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真知源于实践

作者:■魏 滨

毛泽东同志在《实践论》中说: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要亲口吃一吃。对于军事新闻报道这一紧贴实践的专业来说,要想真正尝到军事新闻报道的“味道”、采到沾花带露的“活鱼”,深入到火热的基层一线、倾听和记录基层官兵的心声是唯一途径。

去年7月11日到7月17日,我与两位学员受系里派遣赴陆军第七十六集团军某合成旅进行采访实践活动。对于一名学习军事新闻实务的学员来说,这样的专业实践机会太难得。终于能够将平日里所学的新闻采写理论和学到的专业技能付诸实践了!

但是,“理论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一周的采访实践过程中,我遇到了太多理论没有涉及的东西。在与该旅新闻干事和官兵的交往中,我们学习和体悟到了太多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通过此次实践,我深化了对新闻理论的认识,培养了对基层军事新闻报道的情怀,同时也认清了自己与基层军事新闻工作者之间的差距。

一、揣着问题实践,在对新闻理论的辩证思考中深化认识

课堂学习会使我们获得对于某一新闻理论的感性认识,但是这些感性认识是否准确、是否存在偏差,只能由实践检验,而纠正这些偏差也只能在实践中进行。在去采访之前,我特意又把自己的课堂笔记和学习心得翻阅回看,希望用曾经学过的新闻理论激活自己的新闻敏感和新闻激情。到临走时,我脑子里已经装满了理论和问题。经过一星期的采访实践,大多数的理论都在采访中被运用、被印证、被深化,采访中心里感叹最多的就是:“噢,原来书里说的是这个意思啊!”实践中的两个例子令我印象深刻。

第一个例子,是我对于报道“思想性”的思考。在学习采写稿件的时候,教员常讲报道要具有“思想性”。“思想性”是什么,“思想性”从哪里来,怎样体现“思想性”?在这次去实践之前,我只是笼统知道“思想性”来自全局的问题、上级的要求和报道的计划。但在此次采访过程中,面对采访到的好故事,大家会坐在一起讨论怎么用,它到底体现了什么、折射了什么。为此,我们会去翻阅习主席关于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要论述,会去查找中央军委对于军改的纲领性文件,最终确定新闻事实背后体现的“思想”。在这个相互讨论、碰撞的“务虚”过程中,自己对于报道的思想性认识得到了极大的深化。

第二个例子,是我们组织座谈的经历。在此次采访中,我们共组织了3次官兵座谈。第一次主要是由采访经验丰富的师兄与官兵交流,我主要是学习和体会。第一场座谈结束后我已经跃跃欲试,师兄似乎看出我的意图,要我在后两次座谈中活跃一些、主动发问,但是没想到自己还是“露了马脚”。虽然在座谈之前,我按之前学习的理论掌握基本情况、把握报道思想、熟悉采访对象并精心制定了座谈提纲,开始座谈时气氛也调节得不错,在大家相互熟悉后官兵也打开了话匣子,但是随着座谈的深入,我渐渐失去了耐心,官兵侃侃而谈的与我的设想和提纲相去甚远,故事、语言都不是我想要的。为了尽快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开始不自主地按照采访提纲逼问对面的官兵,提问的暗示性和倾向性已经非常强了,场面一度很尴尬。座谈结束后师兄提醒我,我们座谈只能是抛砖引玉,让官兵打开话匣子自己说,说什么是他们自己决定的,至于说的东西对于我们有没有用,这是后面我们自己的选择,但是不能为了让官兵说出自己想要的话就去逼问他们,这样的采访就失去了真实性。这次座谈后我才知道,座谈采访并不是按着采访提纲照本宣科地读问题,采访对象更不可能完全按照你预设的思路和想法回答问题,临场的随机应变以及和采访对象的深入交流才更加重要。

二、怀着敬畏实践,在向新闻干事的学习过程中认清差距

在学院学习的时候,我们接触最多的是为我们传道授业的教员,也曾有幸聆听过著名军事记者和资深编辑的讲座,他们的专业知识、职业精神和丰富经历令我们肃然起敬。但此次基层实践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几位平时很少能接触到的基层部队新闻干事。在与他们相处、合作的过程中,他们精湛的业务、对于事业的热忱及深入官兵的作风,同样让我心生敬畏。

