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军事虚拟现实新闻应用的思考

作者:■叶 鹏

提 要:虚拟现实技术是20世纪以来科学技术进步的结晶,引入新闻行业后,引发了新闻形式的变革。近年来,其真实性、沉浸感、交互性强等优势陆续引起了各国媒体的重视,《纽约时报》、美联社等媒体相继利用新技术实现了转型升级。军队对此应高度重视,在导向模式、人才培养、体制机制、安全保密等方面加强探索和实践,确保我军在未来意识形态领域战场上占据有利地位。

关键词:虚拟现实;意识形态;军队媒体

新时代,各项新兴技术迅猛发展,媒体格局、舆论生态、受众对象、传播途径都在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与视觉紧密相关的虚拟现实技术,正在媒体领域催发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在国内外各大媒体中掀起了一波转型升级的浪潮。“百舸争流,奋辑者先”,军队媒体如何成为虚拟现实媒体形式下的弄潮儿,保持并提升新闻报道的感染力、吸引力,成为新形势下亟待解决的时代课题。

一、发展军事虚拟现实新闻的潜在优势

虚拟现实新闻的基础思想是让参与者成为一个在场者的数字化身,并以第一人称的视角进入一个虚拟重现的新闻场景,使观众化身为事件的“目击者”,而非传统新闻模式下的“观望者”,其核心优势有三:

一是让新闻运动起来,还原真实性。马克思曾经提出“报刊的有机运动”理论来阐述新闻的真实性,即单个的新闻是碎片的真实,全面的真相只能在众多的报道汇聚后浮出水面。但虚拟现实新闻却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这一理论,“场景还原”式叙事方式避免了传统传播路径中的“信息流失”,并且通过“穷尽地”记录和再现,消除了记者主观倾向性所造成的偏差,最终使得新闻事件的全部要素得以再现。

二是让新闻冲击观众,提高沉浸感。从电视到电脑、再到手机,无论屏幕大小多少,画面总存在着一个边界,而对于虚拟现实新闻,目光所到之处均为影像,彻底打破视觉限制,这种变化带来的沉浸感,满足了当下受众的需求。比如中国军网策划的系列虚拟现实新闻《全景看国门》中,便是通过展现金鸡山哨所、天保口岸、西沙老龙头等边境要地,真实再现了我国边境地区险恶的自然条件,使观众能身临其境般感受边疆自然环境,也详细了解了边境的艰苦和官兵的无私奉献精神。

三是让舆论高度集中,增强交互性。传统新闻与虚拟现实新闻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传播的线性与否,报纸、杂志、电视等媒体可以理解为单一的、单向的模式,虚拟现实新闻则改变了现状,实现了由界面到空间的交互方式变迁,从而使交互性成为用户体验的一个重要组成。2016年两会期间,央视新闻客户端的《V观两会·2016全国两会直播大厅》专题几天内阅读总量超13.17亿,其中《V观:“小书记”和总书记同排就座共商国是》平台阅读量超3000万,其余“虚拟现实全景两会”系列报道浏览量均超十万,之所以受到网民的一致好评和迅速传播,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用户拥有了自我议程设置的能力,让受众得以在新闻报道中互动。

二、当前我军虚拟现实新闻发展的现状考察

我军虚拟现实新闻的应用总体呈现媒体起点高、题材来源权威和传播速度快、扩散面广的特点,自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主流媒体采用虚拟现实技术报道了“9·3”胜利日大阅兵以来,我军虚拟现实新闻得以井喷式发展,吸引了广泛关注。尽管如此,我军虚拟现实新闻仍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主要体现在:

一是竞争力不强,缺乏内容。虚拟现实技术能让受众有更好的体验,但这并没有改变新闻传播的核心价值,优质的新闻内容仍是竞争的核心。据统计,在军队各大媒体的虚拟现实栏目新闻中,单纯的画面展现型全景视频占比超过80%,而真正包含完整的新闻要素的实新闻不足5%。

二是规范性不高、管理混乱。当前我国虚拟现实新闻行业缺乏政府与媒体间的沟通与管理机制,行业资源分散,不论在硬件的配置还是软件技术的认证上,军地都尚未形成统一的规范性标准;各媒体之间缺乏交流,在行业发展的关键共性问题上浪费了很多重复的研究资源,降低了我军虚拟现实新闻领域的竞争力。

三是应用面不广、核心受限。当前,我军虚拟现实新闻图整体还处在桌面虚拟现实系统的初期阶段,即通过全景摄影技术,把摄像机进行360度拍摄并拼接成全景视图,用户通过单机播放软件或头戴显示器实现场景环视和三维拖动,再与空间声响软件相结合,实现了一定的交互性和3D效果,但力传感体验却非常不完善,观众无法通过传感装置在虚拟现实世界中实现行走,也不能对虚拟环境中的物品产生作用力效应,限制了受众在信息接收方面的自主性。

