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一半是壮美,一半是柔情

——朱金平散文集《情感的天空》读后
作者:■夏董财

翻开军旅作家朱金平的散文集《情感的天空》,我的思绪和情感仿佛一下子与作者升腾在一起。作品里寄托着作者的灵魂,行文间融入了炽热的情怀。作者细腻的笔触,勾勒出绵绵的情丝;心灵的花蕾,在刹那间绽放。我仿佛看到了海浪撞击着礁石,每一朵迸发的浪花无不绚丽而多情,一位作家矗立在西沙海岛,他的目光化成了海鸥,飞向了祖国辽阔的土地。从北极边关到西南第一哨所,从沧海桑田的历史沉思到家国大义的铁骨柔情,似乎作者每一个字每一段话,都能让读者在审美中感动和凝思。

这里有真情的倾注,于无声处触碰读者心底的柔软;这里有意蕴的雕琢,于叙述中阐明生活的哲思。作者行走在新闻与文学之间,他的笔墨有醇厚、悠长的味道,真实又具有坚毅的力量,芬芳又具有深刻的思考。这样的散文,俗尘浮躁时可读,烟花寂寞时可读,情绪飘然时可读。“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每一位读者都会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感动、信念、思索和力量。

岁月静好,只因有人负重前行。当人们在享受安宁稳定的生活时,可曾想到这远离战火硝烟的和平环境,是因为有英勇无畏的铁血军人在用青春和生命守卫?!他们本可以享受妻子陪伴儿女绕膝的生活,他们本可以过着朝九晚五邀友小酌的日子,但穿上了军装,他们就选择了牺牲和奉献,选择了寂寞和责任。西北边陲的小白杨哨所,春暖花开之时那里还是寒流肆虐大雪封山,但驻守的官兵始终坚韧不拔扎根边疆;极北之地的军营,“寒星在深邃的苍穹冰冷地闪烁”,祖国纬度最高、温度最低的边防线上,有最可爱的官兵在值班站岗;天池哨所在东北地区海拔最高的长白山之巅,那里的积雪厚度全国最深,那里的平均温度全国最低,但那里的界碑依然骄傲耸立,只有飘扬的国旗见证官兵的守候和奉献;中印边境的乃堆拉哨所,遥远的西部雪域,连氧气都吃不饱的生命禁区,却在划破国境线的闪电中巍峨神圣……笔者就像出使西域的张骞,走遍祖国最艰苦的地方,让我们结识了小白杨哨所的班长王克怀、天池哨所的博士哨长、乃堆拉的士兵群像……

能出现在朱老师笔下的官兵是幸运的,起码有人还记得他们,甚至凝成文字化作令人瞻仰的丰碑。这丰碑会让人想起许许多多的中国军人,一种真正的大爱,无怨无悔亦无声,我心存感激又眼角溢泪。

最喜欢《妈妈,你在那边还好吗?》这篇散文,文笔质朴细腻感人。迷失在物欲横流的社会生活里,难得有这样的佳作能够打湿读者的眼眶,多少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悔恨能够弥补错走的路?趁着还有机会,趁着慈母健在,赶紧关掉手机停下匆匆步履,陪母亲过“一个最安静、最温馨的晚上”。

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在朱金平老师执着的追求下,我们能够真实地触碰到英雄的肌肤。他们的目光是如此坚定,他们的付出是如此震撼,他们是我们身边的灯塔,照亮着读者远航的轨迹。在这本散文集里,读者能够结识排雷英雄尤建华,他在战场上“死而复生”,如同一盆温暖的炭火;落叶飘零,寒风骤起,郭天一把魂魄与生命融入在西陲的雪山与大漠;夜宿阅兵村,将军与士兵星光闪烁,汗水浇灌梦想;在命运抉择的关键时刻,特种狙击手水云龙用信念和实践诠释了“士兵”这两个字的珍贵与厚重……

一路风月,一路前行。走过边关哨卡,漫步延水河边,拾级而上井冈山烈士陵园,登顶小兴安岭日出如画,叩问卢沟桥的世事沧桑……在馥郁的墨香中,我们好像听见一个热血男儿不屈的嘶吼,看到如水仙花般美丽的军嫂款款而来,穿过千里冰封的边界线,一轮充满希望的红日正冉冉升起,最后回眸笔尖下闪光的灵魂,睿智而真诚。以笔为戈,以纸为戎,我们能看到一种广阔的情怀,充满信念和力量。

曾在军报上看到朱金平老师的一幅哲理摄影作品:海浪撞击着礁石,浪花飞溅,凝成隽美的瞬间。就在这湛蓝的天空下,那文字壮美而柔情:一半是壮美,一半是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