初到旅里,宣传科为我们准备了一些关于旅史、移防总体情况等资料。本来说,这些资料是与官兵座谈的时候顺便拿的,不巧的是旅里那天停电了,白天没有拿到,宣传科张干事一直等到深夜12点电来了以后,立刻打印出来亲自给我们送到住的地方。机关离住的地方走路需要20分钟,为了给我们送材料他一晚上走了两趟。另外一位刘干事平时不管是出去采访还是出去散步聊天,身上一直带着一个小本子。有什么想法、线索,他总是在第一时间记录下来。他们一有时间便向同行请教如何写稿、怎么拍照,不肯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平时能感受到,旅宣传科很忙,从科长到干事连夜写稿子、推材料是常态。基层的新闻干事压力很大,每人都有上稿要求以及评比,每天都在伏案写作,这种高压的工作状态磨砺了他们深入务实的工作态度、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以及谦虚低调的处事风格。

在与他们共事的过程中,我一直在问自己:我以后的工作很有可能就是基层新闻干事,与张干事和刘干事相比自己的能力素质合格吗?7天的基层实践,引发了我深深的“本领恐慌”。与基层新闻干事相比,我的理论功底不深、大政方针没有吃透,导致破题时难以深入;采访的功力不足,使得在与官兵的交谈中屡屡碰壁或无功而返;文字能力欠佳,导致在文体和手法的选择上捉襟见肘。在与基层新闻干事的比较中我深刻地感受到,不管报道形式、呈现方式怎么变,采写能力永远是一名记者的基本功。只有“扎扎实实打基础,勤勤恳恳练笔头”,扑下身子在实践中摔打,才能使自己的业务能力更上一个台阶。

三、带着感动实践,在和基层官兵的交往相处中培养情怀

此次采访的这个旅,是一个具有光荣红军传统和厚重历史的集体,其前身是著名的“进藏先锋”,是他们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旅魂叫响全军。“脖子以下改革”开始以来,该旅出色完成了转隶移防、转型重塑的重大使命任务,涌现出了一大批可歌可泣的先进典型。身处这样一支英雄的部队,实践的收获不止是理论的升华、业务的提高,还有官兵们带给我们的震撼和感动。

在改革背景下,每一名官兵、每一个集体都是一本厚厚的书,记载着他们转隶移防中的心路历程。移防中,千人千车,万余台装备物资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千里机动,装卸、运载物资的过程不啻为一场战役。据组织物资装车的一位班长说,当时在濮阳火车站装载物资,使用的是地方民用的货运站,平时都是用来装卸煤炭的,地上全是煤屑、煤灰,战士们在上面来回搬动、装运物资,整个货运站充满了扬起的灰尘。等活干完了,战士们身上、脸上全是黑乎乎的煤灰,一个班的兄弟都认不出谁是谁了。当时正是7月份最热的时候,西北每天都是暴晒,很多战士是南方人,非常不适应西北干燥炎热的气候,一直流鼻血,战士都是用卫生纸塞住鼻孔继续干活。采访中他们说,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躲在边边角角不想干。因为任务真的太重,时间真的太紧,你不干别人就得替你干,谁都不想拖大家的后腿。虽然条件如此艰苦、任务如此之重,但是在战士的脸上,你永远看不见愁云惨淡,永远是那么朝气蓬勃,笑得天真烂漫。以苦为乐似乎是这支部队的特质,官兵们带着军营特有的风趣幽默,乐观向上。很多“95后”战士表示:过去当兵太舒服了,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也想换一种环境,作战师、大漠戈壁、漫漫黄沙更符合自己来当兵的初衷,更能培养起自己的军人情怀,退伍后也有向别人“吹牛”的资本。

脚上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真情来自实践,真情来自官兵。英勇顽强、以苦为乐,这就是我看到的基层官兵。他们在各项任务中表现出来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在生活中展示出的英雄乐观主义,在改革强军征程中演绎的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应当被挖掘、被赞扬、被歌颂。

实践使我切身感受到,军事新闻工作者应有一种情怀和责任。作为一名军人,也要像基层的官兵一样,英勇奋战、发扬冲在第一线的战斗作风和战斗精神,用自己的手中的笔和相机记录强军故事、讴歌英雄业绩,从而成长为一名党和人民信赖的军事新闻工作者。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