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浅论哲理摄影中的符号修辞

——以军报《影中哲丝》栏目为例
作者:■王丹宇

提 要:《影中哲丝》作为军报《军人修养》专版的哲理摄影专栏,凭借其富含哲理的图像文字深受读者欢迎。本文从符号学角度出发,深入分析这个专栏里摄影作品对于符号隐喻、明喻、转喻、象征等修辞手法的运用,以及它们对于哲理内涵生成的作用,并将其推广至整个哲理摄影领域。

关键词:《影中哲丝》;哲理摄影;符号修辞

《影中哲丝》专栏,是《解放军报》的《军人修养》专版于2017年1月3日开始推出的一个独具特色的栏目。它由一张图片和一篇短文组成,图文并茂,将哲理与摄影紧密联系起来。这种独创性的哲理摄影,广受军内外读者喜爱。

“哲理摄影,就是将哲学思想运用和反映到摄影图像中的一种摄影方法。”相较于其他摄影类型,哲理摄影需要更加理性抽象的意义生成,以传递其中的哲学思想。符号是意义的载体,图像是符号的集合体,因此,图像符号的结构机理和组合方式对于哲理摄影而言更为重要。

作为增强文本艺术表现能力的有效手法,基于图像研究的符号修辞学在提升“图片或影像意义、吸引受众注意、引发受众情感、获取受众认同与理解等效果”方面拥有极大优势。《影中哲丝》栏目中的摄影作品,往往通过大量符号修辞来更加直观地展现出其中蕴含的哲理。

一、运用隐喻、明喻共同打造符号意义的基础单元

符号明喻的特点,是“文本中强迫性连接,不容解释者忽视其中的比喻关系”。通过明喻修辞,图像符号往往能够清晰地展示出本体和喻体之间的关联,直接增强表现效果。符号隐喻,是在“为了更加生动形象地体现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时使用。”但是“符号明喻与隐喻之间,没有语言修辞那样清晰且绝对的分界。”各个符号隐喻明喻的作用,直接构成了图像哲理生成的基础意义单元。

隐喻虽然具有较为强烈的艺术感,但能否解读出真正的哲理内涵还需要借助受众的理解基础。对于摄影师而言,向受众更加清晰地展现自己的创作意图更为重要,因此摄影师会采用多种方法将符号隐喻转化为符号明喻,或是让二者共存,从而实现艺术性与直观性的统一。军报第1期《影中哲丝》专栏刊登的摄影作品《兵林刀影》,图像上是一列正在持枪训练的军人,在阳光的斜射下投在训练场上的影子,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尖刀。军人和尖刀这两个符号处在同一副画面之中,在空间场域中形成了一对强而有力、不容忽视的明喻关系。尖刀这一符号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受众能够从中解读出锋利、一往无前等意义。摄影师将军人比作尖刀,直观地展现出军人如同尖刀般的气质特征——有血性有胆气,这种明喻修辞手法的运用,巧妙而又艺术地把军人的气质具象化,同时也增强了趣味性。

在《影中哲丝》刊登的摄影作品中,明喻修辞最为凸显的一类现象即为图片与文字构成的逻辑联系。如去年7月18日的摄影作品《荷尖与荷叶》,拍摄的是一支含苞待放的荷花和一片荷叶,而旁边的配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斜阳照射在荷塘,将一支才露尖尖角的小荷投影在一片荷叶上,就像一根矛一面盾放在一起。”对于文字符号而言,明喻的标志是“像、好像、似的”等比喻词,配文将含苞待放的荷花比作矛,将荷叶比作盾,再加上图片中的影像,整个栏目就呈现出显而易见的明喻修辞。还有9月14日的《请祖国检阅》,画面中参加庆祝建军90周年阅兵式的官兵队列严整、军容整肃。在配文中有这样一段话:“在钢铁一般的队伍中,一个个军姿挺拔的官兵就像一颗颗整齐排列的螺丝钉,随时等待使命的召唤。”图文间的修辞作用共同直观展现出军人忠于使命的崇高精神,让人眼前一亮。

在哲理摄影中,隐喻明喻的修辞手法运用十分广泛。对于摄影师而言,这两种修辞的加入使图像符号的表意功能更加直观化。哲理摄影的图像相较于一般的新闻图像而言,更多地偏向“冷媒介”。其图像符号与哲理之间的逻辑联系较为晦涩,因此需要文字符号来加强其中的意义指向。隐喻和明喻将每一个具体符号的能指所指,生动形象地展现在读者面前,生成了符号的基础表意单元,使得受众能够在一条清晰明了的逻辑链条上理解图像之中的哲理。

二、符号转喻构建受众理解图像的元语言基础

如果说明喻与隐喻修辞勾连起图像符号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关联,那么符号转喻的运用就是将图像符号中的特殊内涵推广至具有普遍意义的层面。符号转喻“在很多情况下比隐喻更为基础,为隐喻提供理据”。转喻为隐喻的意义表达打牢基础,而隐喻将转喻的所指放大化。因此,要想受众在解读文本意义时能够将图像个案的所指内涵延伸至更为宽广的领域,则需要借助符号转喻所具有的元语言生成作用。

