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孩子,你的妈妈是军事记者

——写给女儿成年后的一封信
作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宣传中心《国防时空》编辑部副主任 谭淑惠

人物简历

谭淑惠,女, 1990年从河北唐山入伍,1999年成为一名广播军事记者,先后参加抗击“非典”、神舟系列飞船发射、汶川地震、庆祝建军90周年阅兵、党的十九大精神宣传等重大报道战役和重大典型报道。作品获得第44届亚广联新闻节目特别推荐奖,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解放军新闻奖等。现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宣传中心《国防时空》编辑部副主任,主任编辑。

孩子,虽然你才刚刚过了三岁的生日,还时常分不清你与我的称谓,更不懂军事记者是什么概念,但你依然可以快乐地对小朋友说:收音机里传来的是妈妈的声音,妈妈是一名广播军事记者。

曾有人形象比喻,军事记者是不拿枪的战士。无论是一些重要的历史时刻还是重大的军事行动,无论是阅兵现场还是航天发射场,也不管是抗洪抢险、地震救援,还是与肆虐的非典和雨雪冰冻灾害斗争,军事记者总会出现在一线。他们把能打仗打胜仗这个标准体现在一次次采访任务中,写出一篇篇承载着正义与和平的作品。

孩子,我想对你说的是:在他们中,有一个女军事记者群体,而你的妈妈就是这个群体中的普通一员。这里写下了一些文字,希望你成年后能够读懂。

感恩 责任

记得那是2008年的5月,汶川发生特大地震,10万名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从四面八方挺进灾区,成为抗震救灾的主力军。作为一名有过灾难经历的军事记者,我加入到抗震救灾报道的行列。

我是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我的十几位亲人被地震夺去了生命。在汶川,我带着对灾区父老乡亲失去亲人的深深理解,全身心投入到采访报道之中。黄金救援期过后,在余震不断的威胁下,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开始了从危房和废墟里抢运物资的工作。有一天,当我跟随着几名战士进入一间危房时,看着他们生龙活虎的身影,我流下了眼泪。他们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年龄,是父母的宝贝,但成为军人后,他们展现出来的无惧无畏气概,那么可亲可敬。“愿得此身长报国”,“纵死犹闻侠骨香”。抗震救灾前线就是战场,国家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这就是有着钢铁般意志的中国军人,而我不只是记者,更是一名军人。我擦干眼泪,刚到灾区时的复杂情感也一下子释然。

在采访因连续奋战过度劳累光荣牺牲的“抗震救灾英雄战士”武文斌的事迹时,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疏导着他身边战友悲伤的情绪,力所能及地做些心理疏导工作,同时在现场主动协调各路记者集中采访,尽最大所能安慰武文斌的父亲。在汶川救灾现场的半个多月时间里,我把一篇篇饱含深情的广播新闻,呈现给听众。

孩子,这就是妈妈想告诉你的:一个女军事记者群体,她们是军人,是记者,更是女儿、妻子、母亲。她们会被采访对象的事迹感动得止不住泪水,会在采访贫困山区的孩子时悄悄放下身上所有的钱物,她们会因一次次采访成为基层官兵的贴心人。在抗洪、抗震救灾一线采访时,她们与救灾官兵一起,组成被网友称为“最美逆行者”的画面。一双新闻眼,一颗女人心。孩子,作为最懂得感恩也最容易被感动的群体之一,女军事记者身上担起的是一份沉甸甸的社会责任。

无畏 责任

几年前的一个夏天,天气特别热。7月中旬,我和几十位记者同行一起,跟随采访军转干部林强倾心帮扶四川布拖县阿布洛哈村麻风病村民的事迹。

阿布洛哈村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深山峡谷中,一条往返40多里的羊肠小道是进出村的唯一通道。那简直是条“天路”,一面是高耸的山崖,一面是深不见底的峡谷。为了保证记者安全,当时组织者考虑只挑选8名身体健壮的男记者进村,结果所有记者都积极请战,其中包括一位50多岁的著名女记者。而作为女记者中唯一的军人,我虽然严重恐高,但为了能进麻风村采访到最鲜活的材料,没有告诉带队的领导。

头顶上烈日暴晒,脚底下路面疏松,脚上磨出了血泡,但没有一人叫苦喊累。真正面对面才能心贴心,在麻风村,我忘记了有可能被传染的危险,随肢体残缺的麻风病患者到其家中采访,并给孩子们带去一些学习用品。一位叫且沙莫子作的彝族小姑娘,不仅给我讲述了林强帮助她家的点滴故事,还执意要送给我一件彝族服装。据说当地彝族群众送民族服装是表达他们对一个人的尊重和喜爱。而我与这位小朋友也结下了不解之缘,一直保持着联系。

