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探访俄太平洋舰队军官之家

作者:■《人民海军》报记者 丁玉宝

2017年9月中下旬,中俄“海上联合-2017”第二阶段军事演习在俄罗斯远东第二大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附近海域举行。笔者在采访本次演习期间,对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个城市方方面面所体现出来的尊崇英雄意识和尚武精神留下了深刻印象。现选取俄太平洋舰队军官之家这个地方,说说自己的见闻和感受。

(一)

符拉迪沃斯托克,我们中国人习惯上称呼它“海参崴”。此次联合演习的新闻中心,设在位于海参崴金角湾33号码头上方的俄太平洋舰队军官之家。这是一座显得有些破败的灰色建筑,从这里俯瞰金角湾停泊的包括“瓦良格”号巡洋舰、“特里布茨海军上将”号反潜舰在内的那些陈旧舰船,让人不禁联想这是否预示着昔日这个强悍的舰队今天已经雄风不在?

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全称为“荣膺红旗勋章的太平洋舰队”,简称为太平洋舰队,是俄罗斯海军的一部分,部署在俄罗斯东部太平洋沿岸,任务是保护苏联及后来俄罗斯的东亚边界。

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前身是俄国远东海军,组建于18世纪初。在苏联时期,太平洋舰队的总指挥也负责管理和命令苏联的印度洋舰队以及印度洋内的舰队基地。

现太平洋舰队为俄海军中仅次于北方舰队的第二大舰队,不仅在俄罗斯海军,而且在整个俄武装力量中都占有很特殊的地位。其战术地幅从非洲东海岸延至美洲西海岸,占据世界大洋50%多的水域。太平洋舰队是保障俄罗斯在亚太地区民族利益和国家安全的主要工具。

(二)

尽管军官之家是俄太平洋舰队军官的休闲、娱乐中心,但在中俄“海上联合—2017”第二阶段演习期间,这里还兼着演习联合导演部和新闻中心的功能,所以笔者能够得以全方位参观这座建筑的构造和设施,走进俄海军军官的精神生活,并从各个区间的走廊、房间,感受浓浓的尚武气息,领略这支舰队曾经的辉煌。

军官之家的大厅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分立着的两面五星红旗和白蓝红三色旗。左手是里外两个空荡荡的大房间。外间的墙角摆放着一架钢琴。俄罗斯人能歌善舞,在舰船上都放有钢琴,这不足为怪。钢琴上方的一面墙上,贴着11张军人照片。我们看不懂俄文,猜测应该是各个时期太平洋舰队的领帅人物。

目光右移,这一面墙上挂满了舰徽标志,应该是到访海参崴的各国海军舰船的舰徽,其中就有三面带有“八一”军徽的中国海军舰徽,表明中俄两国海军交往甚密。

令我们惊讶的是,在这么一个庄严的军事建筑内,居然有一个摆摊的大妈,在售卖印有舰队红星标识的舰帽、文化衫以及望远镜、军刀等纪念品,高高的卖衣架甚至遮挡住了后面墙上的照片。那些照片上都是挂满了勋章的老人,应该是不同时期太平洋舰队的功勋人物。

里面的房间,就是为演习临时开设的新闻中心。正对面墙上放置一块具有俄罗斯海军元素的彩绘文宣板,在两侧的墙上,挂着一幅幅俄罗斯军事记者的摄影图片,展现的是俄罗斯军队的战斗演习场景,其火爆的场面和拍摄技巧相当令人震撼。

新闻中心里没有安排公用电脑,只有一个接线板,没有转换插头,wifi信号也比较弱。有一些记者正围坐在仅有的一张长条桌上发稿。插头不够,还有的记者正忙着续接接线板,有的记者干脆用上了自备的wifi。

面对如此简陋的新闻中心,联想到中国海军新闻官之前告诉我们的,“俄方起初连记者胸前挂的采访证都不愿意印制”,笔者禁不住地想:这是太平洋舰队确实经费不足,还是他们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东西呢?

(三)

俄太平洋舰队军官之家共有三层,中方执行导演部、俄方执行导演指挥部和联合导演部设在二层,三层是会议室,还有一个小剧场。参加中俄联演的官兵联欢晚会,就是在小剧场举办的。尽管功能不一,但每一层的廊道墙壁上都挂满了战斗场面和军事人物的油画。

据我们了解,1923年苏联就已经在海参崴设立了一个海军管理局,之后不久苏联在此基础上建立了“远东海军”,其中也包括阿穆尔河舰队。

1929年苏联与日本在关于东清铁路的问题上发生冲突时,这支舰队首次与日本实战交火。之后由于不断与日本在远东利益上发生摩擦,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断提高,苏联不断加强其远东舰队。

为此,苏联向远东迁居了数千人。船只、武器和设备拆装后也被运到远东。同时,在太平洋地区新建的船坞中开始建造战舰。因此,远东舰队很快就拥有了许多战舰、辅助舰、潜艇、海军航空兵和海岸防御军队。