2017年1月17日的摄影作品《巡逻在恋人身后》中,巡逻的士兵走过一对恋人的身旁。这幅图片中的主要符号是那对恋人和巡逻的士兵,如果没有转喻修辞的介入,那么图像符号就会被孤立地解读为一队巡逻的士兵守护着那对恋人的平安,也就无从谈起其中的普遍哲理。当转喻修辞作用于这幅摄影作品时,符号不再被孤立,而是与外界产生关联。图像上的恋人相互依偎,十分幸福,这一符号可以转喻所有安居乐业的人民群众,而那一队巡逻的士兵目光坚定,脚步稳健,能够转喻全体军人。当这二者组合在一起时,转喻修辞就与原本图文所包含的隐喻明喻修辞产生共同作用,建构了这样一层内涵:人民群众能够安居乐业,享受美好的幸福生活,正是因为全体军人的守护。

转喻修辞对于元语言的建构作用,在哲理摄影中还有很多地方可以体现。如去年8月10日的《折翅也要飞翔》这幅摄影作品,拍摄了一只折断了翅膀也要继续翱翔的飞鸟。如果孤立地看待这幅照片,鸟类的自然现象显然很难与哲理之间产生关联,但当文字中出现“这种折翅也要飞翔的勇气,让人感动,也引人思考。生活中,人们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的话语时,转喻修辞对于元语言的建构由此产生。文字将飞鸟这一符号由单纯的动物转喻至人,将折翅转喻至人们所经历的挫折,这样,飞鸟折翅飞翔的勇气也就能够传递出这样的意义:人们在遇到挫折困难时,也要有飞鸟这样不放弃希望,勇于与命运抗争的精神,才能将挫折踩在脚下。

由《影中哲丝》栏目的案例可以看出,对于哲理摄影来说,转喻修辞是将图像中原本孤立的拍摄对象与摄影师希望受众接收到的意义联系起来。元语言的建构,可以使受众在接受阐释图片时能够以一种更加广泛普遍的眼光,去认识图像背后所蕴含的意义,同时也为最终的图像象征意义生成提供基础。

三、象征修辞生成最终的哲理内涵

“象征不是一种独立的修辞格,象征是二度修辞格,是比喻理据性上升到一定程度的结果。”哲理摄影从具体的事物中抽象出富含哲理的内涵,就是一个从比喻走向象征的过程。当转喻奠定了受众阐释图像的元语言基础,隐喻与明喻直观构建了单个符号的意义所指后,哲理内涵最终能否顺利生成则需要象征修辞的介入。象征修辞将图像中客观事物的各项能指进行整合,进一步加以理据性的概括,最终生成具有普遍意义的哲理。

去年6月1日《影中哲丝》栏目刊登的照片《石缝里的花朵》,拍摄内容也十分简单,即在狭窄的石头缝里绽放出一丛美丽的花朵。花朵可以转喻所有美好的生命,而石头的缝隙可以隐喻困难和挫折。当这些符号被组合在一起时,冲破狭窄的石头缝隙绽放的美丽花朵,成为了努力进取、拼搏奋发的精神象征。象征修辞将转喻、隐喻、明喻各个修辞手法的指示作用进行了有机整合,从花朵的具象中抽象出生命在遭遇困境时也要保持顽强执著的精神这一哲理,引发受众的强烈共鸣和深刻思考。

象征是每一幅哲理摄影作品哲理内涵生成必不可少的手法与环节。像去年12月5日的摄影作品《海浪撞击的礁石》中,转喻修辞将海浪与礁石转喻至现实生活之中,而海浪则进一步隐喻了现实生活中的诱惑与考验,最终象征修辞从这些基础之上抽象出“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的哲理。还有9月28日的《人生之路》,拍摄了一条拐弯的路,路的两旁树立着一根根警示桩,一位行人在路上行走。这条路可以转喻至每一条路,包括人生之路,这位行人也可以转喻至我们每一个人,而警示桩可以隐喻各种纪律规定、法律法规。最终,象征修辞的介入整合了所有比喻修辞的共同作用,阐述了“安全存于规矩”的哲理。

可以说,象征修辞是哲理摄影内涵生成的最终环节。象征修辞在之前所有比喻修辞所产生的意义传递和艺术效果的基础之上,将原本零散的、无序的符号碎片打造成规整有序的象征“大楼”,通过意义的整合抽象出最终的含蓄意指,对于哲理摄影而言,也就是具有普遍理论性的哲理。

一幅哲理摄影作品要想冲击人心、启发读者,最重要的就是要将图像与哲理高度融合,使受众可以轻松明了地从一张图片中解读出摄影师想要传递的哲理。在对《影中哲丝》栏目的分析中可以看出,符号修辞的作用,在于勾连起图像符号、现实符号与内涵意义三者之间的关系,同时增强整张图片的艺术表现力。因此,无论是符号隐喻、明喻、转喻还是象征修辞,最终都是服务于受众的阐释活动。也只有将哲理清晰地展现在受众面前,哲理摄影作品才具有其存在的意义。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