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提升官兵应对媒介的素养

作者:■金 欣

提 要:在全媒体时代,军队频频成为国内外媒体关注、追踪的焦点。因此,官兵必须学会面对媒体、应对媒体、利用媒体,既保证社会的知情权,又充分展示部队威武文明的良好形象,并为圆满完成任务提供舆论帮助。

关键词:媒体应对;学会“说话”;应对“危机”;巧用“信息”

在当前全媒体时代,军队频频成为国内外媒体关注、追踪的焦点,在一系列重大任务与事件中,部队官兵直接接触媒体的次数也日渐增多。实践充分说明,关注和用好媒体,懂得新闻传播规律和媒体特点,与媒体实现良性互动,就能对完成多样化遂行任务发挥积极重要的作用。反之,如果不会运用媒体,缺乏与媒体打交道的能力,不仅会阻滞正常工作,还可能酿成“次生灾害”。所以官兵必须学会面对媒体、应对媒体、利用媒体。

学会“说话” 展示部队良好形象

随着部队完成多样化遂行任务的频率越来越高,在各种媒体中的出镜率越来越高,如何通过各种媒体展现部队良好形象,学会在媒体面前“说话”,已日益成为新时期官兵的重要素质和必备技能。

2009年,美陆军就专设网络与社交媒体部,负责社交媒体的战略制定、理论研究以及官兵教育培训等任务,训练官兵科学利用社交媒体塑造正面形象,最大限度地化解危机和消除危机事件的负面影响等。但从我军的实际情况看,有不少领导干部和基层官兵不敢、不愿、不屑、不会跟媒体相处。有的看见镜头就冒汗,内心抵触新闻采访活动;有的凡事三缄其口,新闻发言人竟成“不发言人”;有的片面理解“行胜于言”,视新闻报道为可有可无的点缀;有的满脑子灌输思维,张嘴就是外行话……凡此种种,暴露出官兵与媒体打交道的“能力短板”。

学会“说话”要学会“讲得清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有的官兵长篇大论,但多是空话套话,没有一句说到重点;有的官兵词不达意,说出的话与想表达的思想南辕北辙;有的官兵说的都是“外行话”,结果闹出不小的笑话。“讲得清楚”就是在面对媒体时要实话实说、坦诚务实,繁简得当、条理清晰,突出重点、把握要点,在不违反规章制度和上级要求的前提下,用最简单的语言尽量满足媒体和公众对信息的渴求。换句话说就是用简明扼要的语言讲清“5个W”,用的直截了当的语言说明“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遇到什么困难,将要采取什么措施”,满足媒体和公众对信息的渴求。

学会“说话”要学会“讲得通俗”。军事行动有自己独有的特点,军人也有自己独有的语言,如果官兵在接受采访时,全部使用“军语”,难免会让受众感到不能很好的理解和消化。也有的官兵受长期“剪刀加浆糊”的宣传方式影响,按照老办法、老调调、表达方式单一、思想观念难以与当前受众思想契合,导致作用发挥有限。“讲得通俗”就是用大众语言、媒体语言,通俗语言介绍情况、讲好故事。同时,主动转化视角,站在受众的角度介绍情况,同时可以以文字材料为基础,配合多媒体图片、图表等,进行立体的介绍和讲解、全方位展示。

学会“说话”要学会“讲得巧妙”。军事新闻的发布,必须遵守法律政策和保密要求,决不能为了吸引眼球、追求点击率而什么都说,必须要确定自己公开信息的底线。“讲得巧妙”就是在严格遵守法律政策和保密要求底线的前提下,巧妙地做好新闻宣传工作,提前做足准备工作,了解事态总体情况和相关要求,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做到心中有数,心有底数。特别是面对触及底线或故意“挖坑设套”的问题时,冷静、沉着,灵活应变,巧妙地用语言化解问题,减少与记者的矛盾与冲突,避免陷入被动,授人以柄。

应对“危机” 积极做好舆论引导

信息时代,网络舆论正日益成为影响国家政治、社会和生活的重要力量,涉军领域话题热度、舆情压力大,而加强突发事件的网络舆情管理是做好网上舆论工作的重中之重。“魏泽西事件”“假军人骗婚”等等这些网络舆情危机的发生,迫切需要官兵有足够的舆情危机应对能力。

针对舆论危机,美军设置了领导、策划、监管战略传播的专门机构,并指定各部门高级官员共同负责社会化媒体的管理与运用,确保一旦遇有涉军敏感舆论,能够第一时间调动优势力量,及时出击、高效应对。但目前在已发生的涉警舆情处理中,我们还存在对舆情危机认识不准确、反应迟钝,该说的“说慢了”;多方发声,导致真相不清,引起质疑和不满;消极闪躲,刻意回避,不敢“说”或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情况。

