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细微处见“工匠精神”

——从一块版面的遗憾谈起
作者:█钱莲生

提 要:虽然说新闻是遗憾的艺术,但是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遗憾,应该成为新闻人职业精神的题中应有之义。笔者有幸连续三年担任中国新闻奖审核委员,今年担任中国新闻奖评委,发现不少参评作品存有这样那样的瑕疵。要减少所谓的“硬伤”,不断提高新闻产品的质量,从专业技术层面、职业意识层面看,笔者认为应当敬畏常识,与时俱进,用心核实反复“推敲”“怀疑”一切。前两点讲的是职业态度,后面两点讲的是职业技巧,最后一点讲的是职业观念。

关键词:中国新闻奖;工匠精神;新闻业务

虽然说新闻是遗憾的艺术,但是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遗憾,应该成为新闻人职业精神的题中应有之义。笔者有幸连续3年担任中国新闻奖审核委员,今年担任中国新闻奖评委,发现不少参评作品存有这样那样的瑕疵。有一家中央级大报的头版版面在跨进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门槛的当儿,因为两处小小的瑕疵而被叫停,这不能不令人遗憾。

从版面语言看,这个版面值得称道的地方不少。它让我们看到了在众声喧哗的当下职业报人对传统新闻版面艺术的坚守。首先,版面“兼顾政治性、新闻性和艺术性的统一”,特色鲜明,文化味十足。中央领导为此还予以批示表扬。其次,版面中,通讯、消息、短评俱全,内容丰富,信息量大。第三,版面文章长短搭配合理,错落有致,图文并茂,清新淡雅。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从专业角度看,该版存有两处不是硬伤的“硬伤”。之所以说它不是硬伤,是因为,乍一看,版面没有语言文字差错,然而它确有习焉不察的“硬伤”。

其一,审核委员发现,头题文章主题和副题的人物指向不一致,主题说的是“A和B”,副题说的是“B和A的故事”。

其二,评委发现,报眼位置的大标题移行、缩行处理不恰切,导致肩题和第一行主题连读时产生歧义,第二行主题疑似副题。

仅仅因为这两点,这个版面便失去了中国新闻奖参评资格。

无独有偶,苏州有一家党报的头版版面在参加2016年中国新闻奖评选时,也因为版面的瑕疵而被扼杀在新闻奖竞跑的起跑线上。其实版面编辑着实下了工夫,版面的主体是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开幕式欢乐喜庆的画面,编者用带有当地风情的苏州团扇结构版面,很有创意。版面左下角配发的是开幕式上欢快的双人舞照片,版面的右下角却发了一条尼泊尔8.1级地震造成1500人死亡的消息。这条消息放在头版与主体内容十分不协调。

由此,可以看出中国新闻奖作为中国新闻年度最高奖对新闻作品的完美要求可谓严苛,这一行为甚至被人称为“洁癖”。

中国新闻奖评选之所以如此严苛,是由它的特殊地位——权威性和示范作用决定的。2014年中国记协决定成立中国新闻奖审核委员会,至今已经连续4年对中国新闻奖参评作品进行审核。审核发现的问题不可谓不多。2014年,第一届审核委员会发现338件作品存在各种明显瑕疵,占审核作品总数的45.6%。2015年,审核委员会发现323件作品存在663处各种差错,有差错的作品占审核作品总数的37.7%。2016年,发现381件作品存在928处各种差错,有差错的作品占审核作品总数的42.8%。

那么如何减少所谓的“硬伤”,不断提高新闻产品的质量呢?

制度层面的建设暂且不论,这里笔者只想从个体层面,从专业技术层面、职业意识层面谈点浅见。

第一,敬畏常识

“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恕笔者直言,在追逐优秀的竞跑中,成为我们前进路上障碍物的既不是评委的吹毛求疵,也不是竞争对手的高不可及,往往是我们自己“业”与“行”的缺失,导致一味追求高远的目标却忘了来时的路。难道不是吗?近年来,中国新闻奖审核委员会审核发现的新闻作品中的错误都不是高难、深奥的知识,多数都是些常识——语文常识和新闻专业常识,人称“低级错误”。比如:“的、地、得”三个结构助词的使用经常出错;同音词“截至”和“截止”“功夫”和“工夫”等混用的也不少;对“曾几何时”“美轮美奂”“炙手可热”“空穴来风”“七月流火”等成语经常用错……文字规范、词语规范、语法规范、标点符号用法规范、数字用法规范、量和单位的用法规范、版面格式规范等,有的是在我们读中学时就要求掌握的基础知识,有的是大学新闻业务课堂上讲授的基础知识。

