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为军报宣传加点“乐”

——写在《快乐广角》专版创办1周年之际
作者:■袁丽萍

提 要:在去年初军报改版中诞生的《快乐广角》专版,不知不觉已经1周岁了。它在创办过程中的一些做法和体会值得总结和思考:找准定位,突出特色,塑造版面气质很重要;打造快乐宣传、快乐教育,都要源于快乐阅读;强化互动交流,建起编辑部与读者作者沟通的桥梁。

关键词:《快乐广角》;找准定位;版面气质

2017年1月1日,《快乐广角》与读者第一次快乐相约。不知不觉中,这个专版已经1周岁了。作为《解放军报》去年初改版的重要组成部分,《快乐广角》与《军人家庭》《军人健康》组成周末《生活周刊》。白手起家,从无到有,这个专版一直行进在各级领导和军内外读者关注的目光中。《快乐广角》版面在创办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值得总结和思考。

找准定位,突出特色,塑造版面气质很重要

一个新创版面,只有定位清晰、特色鲜明,才能在创刊时一炮打响,否则就会泯然众人,创刊无疑就是失败的。

但是,“定位”二字,恰恰是《快乐广角》最难的一点。

“快乐”是一种感觉和心情,看不见摸不着,并不具象。况且人人心中都有对快乐的不同定义,众口难调,想让所有读者满意,很难。

在大家群策群力之下,《快乐广角》的办刊方向最终确定:秉持“发现快乐,传递快乐,引领快乐”的宗旨,关注丰富多彩的部队文化娱乐生活,挖掘官兵身边的快乐人、快乐事,展现当代官兵积极阳光的精神面貌,尽力为军营生活加点“乐”。

找准方向之后,就要多角度全方位打造版面特色——“快乐”气质。关键在于用何种方式具象化快乐。我们选择用快乐的方式呈现快乐的内容,让“快乐”形神兼备,可感、可视。

在栏目设置上,以乐统领,用乐分类。《快乐军营》《乐天派》《津津乐道》《俱乐部》《快乐经》《乐谈》等栏目名称,都是直接扣“乐”字。《迷彩讲堂》用广告语“笑谈古今学中有乐”的形式强化快乐色彩,《笑脸墙》则用一个个笑脸直接呈现快乐的样子。读者一翻到这个版面,即使不看版头,只看栏目,也知道这就是《快乐广角》,对版面的印象会反复被强化。

在版面设置上,漫画、图片、文字有机结合,版式在符合军报整体风格基础上,更加活泼生动。大量使用漫画元素,除文字配图运用漫画,还开辟《兵漫》栏目,每期刊登漫画作品。

在稿件内容上,所有跟快乐有关的,“有点意思”的都纳入选稿范围。从这里,读者可以看到喜闻乐见寓教于乐的业余文化活动、性格有趣履历精彩的战友故事、军营生活里的趣事趣忆,还有时尚有趣的新玩法、身边的囧事糗事,等等,我们用尽可能丰富的内容,去涵盖丰满快乐的定义,尽力调和众口。

一年来,快乐广角初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版面气质。轻松、快乐、活泼、生动、好玩、有意思,是读者调查中“版面印象”反馈的高频关键词。

打造快乐宣传、快乐教育,都要源于快乐阅读

当下,新媒体大行其道,新闻客户端攻城略地,有多少人还在阅读纸媒?部队官兵们的阅读选择丰富多样,随着智能手机使用的放开,军报阅读率和受众黏度必然受到影响。《快乐广角》作为一个新创版面,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得到大家认可、如何跟手机争夺基层官兵读者的注意力?

在此情况下,提高版面可读性,不再是一句口号,而是决定这个版能否成功的关键。

翻阅这一年的《快乐广角》,笔者觉得最大的一点收获,就是我们通过改变文风和叙述方式,重塑新闻表达方式,不仅提高了版面可读性,还另辟蹊径地得以实现军报的“快乐宣传”。为了达到“通俗易懂,饶有兴味,真切感人,喜闻乐见”的效果,让纸媒阅读快乐起来,《快乐广角》在以下方面做了努力:

一是控制文章长度。头条通常千字左右,个别栏目仅有百十个字。控制段落和字句长度,力争文字简洁、段落短小,读者读起来可以抑扬顿挫,朗朗上口。

二是文章用词大众化,接地气、跟潮流。强调语言鲜活生动,突出现场感和细节描写。充分吸收借鉴公众号元素,“扎心了” “666” “我是来自北方的狼”等有趣的网络语言、流行语频频见诸版面。

三是适应读图时代要求,提升版面视觉冲击力。每期使用大幅照片作为版面主图,加上笑脸图片、各种图表、题图等,版面更具可读性。

四是报道身边人身边事,让版面具有接近性、亲切感,引起读者共鸣。《趣说八大员》《那年我是新排长》等栏目,都是发掘官兵身边“富有情趣和人情味的事实,并用富有情趣和人情味的语言表达出来”,尽力打破谁写谁看、写谁谁看的尴尬。

五是尽量挖掘故事背后的价值和选题的深度,提升稿件思想性。例如《遥看戈壁深处,风景这边独好》一稿,表面上是写戈壁的大风,实际是歌颂边防军人,文章诙谐有趣地从特殊角度反映官兵以苦为乐的精神,令读者印象深刻。