态度有时比方法更重要。应对舆情危机,尽可能地表明态度,提高公开性和透明度。尤其在自媒体信息“拼图”模式下,弄虚作假不但欺骗不了公众,还将招致公信力受损,陷入“塔西佗陷阱”。特别是在回应焦点、发布新闻、回答问题时要直截了当、不绕圈子直接阐明态度。前段时间,海底捞“后厨门”引发的舆论事件,之所以在较短的时间里有较大的反转,海底捞负责人对事件的处理态度占了很大因素。如果真相一时难以查清,也不能随意编造和臆测,一定要用明确、诚恳、担当的态度与公众沟通,为下一步处置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让真相跑在谣言的前头。在应对涉军舆论危机时,要早说话,第一时间抢占先机。部队若不能及时发声,说明真相,而被别人抢先一步,就会显得很被动。正如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曾说过的那样:“作为新闻发言人,我特别希望‘在饭还没有凉的时候就把菜端上来’。”突出一个“快”字,用事实真相防止和消除各种杂音和噪音的干扰,用真实的声音挤占谣言传播空间。“5·12”汶川大地震期间,网上有人对地震的预测、救援工作等等提出质疑,人民网强国论坛快速反应,在最短的时间里邀请了国家地震局、教育部、建设部、红十字协会等有关人士,就地震预报、灾区校舍倒塌、捐款使用、“万元帐篷”等网民普遍关心的话题与网民进行了交流,消除了许多网民的疑惑,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情绪。

将第三方发声为我所用。卓有成效的舆情应对应当深度整合军队、政府和私人资源,使传播主体尽量多元化,由军方做大合唱的总导演,让官方媒体、半官方和非官方媒体共同发声,提升军队舆论传播的多维度有效性。目前,我军在网络舆论“战场”的“意见领袖”,受数量、知名度及粉丝量限制,在海量的碎片化信息潮中传播影响效果有限,不仅权威发布容易被淹没、难以获得有效关注;面对来势汹汹的舆论攻击,更是“双拳难敌四手”。但同样可以发现,职业色彩的自媒体在舆情事件中常常发挥着舆情稳定器的作用。例如:2016年“问题疫苗”引发的社会恐慌中,自媒体@口袋育儿率先对耸人听闻的新闻标题提出批评,医疗领域自媒体如@丁香园、@春雨医生等对“问题疫苗”进行科普解读,填补了权威信息的不足,消除了社会恐慌。

巧用“信息”虚实结合协同作战

在反恐作战中,各种媒体对反恐作战进程的发展和影响也同样不可小觑。首先,由于各类媒体的全面报道,在方便人们了解事件真相的同时,对一些涉恐细节的报道和描述,往往会对那些别有用心的恐怖分子产生负面导向作用。其次,对部队行动信息的大量报道,极易被恐怖分子通过媒体而获知,容易造成失泄密的严重后果。第三,媒体对恐怖事件所引起的社会反响在短时间内的集中报道,会让人民群众的焦虑和不安情绪上升,安全感不断降低。

部队指挥员如果能够虚实结合,同样可将媒体信息这把“双刃剑”变为部队战斗力的“倍增器”。

能够有效甄别合理发布。在反恐作战的现场,各类媒体在独家报道的驱使下,必然将镜头对准于事件的发生,聚焦在部队的行动上。如果恐怖分子从各类媒体中获得部队行动信息,并针对部队处置行动设置障碍,必然会给部队处置行动带来巨大阻碍,甚至是不可挽回的损失。所以,在反恐作战中,必须对现场各类媒体发布的信息实施必要的审查与管控,有能力甄别出涉及部队行动,可能造成失密泄密的有害信息,及时封控删除,坚决不播不发,防止失密泄密情况的发生。

能够展开媒体攻势软硬兼施。在作战中,应通过各类媒体将武力打击和心理打击相互融通,正面军事行动与媒体舆论软杀伤相互协调,“兵战”与“心战”相结合,达到预期作战目的。部队指挥员要能够利用各类媒体发动强大的心理舆论攻势,利用各类媒体“示形造势”,通过“声、像、光、图”展示部队的军事力量优势,对恐怖分子形成巨大的威慑力。或是通过媒体故意“示弱于敌”,巧设疑兵,隐真示假,达到隐蔽真实作战企图的目的。也可以通过媒体给恐怖分子传播错误的信息,适时欺诈,混淆视听,制造扑朔迷离的战场氛围,使敌不能真实了解我作战意图,为我方行动提供掩护,创造战机。

能够通过正面宣传消除影响。部队的指挥员在对恐怖分子实施武力打击的同时,要引导和发动新闻媒体揭露恐怖主义活动的严重危害,树立我国政府和武警部队捍卫和平、积极打击恐怖主义的良好形象。积极宣传我国的民族、宗教政策,阐明政治立场,以赢得人民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及时粉碎恐怖主义的造谣、欺骗和蛊惑性宣传,宣传武警部队完成任务能力和应对措施,及时消除恐怖事件对人民群众的心理、工作、生活的影响。

(作者单位:武警安徽总队马鞍山支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