本文提到的某大报标题处理问题也属于新闻编辑学中的常识。教科书上讲得很清楚:“看大样要着重检查以下几个方面:全版的标题和文字在思想、事实、文字等方面是否有不准确、不妥当的地方;标题的大小、位置、字体、字号是否恰当……”

常识意味着规则、规范,敬畏常识也就是敬畏规则、敬畏规范。

第二,与时俱进

事物在发展变化,一些规则、规范乃至识见都在变化。这就需要我们做到与时俱进。以标点符号的使用为例,过去标有引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必须用顿号,但是新版《标点符号用法》中就规定:“通常不用顿号。”

语言也在发展变化。《现代汉语词典》作为权威工具书,已经修订到第7版,每一次修订都有对既有规范的再规范。比如,对“想象”与“想像”“唯一”与“惟一”等异形词谁作为首选词,该词典就有过反复。

我们对版面的认识也在发展变化。上世纪八十年代高校教材上要求报纸版面要“尽量避免通栏”,尽量避免“出现标题很厚,而文很薄的情况”,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报纸出现通栏、厚题薄文的现象比比皆是,甚至成为一种趋势。

第三,用心核实

人们喜欢用“鱼过千层网,网网都有鱼”这句谚语形容新闻编校工作的繁难。在新闻出版过程中,我们不仅要有发现问题的火眼金睛的本领,还要有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职业精神。人民日报社总编室要闻二版编辑在长期实践中总结出一套对待所谓“权威”稿件的纠错心得:“重要的话必核对;名人政要须查实;人名地名不改动,改动须沟通;数目数字要核算。”

如果我们有对引用的古典诗词、古文核实的意识,就不会出现“风起于青萍之末”这样的错误。

只要我们采写编审的各个环节都能认真把关,用心核实,与“想当然”说“不”,新闻作品中的不少差错,特别是一些知识性错误是完全可以消灭在萌芽状态的。

第四,反复“推敲”

我们都知道贾岛“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背后的经典故事。推敲意在比较高下,推敲也易分辨正误。有些错误,我们习焉不察,但稍加琢磨、推敲,正误立现。比如,有评委发现,今年一件获奖评论的标题“洪水面前,谁都不是旁观者”有歧义。诚然,乍一看,我们想当然地认为作者想表达的是“洪水面前,谁都不能是旁观者”,但事实上,原题用的是陈述语气,呈现在受众面前的题目就有“洪水面前没有旁观者”“洪水面前大家都不是旁观者”的隐含意义,与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大相径庭。2016年有一篇参评新闻论文,是笔者所在期刊编发的。原文的表述是:“相比于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在党性问题上的坦率,西方新闻观在这个问题上则要虚伪得多。”乍一看没啥问题,细琢磨问题大也……我们在编辑时把“则要虚伪得多”改成了“是虚伪的”,这样就没有歧义了。

第五,“怀疑”一切

怀疑是信任的敌人。对待同志要信任,对待新闻作品要存疑。经验告诉我们,一篇稿子不管是国家级通讯社的通稿,还是中央级大报的见报稿,在为我所用时都要小心翼翼,不能盲目信任。正所谓“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这里的“实”就是国家标准、学科规范以及文化常识。

可以说,在新闻产品出炉之前的各个环节,新闻人都要对它保持适度警惕,没有所谓的“免检产品”。为什么?这是由我们生产的是精神产品的特殊性决定的;这是由我们服务的新闻媒体传播的广泛性决定的;这是由我们个人学识的有限性决定的;这也是由事物复杂变动不居决定的。

以上五点,前两点讲的是职业态度,后面两点讲的是职业技巧,最后一点讲的是职业观念。一言以蔽之,细微处见精神。生产物质产品如此,生产精神产品同样如此。

当下,新闻舆论战线在认真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宣传“工匠精神”,新闻人自己首先应该保有“工匠精神”,唯有此,才有可能减少遗憾,打造出新闻精品。2016年11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会全体代表和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获奖者代表时,对新闻工作者提出了“四向四做”新要求。其中,习总书记讲道:“要坚持正确新闻志向,提高业务水平,勇于改进创新,不断自我提高、自我完善,做业务精湛的新闻工作者。”“业务精湛”应当成为一位优秀新闻工作者的永恒追求。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