三、新形势下军队媒体转型升级的几点思考

传播新闻使之产生良好的舆论引导效果,这是新闻产品价值之所在,虚拟现实新闻可以很好地解决传播难题,但是也容易片面追求影响效果的放大导致舆论引导效果本身的弱化,造成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混淆,使我们淡化对军事新闻的导向效果这一主要矛盾的认识。因此,必须积极运用马克思哲学分析媒体转型当中的“变”与“不变”,积极做到:

一是精心策划,迅速占据受众市场。习主席提出,管好用好互联网,是新形势下掌握新闻舆论阵地的关键。信息时代,网上网不住网民,网下就会失掉人心,群众甚至就会被敌人拉走。以西方国家甚嚣尘上的“三化”意识形态攻击为例,由于理论迷惑性强,政治鉴别力较低的民众一时难以辨别,短时间内蛊惑了一大批人。应对这种情况,我军虽迅速运用报纸、网络等权威渠道进行反击,但由于缺乏具象表现形式,短时间内没有引起民众足够的关注,还存在部分民众没有完全打消疑惑的情况。可见,实现民众注意力聚焦是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重要环节。对此,虚拟现实新闻是一个好的切入点。在虚拟现实技术的支持下,军队新闻舆论趋于多样化,有效规避了人们对传统说教的排斥心理,拉近了主客体之间的距离,适合在网络上进行裂式传播,能在短时间内吸引大量民众密集关注某一事件,实现“聚光灯效应”,让观众亲临现场去感受,将会更深层次地引发民众共鸣,实现迅速占领民众的效果。

二是内容为王,注重军队新闻的选材。任何一种传播,广度都只是最基本的一方面,只有实现观众对传播内容的了解,才能达到“传通”的水平,达到预期宣传效果。因此,军事虚拟现实新闻不能信奉“视觉要素决定论”,要在内容选择上强化引领意识,将新闻准则和导向带入虚拟现实的世界中。

一要选增民众对军队政治信任度的题材。政治信任度即公民对国家、政治制度、国家机构的判断和态度。通过一些有创意、有温度的虚拟现实新闻可拉近民众与部队的距离,增强民众信任度。例如,在“军报新媒体西沙行”活动中,中国军网虚拟现实新闻摄制组了解到西沙群岛上有一位八年未曾回家的老兵,便在其河北老家附近取景拍摄了一段包含其家人日常生活的场景虚拟现实视频,并带到了西沙群岛。当老兵用虚拟现实眼镜观看这段视频时,巨大的沉浸感使这位老兵哭了出来,与此同时,整个事件过程也使用虚拟现实新闻报道出来,感动了很多国内的民众。

二要选提升我军士气、威慑敌军的题材。舆论战的根本目的是从精神层面入手,瓦解敌方斗志,激励我方士气。而对已方军事实力的宣传展示则可以同时起到这两方面的作用。对此,我军应积极利用虚拟现实技术所带来的冲击力,择机在热点事件下进行“肌肉”展示,以我军严整的军容和强大的军事实力提振民心士气,震慑潜在对手。在也门撤侨事件中,新华社与我军海军陆战队联手制作了虚拟现实新闻《制胜!中国海军陆战队》,在民众对也门撤侨官兵高度的亲近感和关注度下,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对海军陆战队的一些日常训练进行了揭秘,使观众在虚拟现实技术下化身海军陆战队一员“共同”进行训练,“嵌入式”感受海军陆战队强大战斗力,鼓舞了我军的士气,激发了民众拥军情感。

三是善于引导,嵌入意识形态的导向。信息碎片化的当下,观众对个案的关注,往往胜过理论的陈述,生硬的意识形态灌输反而会招致反感。这时就要求军事虚拟现实新闻发挥自身场景构建的功能,在还原现场的同时,将导向与受众认知有机联合起来,在不同报道深度中提供特定情境,不断纠正错误观点、肯定正确认识,达到典型引领的效果,也就是所谓的嵌入式地根植意态导向,应用到虚拟现实新闻中。一种消息报道型新闻。简单的消息报道简洁凝练,其导向必须嵌入在事件发生的过程中,使观众在虚拟现实场景的探索中接受引导。例如,澎湃新闻16年5月23日的《抢修上海中环》报道就采用“全景图像+细节图片+文字标签”形式介绍了立交桥下受损路面、肇事车辆的情况,通过融入隐藏式图标、用户自主探索的方式,重点鲜明地解释了事件的成因和影响,使用户能在模拟事件重现中理解中环线关闭的缘由,了解救援行动中的困难和救援队克服困难的意志品质,使民众将对封堵路段的不满转化为了对救援官兵的支持和认可。另一种深度解释型新闻。深度报道除了介绍事件本身,往往还需讲述新闻背景,分析人物事件细节,挖掘其根本原因与社会意义。在这种新闻模式下,对背景资料、数据信息、对话、评述的选择是关键。

(作者系陆军步兵学院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