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报答春光知有处 应须孜孜送生涯

作者:■解放军报社画报部副主任 李雪梅

主持人语

在广大军事新闻工作者积极学习贯彻宣传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强军思想的热潮中,又一个“三八”国际妇女节向我们走来。这使人油然想到那些与我们并肩赴海岛、进大漠、走边关,记录官兵提高打赢能力、践行强军目标的女性新闻工作者。多年来,她们以更多的付出和奉献,为军事新闻宣传工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在此,我们复制、回放部分女军事新闻工作者在新闻之路上的前行足迹,籍此向所有女军事新闻工作者表达我们的节日问候和崇高的敬意!

——主持人:吕俊平

人物简介:

李雪梅,毕业于辽宁大学新闻学专业、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文艺学硕士。1995年7月入伍,曾任原沈阳军区某基地新闻干事,2001年调入解放军画报社任编辑,现任解放军报社画报部副主任,大校军衔。曾获中国新闻奖一、二、三等奖各1次,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2次、三等奖1次,多次获中国画报协会“金睛奖”一等奖。

3月将至,绚烂春光回归大地。站在这季节的起点上,回顾走过的新闻道路,我感到自己依然还是那个刚刚出发的新兵,既充满跃跃欲试的激情,又有着仰望高峰的敬畏和惶恐。

1995年,我大学毕业入伍。这种人生转折不仅是身份的变化,更是人生战场的选择。在当时,当兵不算是一个大学毕业生好的职业选择。我只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我的宿命,始于内心的一种召唤,催促我奔赴属于我的战场。在这个战场上,战士也许终其一生而枪炮静默,但在引而不发之中自有千军万马于内心奔腾不息。

我的宿命,也是我的血脉流淌必达的方向。23年前,当我一身戎装面向一位老人敬礼的时候,她满眼的泪花里,倒映的是孀居近半个世纪的无怨无悔。她是我的祖母。她的丈夫是一名解放军战士,战死于中原战场,尸骨难寻,祭奠无门。

在祖母的心里,她已无力思念的那个青年,如今血脉终于重生。

长征路上的洗礼

2001年2月,我调入解放军画报社任编辑。《解放军画报》是一本有着悠久历史的军事新闻画刊,珍藏了从红军时期开始的近30万张军事图片资料。我一头扎进这座宝库,那些浸满硝烟和鲜血的底片,在我眼前逐一显影。它们是我军奋斗与牺牲的生动见证,也是从历史片言只语描述中活过来的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它们,以及那一本本泛黄的画报,连缀起来,正是波澜壮阔而又生动可感的人民军队的历史。

我对自己正在从事的事业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这些图片资料,是由一代代军事摄影人用青春乃至生命留存下的宝贵财富。孕育发展于战火硝烟中的《解放军画报》,在漫长的革命岁月里熔铸了军事摄影的战斗品格,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军事摄影记者,并由他们将军事摄影的优良传统薪火传承、发扬光大。在这支队伍里,我至今仍是一名稚嫩的小兵。我很荣幸能与最优秀的军事新闻人同行,他们对信仰的忠诚、对事业的热爱激励着我不断进步,他们的专业精神和人格风范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我,影响着这支队伍。

2005年底,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解放军画报》编辑部组织“红色之旅”重走长征路大型采访活动。2006年4月,我和摄影记者车夫同组,赶赴湖南、贵州、四川一线。1个月里,我们辗转多地,走山路,越山岭,访故地,眼前尽是红色遗迹,看不尽刀光剑影的余韵;耳边都是红军故事,听不完鼓角争鸣的回声。那段苦难辉煌的征程,逐渐变得鲜活真切。

和车夫老师合作的宝贵经历,令我感念至今。那年,车老师即将年满60岁,已是享誉全国的著名摄影家。车老师的专业成就和敬业精神全军皆知,他刚强耿直的性格却常使人敬而远之。但在这次采访中,我近距离感受到他对事业滚烫的热爱,对后辈无私的帮带和殷切希望。所谓性格狷介,其实更多的是本心的真纯和不肯苟且的坚持。

在湘西南丛林中艰苦跋涉,在赤水河畔风餐露宿,在乌江边上倾听滚滚涛声,在娄山关前默默仰望,我们为了一个线索苦苦追寻,为了一张照片披星戴月。我记得,无论爬多高的山,无论汽车多么颠簸,车老师总是坚持自己背摄影包。我抢着要帮他背,他面沉如水拒绝:“照相机就是摄影记者的武器,你听谁说战士上战场还要别人给背枪?!”

