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逼”出来的中国新闻奖

——关于采写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三等奖获奖作品《“金孔雀”,请你归航!》一文的感悟与思考
作者:■周 猛 张科进 魏 兵

提要:2016年11月12日,空军女飞行员余旭在飞行训练中不幸牺牲,消息一经公布,引起强烈社会反响。解放军报主推的《“金孔雀”,请你归航!》一文突破了盖棺定论之后再宣传的传统典型报道路子,直面社会舆情、紧跟新闻热点,依靠带有温度的叙事表达,把握住了话语权,由浅及深,由近及远,将中国军人的使命情怀、奉献牺牲立体呈现,立起了价值风标,激发了舆论场和人心里的正能量。

关键词:网络舆论;舆情引导;价值风标

“有一种飞翔,叫永远在航;有一种鸟鸣,叫荆棘绝唱……”

当《“金孔雀”,请你归航!》一文获评中国新闻奖的消息传来时,我们的思绪再次被牵回了一年之前,涌上心头的,仍然是一抹挥之不去的哀恸!

“金孔雀”,是战友们和千万网友对余旭的昵称。2016年11月12日,八一飞行表演队女飞行员、歼-10首批女飞行员余旭在飞行训练中不幸牺牲。这一事件经社交媒体率先披露后,持续发酵,迅速升温,一连数日成为居高不下的舆论热点。

这其中,更多的是滚烫的正能量,但也有嘈杂的甚至令人齿寒的质疑声。作为军队主流媒体,如何正向引导舆情化民众的悲痛为力量?又如何在众声喧哗中及时有力地发出主流最强音?对此,《解放军报》及所属新媒体第一时间迅即行动,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我们紧急受命采写的《“金孔雀”,请你归航!》一文,正是这场战斗中军报纸媒的主推之作。因汹涌澎湃的舆情生态所催生、为新媒体时代的发展大势所推动——某种意义上看,这是一篇被“逼”出来的中国新闻奖。

突破“盖棺定论”的传统典型宣传路子——在抢先一步中夺取主动权

2016年,有一句话在互联网上被广为流传——中国无战事,军人有牺牲。

就在这一年,张超、申亮亮、刘景泰、李磊、杨树朋……直至余旭,多名战友先后永远离我们而去。他们用生命阐述着军人在牺牲奉献问题上的优先,用付出为民族的伟大复兴标记出一个个鲜红的注点。

这些牺牲的军人,都值得我们大书特书,都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但就对他们的新闻报道而言,余旭则是一个有些特殊的个案。

首先,余旭牺牲的消息最早并非是通过官方渠道发出,而是借助微博、微信以“据空军内部人士称”的形式在网络上快速传播。其次,她的女性身份和之前的宣传与曝光也增加了人们对这次事件的关注度。待当晚空军正式确认这一消息后,一时之间引爆了微信朋友圈。

传播学中有个“首因效应”,这个理论认为,人们首次接受信息往往对其后关于该事物的认知和行为产生较大影响,会产生先入为主、不易改变的持久性作用。这也就意味着,在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舆论生态中,如果主流媒体不主动作为、把关定向,这个事件的解释权就极有可能被他人定义,话语权就极有可能被他人掌握。

这考验的不仅是新闻专业素养、舆情处置能力,更是媒体的职业担当、军人的家国情怀。

在被动中寻求主动,唯一的办法就是行动要更迅速、动作要更有力。在余旭牺牲第二天的军报编前会上,社领导就对余旭宣传做出紧前部署。

压力层层传导。受领任务后,军事部徐双喜主任亲自担任新闻策划人,并亲自督战。我们训练组3名编辑“倾巢而出”,当晚就兵分三路,分别采访余旭生前所在部队及战友、家乡民众、社会各界对此事的所感所思,并结合余旭生前事迹,聚焦“和平年代的军人牺牲”这一主题,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金孔雀”,请你归航!》一文。

事实证明,作为军队官方媒体,《解放军报》在余旭牺牲后的及时发声,某种意义上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据统计,《“金孔雀”,请你归航!》一文见报后,国内各大新闻网站、客户端均以专题形式转载,网上总阅读量突破3000万、总转发量达17518次。除纸媒、网络外,凤凰卫视和一些地方卫视结合此文做了专题节目。有新闻学者对此做出评论:军报对余旭的宣传,突破了“盖棺定论”的传统典型宣传路子,在抢先一步中牢牢把握了新闻宣传的主动权。

境外媒体也鲜见地对此做出正面回应:中国军方官方媒体刊发的文章,在准确的时机再一次巩固了中国军队的形象,并发酵起中国民众新一轮的爱国热潮。

敢于亮剑更要善于亮剑——亮一把绵里藏针的“鱼肠剑”