在返回的山路上,大家已经疲惫不堪,我带头唱起了军歌,《打靶归来》《团结就是力量》,歌声荡漾在大山深处,大家一下子打起了精神。伴随式的采访拉近了我与林强的距离,我也更加理解了这位军转干部帮扶麻风村的初衷。在川西高原的深山老林、高天厚土间,我的灵魂得到了净化和升华。

孩子,这就是妈妈想告诉你的:一个女军事记者群体,是最无畏的群体之一,她们随军舰出访、参加跨国演习、到海外参加维和行动。在非典疫情肆虐期到收治高危病人的医疗重地采访时,她们不顾被传染的危险,和医护人员一样被称为英雄;在滴水成冰的冬训野营拉练中,她们和官兵一起爬冰卧雪;到最艰苦的高原海岛采访时,她们不畏严重的高原反应和晕船,表现出的无畏不可阻挡。她们把一份无畏与责任融合在一起,成为克服困难的动力。

自豪 责任

2007年1月份,我接到一个采访任务,原兰州军区空军飞行员李剑英驾战机遭遇鸽群撞击后,为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毅然放弃跳伞,在实施迫降时壮烈牺牲。采访期间,我一直沉浸在对生与死的思考当中,对于这样一位已经牺牲的英雄的采访,如何能够跳出一般典型报道的模式,让英雄更加可亲可敬可学?我一遍又一遍地听飞机黑匣子保留下来的音响记录,李剑英生命最后留下的三句话,把生命化成了永恒,对生与死做了最好的诠释,也让我增加了对人性光芒的感悟。

在采访李剑英的妻子时,因为同是女性同是妻子,我一边想尽办法安慰她,同时提问:会不会有一丝怨恨?她真实地告诉我:“也许很自私,埋怨他为什么不跳伞,我不希望他成为英雄,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就好了。”在采访李剑英的大儿子时,我提出:父亲这样走了,能否理解父亲的所为?他对我说:“我觉得父亲做得是对的,他如果不迫降,那带来的痛苦不是我们一家人的,我的父亲是勇敢的,无畏的。”朴实的话语感动着我,一定也会感动世界。不做一点点评价,我把采访的大量音响定格在十六秒钟的生死瞬间,把老百姓对李剑英的尊重,战友对他的理解,妻子对他的思念,儿子对他的崇拜,以及在现场采访时村庄的自然音响,穿插在李剑英生命最后十六秒钟留下的三句话中。在采访过程中,一架架战机在继续起飞、降落,这也成了《生死抉择十六秒》的结尾,因为,英雄李剑英虽然走了,但更多的飞行员在继续着使命。

新闻特写《生死抉择十六秒》初稿完成后,经过各级领导和同事们的帮助打磨,作为当年中国广播界选送的新闻专题作品,参加了由50多个国家参与的亚洲及太平洋地区广播联盟(简称亚广联)第44届大会评奖角逐,最终获得亚广联新闻节目特别推荐奖。我也应邀作为唯一的非伊朗籍获奖者,到德黑兰参加了大会交流。坐在大会的发言席上,我给各国同行讲述英雄李剑英的故事,讲述这篇新闻专题的写作过程,两位亚广联评委这样评价:作为一个新闻节目,16秒生死抉择,并不关乎政治,但冲击力很强,你报道的英雄故事让人心动。

孩子,这就是妈妈想告诉你的,一个女军事记者群体,她们用镜头、用话筒、用手中的笔记录着人民军队的强军之路,“铁马秋风、战地黄花、楼船夜雪、边关冷月”的军营故事已经融进她们的血液和灵魂,她们用细腻的情感、认真的工作和取得的成绩践行着军事记者的责任担当。

希望 责任

2017年的八一建军节,中国人民解放军以一场气势磅礴的沙场阅兵庆祝90岁生日。烈日灼灼,碧野莽莽。在朱日和训练基地,在一间摆放着十几张高低床的大宿舍里,一位我所熟悉的著名女军事记者,非常贴心地送给我一条迷彩围脖。我问她来了多久了,孩子谁来管?她像说别人家的故事一样,笑答:来了很多天了,孩子托付给家里老人。而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刚刚看到另一位军事记者妈妈发的微信,她15岁的女儿以优异成绩通过剑桥大学通用五级英语最高级别的考试。

孩子,在你成长的过程中,妈妈会因为工作不能时常陪伴你,会有很多缺席。但妈妈一定会给你讲更多关于女军事记者群体的故事,一定会以自己的一言一行告诉你,怎样成为一个正直、善良、坚韧、智慧的人。

“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孩子,希望你在成年以后,能够通过这篇文章更加懂得妈妈;希望在改革强军征程上,女军事记者群体写出更多的精彩;同时更希望,将来的你不管从事什么工作,都能承担好属于你的一份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