言之所以鲜活,是因为语言中含有最为丰富和充沛的真实情感。当这些话语从一个基层班长口中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时,我们会渴望去继续倾听他们在初到驻地的那天晚上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读者也会被报道者所报道的新闻所吸引,想继续看下去。最鲜活的语言在脑海里编不出来,只有在基层才能听见。这样的“富矿”只有靠深入基层,走进官兵才能挖掘得到。

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说过:“你之所以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离炮火不够近。”对于我们的新闻工作者来说,今天来理解这个“近”,却有很多层意思:一方面是指拍摄者离真实的现场近不近,报道接不接地气;另一方面是指报道的题材离受众近不近,有没有人喜欢;还有一个方面,是需要报道者站在受众的角度去考虑,报道内容能不能反映实际情况。对于部队新闻工作者来说,“现场”就是基层,最鲜活的题材也来源于基层。所以就新闻采写来说,我想也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说:“你的新闻之所以不够好,是因为你离基层不够近。”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