鱼肠剑,古代十大名剑之一,由于锋芒内敛却又锐利无比,剑身细长柔韧可被藏在鱼腹之中而得名。鱼肠剑的这种特质,正是我们在此次余旭宣传报道中的一种追求。

“‘金孔雀’虽已折翼,梦想仍在蓝天”“向英雄致敬!”……余旭牺牲后,各种评论、纪念文章在中国网络上刷屏。与此同时,除了对余旭牺牲的惋惜、哀悼之情外,也有人开始进行所谓“反思”和缺乏根据的猜测。主要集中在质疑女飞行员是否为“花瓶”、飞行表演事业存在是否必要,以及歼-10乃至中国军事装备是否可靠等。

网络上的种种乱象,逼着我们必须发出声音、廓清舆论。

既讲求战斗性,又传递正能量,这就需要我们既敢于亮剑,更要善于亮剑,既要以情动人,更要以理服人。

比如,针对网上对余旭从事的飞行表演事业的质疑,我们首先以“退一步”的姿态做出评论:“不管承不承认,无论是空军大国,还是大国空军,都是摔出来的……这话可能有点绝对,但是并非没有道理。‘普加乔夫机动’‘莱维斯曼’……稍懂军事的人,对这些特技应该不陌生。想当初,很多人对这些动作的实战意义持怀疑态度,认为只能用于飞行表演。现如今,它们已毫无争议地载入世界空军的战术手册,成为衡量‘王牌飞行员’的标配。”

退一步是为了更进一步。紧接着,我们又写道:“作为余旭的战友,我想告诉你们:她的每一次飞行,都是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凤凰涅槃,象征着一个国家、一支军队征服天空的渴望和雄心……”行文至此,正能量瞬间“爆表”!

再比如,针对网上对女飞行员身份的质疑和诽谤声,我们同样也是不做正面回应,而是另辟蹊径,把目光投向了矗立在京郊的空军英雄纪念墙,在那里“镌刻着为人民空军建设事业英勇牺牲的1700多名烈士。在那些曾经鲜活和永远光辉的名字中,有一些标着令人心颤的注脚:1960年-1969年:陈志英(女),潘隽如(女);1970年-1979年:徐保安(女);1980年-1989年:马杰(女);2010年至今:赵月(女)……”

文中括号中的一个个“女”字,让那些流言蜚语不攻自破。紧接着,我们又充分运用采访中得来的一线素材,饱含深情地写道:“‘也许,在很多人眼里,那只是墙,但在我们眼里,它更像是一种信仰!一名工作在英雄墙下的空军中尉如是说。”“一支军队不可能轻轻松松地强大,一个国家也不可能轻轻松松地崛起!是这些飞逝的名字,护佑了今天如空气一样平常的和平与发展。”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不与对手“硬掰手腕”,我们力图做到的,就是用带有温度的叙事表达和评论,还原一个真实的余旭。令宵小之徒震栗,令观望彷徨者奋起,今天再度追忆这一过程,这种“还原”可能更具有直指人心的力量。

新时代呼唤新作为——“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纵观军报关于余旭宣传的全过程,可以说是新媒体时代的一次全新尝试,也让我们对未来如何开展新闻实践、对如何提高自己的新闻素养有了一个再认识、再提高。

最值得深思的一点,就是如何看待网络上的正能量。余旭牺牲后,网络上铺天盖地各种消息,舆论反映空前强烈、热度非同一般。但通过这次的网络舆情来看,绝大多数网友在得知余旭牺牲的消息后,都在采取各种方式寄托哀思,为我们的飞行员和祖国鼓劲加油。舆论场中不仅活跃着正气凛然的“网络义勇军”,更广泛存在着热爱祖国、拥党爱军的“自干五”“小粉红”。我们此次采写的思路、内容的来源包括情感的融汇,很多都来自于他们的启发;稿件的传播、影响力的扩大,很多也都是出自于他们的主动转发、点赞。因此我们应该坚信,网络空间的正能量是主流,网民同样也是我们新闻传播最可依靠的力量。

最需要警惕的一点,就是如何认识舆论工作的现实斗争性。今天,当我们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余旭”两个字时,还会出现一些不堪入目的负面词条。这也在提醒我们,网络空间的舆论战时时存在,应当时刻关注网络舆论场里的暗潮涌动。当前,来自国内外敌对势力的传播技巧日益精湛,舆论引导更为细微。在一些负面消息和消极舆论中,有些并不属于普通网民的牢骚抱怨或猜测质疑,而是别有用心的抹黑造谣、不露声色的观念兜售。对于这种声音,我们必须要做到坚决回击、敢于斗争、勇于亮剑。

面对新时代的呼唤,我们必须不断增强互联网思维,在重大主题、重大突发事件以及重大典型宣传报道中,主动“融”入网情、摸清网情、贴近网友,进一步提高传播力;主动做好权威发布,依托权威的信息渠道,直面舆情热点抢占话语权,进一步增强公信力;认真做好内容创新,以一件件富有可读性和感染力的新闻产品,进一步增强影响力。

记录这个伟大的时代,是我们的职责与荣光;传播和激发更大强军正能量,是我们的使命与担当。站在新时代的起跑线上,我们每一名军队媒体工作者尤须拿出这样的作为:“关山初度尘未洗,策马扬鞭再奋蹄”,更应坚定这样一个信念,“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军事部训练组组长、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