卫国战争期间,太平洋舰队有10多万名官兵被编入各海军步兵旅,参加了莫斯科会战、伏尔加河会战、高加索会战等著名会战,为最终取得战争胜利发挥了巨大作用。

这个舰队曾有3万余名海军官兵、飞行员和海军陆战队队员因战功卓著而荣获勋章和奖章,其中43人荣获苏联英雄称号。1965年5月5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颁布命令,授予太平洋舰队红旗勋章。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3万多名太平洋舰队的官兵被授予勋章。其中52人获得苏联英雄勋章。18艘军舰获得表彰,16艘舰只和其他部队获得红旗勋章,还有15支其他队伍受到赞扬。1945年9月2日太平洋战场停火后,所有参战官兵获得战胜日本勋章。1965年5月5日,整个太平洋舰队被授予红旗勋章。

了解到这些情况,虽然我们看不懂俄文说明,但对于这座建筑所有通廊内悬挂的军事历史人物和战争场面的油画也略知一二了。这些作品不仅代表了俄罗斯民族高超的油画艺术水准,更很好地反映出这个国家和人民对英雄的崇拜和强烈的尚武精神。

(四)

昔日的硝烟已经散尽,百年历史被尘封在墙上。在浏览了那么多冷冰冰的照片、油画后,该给大家介绍一下军官之家中唯一一处不像军事纪念馆的地方——咖啡茶点室了。

咖啡茶点室在二层,约30平米大小,四围墙壁上挂着数幅金角湾军港码头的夜景图片,顶头是一幅海滨风景画,看上去宁静而优美。中间一张铺着白布的长条桌上,很有顺序地摆放着鲜花以及水果、糖果、饼干等茶点,但没有座椅。

墙角有一台热水器和一台咖啡机,两个身着白色衬衣、青色马甲、打着领结的海军士兵是专门的服务员,穿着打扮完全像宾馆大堂的服务生。尽管我们与他俩语言不通,但通过手势和“coffee”“tea”这样的简单发音,对方能够弄明白你是需要一杯咖啡还是一杯茶。于是,品尝着饮品和巧克力,你可以和同事在这里尽情地站着聊天。

这时你可能会忽然明白为什么这里不放置座椅,因为时间是宝贵的,这里仅仅是一个暂时的休息之地。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军官们,不能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喝茶闲聊中。站着,是提醒你不能太舒服。

事实的确如此。茶点室的对面就是中俄海军的演习指挥部,电话声此起彼伏,两国海军的指挥员和参谋人员正在进行图上推演,对每一个环节反复细抠商榷,连翻译都紧张得顾不上喝一口水。

我们不便打扰,就在茶点室喝咖啡聊天,期间正好碰到陆续有几个中俄海军军官来到这里,都是匆匆要了一杯咖啡或者茶水,吃了一点茶点后,马上离开,回到指挥部继续他们的作业。

茶点室,既是军人的能量补充站,也是一种文化的体现。而整个军官之家所呈现出的浓烈的军事文化氛围,可以说是这个战斗民族的精神加油站吧。

(五)

采访期间,笔者注意到,不光是俄太平洋舰队军官之家,在海参崴市各个街道、广场,从将军到士兵的雕塑,到露天存放的旧炮台大炮、装甲车阵,再到潜艇博物馆、战争纪念馆等等,据说有250多处建于不同时代的历史纪念碑和历史遗址,成为当地人心中的“圣地”,游人也可从中一窥这个战斗民族的过往。

就在笔者禁不住赞叹俄罗斯人铭记历史几乎无处不在的时候,两个月前参加过中俄“海上联合-2017”第一阶段波罗的海军事演习采访的军报记者陈国全说,不光是这里,即使是在圣彼得堡的冬宫这样一座没有军事色彩的艺术宫殿内,除了琳琅满目的珍宝、宏伟的雕塑,还有一条庄严肃穆的军事画廊呢。

陈国全所说的这条画廊叫“1812画廊”,是一条长约数十米的油画走廊,又称“祖国战争画廊”,是冬宫里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地方。棕红色的背景墙上挂有332幅著名统帅和将领画像,他们是1812年战争和远征法国(1813年-1814年)的俄罗斯英雄。画中人物威风凛凛、眼神熠熠发光,彰显着战斗民族尚武的精神。此外,还有一些战争题材的油画。

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生前多次来到军事画廊参观,并把感想写进了著名爱国诗篇《统帅》中。“他们是我们民族军队的主将,他们都曾经光荣地出征作战,成为1812年的永久纪念,我常常在他们面前漫步徜徉,将这些熟悉的形象一一瞻仰,于是我听见他们战斗的呼喊。其中有许多人已经不在世上,一些人在画布上还那么年轻,实际上已须发花白,在寂寞中垂下光荣的头颅……”

海参崴和圣彼得堡,一个位于俄罗斯远东,一个位于俄罗斯西北部的波罗的海沿岸,相隔千里万里却彼此心领神会般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场所,宣扬本国的战斗英雄和战争历史,彰显的是爱国主义教育和尚武精神的根深蒂固与接续传承。

军官之家里,品尝着异国香浓略带点苦味的咖啡,笔者和几个同事都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俄罗斯经济萧条,穷得20多年没给太平洋舰队更新一艘大型战舰了,却没有哪个国家敢轻视这个对手,为啥?19世纪俄国诗人丘特切夫曾说“用智慧理解不了俄罗斯,用一般标准衡量不了俄罗斯”。确实,尽管今天的俄罗斯看起来就像这座“军官之家”的外观一样有些落败了,但它衰而不弱,有着既有素质又极端爱国的人民,又有着北极熊心中不可磨灭的尚武文化,谁敢轻易动它一根小指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