六是选稿上打开视野,兼容并包。新创版面往往严重缺乏作者队伍和稿源,一开始我们就成立了几百人的通联群。同时,尽力保护作者投稿热情。这一年版面刊发的稿件中,90%以上为自发来稿。此外,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客户端等新媒体也成为我们获取稿件线索的来源。其中,《王勃——您过奖了,我只是个天才而已》《进击的智人》两篇稿件,都是微信号上阅读量10万+的文章。原作者对文章重新创作,保留风趣幽默特点的同时,更加符合军报宣传要求。

有了可读性,才能提升阅读率,我们才能轻松活泼讲故事、潜移默化搞教育,做到 “快乐宣传”。

《快乐广角》是军报的版面,快乐也需要深刻而有意义,因此我们在提高可读性的同时,也非常注重版面思想性。

借助言论的力量,先后推出《乐谈》和《快乐经》等言论栏目,深层次地剖析、讨论快乐含义,引导官兵从哲学、逻辑层面思考快乐。《快乐军营》栏目引导基层官兵有格调地选择娱乐活动,《迷彩讲堂》栏目倡导学中有乐,帮助官兵增长知识、开拓视野。

《乐天派》《津津乐道》等栏目,用接地气的语言、诙谐的文笔,大力宣传官兵以苦为乐的革命乐观精神和意气昂扬的当代革命军人风范,多层次展现新时代我军官兵乐观积极、阳光向上的精神面貌。

这一年来,《快乐广角》用活泼轻松的笔触,为读者讲述了戈壁滩的大风、小海岛的欢歌、水线下的航母兵、孤寂哨所的喊山、生命禁区的滑冰等故事。读者在轻松阅读的过程中,更容易走进这群可爱官兵的世界,感受他们的忠诚、奉献,从而润物无声地受到教育。

强化互动交流,建起编辑部与读者作者沟通的桥梁

以往传统媒体称呼自己的读者为“受众”,读者阅读什么取决于报纸刊登什么。二者关系中,读者是被动的。新媒体却将这个称呼变为“用户”。网络时代,与读者的互动强不强,用户体验好不好,已经直接决定读者注意力投向何方。对纸媒而言,加强与读者阅读行为之内的互动,格外重要。

设置版面虚拟主持人兵小乐。每期以“兵小乐”的名义串联版面各块内容,文章导语全部使用小乐对话体。在漫画栏目开设“兵小乐的那些事儿”系列,打出“哪里有快乐,哪里就有兵小乐”的口号。兵小乐作为卡通虚拟人物,语言活泼,形象萌化,让版面有了灵性。小乐仿佛就是你我身边的哪个战友,从而大大拉近版面与读者的距离。

推出《小袁朋友圈》栏目。小袁,是版面编辑的化身。通过网友问小袁答、微信群聊天截图呈现的形式,在编辑部与读者间架起一座直接沟通的桥梁。《小袁朋友圈》的话题涉及普通官兵生活工作中的各个方面,小袁的回复幽默机智、真实直接,往往就在三言两语中化解读者小烦恼。读者的提问成为新闻内容的一部分,同时也让读者真切感受到政治工作的以小见大。

在这里,新闻阅读不仅仅是我说你看,而是有了交互性、体验性,所以这个栏目甫一见报就受到很多关注与好评。有读者评论:军报越来越开放,越来越有意思了。小袁与读者的这种互动,是媒体融合的具体成果,也是创新思维给传统媒体带来的新变化。

策划与互动相结合,在读者中寻找作者,从互动中寻找选题。《快乐广角》将“四季歌”换了一种唱法。根据部队中心工作和热点话题定时、定向、定主题向读者征集稿件,征集之后将稿件集结刊登。老兵退伍前,推出一个整版的策划“听老兵讲那快乐的故事”,策划与互动实现有机结合。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新创版面缺作者缺稿源的大难题。读者不仅看别人的故事,也可以写自己的故事,从而打破读者与作者的壁垒。

重视新媒体,在版面试点推进媒介融合。《生活周刊》在创办版面的同时,也申请创办微信公众号“迷彩TATA”,两个舆论场同时发声。依托微信平台,不仅可以线上线下同步征集《小袁朋友圈》话题和稿件线索,而且还可以在网络空间二次传播版面优质稿件,塑造版面品牌。在微信号上推送大量未能在版面刊用的稿件,也进一步加强了作者队伍建设。

这一年来,《快乐广角》在大家关怀关心下,不断茁壮成长。但前路漫漫,它的未来需要更多的关注。在创办《快乐广角》的过程中,笔者也明白一个道理:作为编辑,我们与版面气质的契合程度,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这个版面的成败。一个心态悲观的作者很难写出真正让人感觉快乐的文章。同理,编辑是调教各种版面元素的大厨,快乐版的版主不快乐,版面气质便始终带有一丝忧郁。文表心声,笔者很幸运,能遇到一个跟自己三观相合的版面。这是作为编辑的缘分与幸福,笔者会继续好好珍惜。

(作者系军报《快乐广角》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