川黔山高路险,车辆在蜿蜒的盘山路上颠簸,稍有不慎就会坠入悬崖。数次遭遇险情,我常常紧张得手心冒汗,而车老师黝黑的脸上总是淡定的表情。作为多次参战、有着近40年新闻工作经历的老记者,他曾遇到过的险情绝非我能想象。没有那些生死历练,如何能有此刻的云淡风轻呢。

后来我才知道,车老师身体不适已有一段时间,病痛时时发作,他一直强忍着。完成这次采访任务后的1个月,他到龄退休,不久就查出身患胰腺癌晚期,2年后仙逝。直到最后一刻,车老师都始终保持着军人的姿态。

我想,这就是军事记者的姿态,也是我应该有的姿态。

与“沂蒙仨小伙”一起成长

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曾经采访过不少基层官兵,最令我难忘的则是“沂蒙仨小伙”。

2006年7月,《解放军画报》改版,大家都在思考如何顺应时代潮流,按照新的办刊理念全面创新画报的表达方式。

2008年,画报开辟《士兵年轮》大型连载栏目,将镜头对准原陆军第54集团军某红军师红一连3名来自沂蒙老区的新战士石俊杰、赵科、崔传浩,记录他们在军营2年的成长故事。这是一次具有很强实验意义的策划。作为主创人员,从此我就密切关注他们成长历程的每一步,他们的喜怒哀乐时刻牵动着我,至今依然如此。

从沂蒙红色故乡到军营红色沃土,仨小伙经历着悲喜交织的人生蜕变。2年里,他们曾奔赴汶川震区抢险,直面严峻的生死考验;他们曾参加重大演习,经受战火硝烟的历练;他们曾参加新中国成立60周年首都大阅兵,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

2年里,我用镜头和稿件见证陪伴他们成长。在“士兵年轮”里,我看见他们在希望落空时的失落,看见他们在理想与现实相撞时的仿徨,也看见他们不断战胜自己、从青涩稚嫩走向坚强成熟的心路历程。其间,我多次前往红一连采访他们,也曾赶赴沂蒙山区看望他们的家人。在我心里,他们是我的采访对象,也是我的兄弟。仨小伙和他们的家人都与我建立了热线联系,有什么烦心事、解不开的疙瘩,都愿意找我聊一聊。我最难忘的是2008年5月,仨小伙随部队赶赴汶川抢险救灾,我在深夜焦灼地等待特约记者戴丹华发稿。直到凌晨2时,戴丹华才打来电话:“我们遇到余震,差点掉进江里了!他们仨表现很好,我也保住相机储存卡里的资料了!”当我打开邮件,看到仨小伙在震区奋战的照片,感到他们似乎一夜之间成熟了,忍不住泪水盈眶……

因为画报的追踪报道,“沂蒙仨小伙”某种程度上成为一个符号,很多媒体都对他们进行了报道。之后,他们陆续退伍,在各自领域努力打拼、各有所成。他们三人、当年的报道骨干戴丹华和我在微信里建了一个群,名字就叫“士兵年轮”。在群里,他们都说: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会记住自己是“铁军”的兵!

我则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感谢兄弟们,你们使我补上了士兵这一课。

多少深夜不肯眠 ,只因深情在心间

军事新闻工作者的天性是闻战则喜,最渴望的是承担重大任务。17年来,我曾参加过南方抗击冰雪灾害、玉树抗震救灾、新中国成立60周年首都阅兵、9·3胜利日大阅兵等诸多重大任务报道,有的是在一线采访,更多的是在后方参与策划和编辑工作。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特大地震,我第一时间请战,要求到震区采访,但被领导阻拦了。后方也是战场,我必须坚守在自己的战位上!

那些日子我终生难忘。我时刻关注着灾区动态,和前方记者艰难地保持联系,接收他们发来的图片,整理相关文字。连续几昼夜不眠不休,我感受不到疲惫和饥饿,处于一种异常的亢奋状态。几天时间里,我独立编辑完成一本专刊,又和同事联手完成第二本专刊。“我们的泪水终将擦干。到那时,我们的内心将更加澄朗。我们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强。”当我写下专刊“后记”最后一行字的时候,不禁泪水滂沱。

地震发生第10天,还飘着油墨香的两期专刊被送到抗震一线官兵手中。我相信,他们能从一图一文中感受到我们的泪水和深情。

这些年,我已记不清曾经历过多少不眠之夜,经历过多少内心的起伏激荡。不知不觉间,人已中年。一盏孤灯最知人心:芳华已逝,情怀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