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华山军事生涯报道回顾

作者:■赵怡然

提 要:我国著名战地记者华山,自19岁作为《新华日报》(华北版)特派记者奔赴抗日前线起,到59岁对越自卫反击战时坚持带病上前线采访,在其长达40年的职业生涯中,军事报道是他作品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其作品中饱含家国情怀和对人民生活的关照,在进行新闻报道时充分参与到新闻事件中,以亲历者的姿态还原了战争与生活的原貌。

关键词:华山;战地记者;战地通讯

战地记者华山,原名杨华宁,先后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和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采访。穆青曾在《难忘华山》一文章写道:“现在时代前进了,党的新闻事业已空前发展,我觉得,新闻界不应该忘记华山同志,不应该忘记他给我们留下的那些宝贵的、记录了一个伟大时代的新闻作品。”

家国情怀,战地通讯显文笔雄健

展江认为:“战地报道不同于战争新闻,它是战地记者根据亲身经历和见闻写成的战地现场新闻或称目击报道。战地记者的别称是随军记者。”华山一生4次上战场,每次都以特派记者的身份,长期随军进行战争报道,是真正的战地记者,他用一腔热血去亲历历史、记录历史。

华山在太行山根据地时期,曾长时间跟随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七七二团采访,在此期间亲眼目睹了陈赓指挥主力团击败日寇大获全胜的英雄场面,这场战争中的力量是敌强我弱、敌大我小,是从劣势打到优势。他曾说:“宣传胜利是人民的要求,也是记者的首要任务,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的第一条就是提高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家国情怀在他的通讯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1947年冬天,他与作战部队一道从松花江到辽河,在严酷的环境下,顶风冒雪穿插于敌人后方,亲身体验了南满、北满部队会师时的欢乐,并写下了战地名篇《踏破辽河千里雪》,在其中的“兄弟”的章节中,华山这样写道:“当天空似乎还是黑暗的时候,当坚持南满地区似乎绝不可能的时候,战士们只有一个呼声:‘打出去!’他们决心要把敌人碰个七零八落,他们相信北满兄弟部队会打过来的,因为在松花江北岸的人们也只有一个呼声:‘打出去!’正是这种人民军队的英雄气概,冲破了最艰难的日子,把东北战场从松花江畔和长白山麓移到辽河平原,隔绝了一年的兄弟部队,终于到沈阳的大门口会师了!‘看这是打新一军的北满老大哥!’“看这就是新六军的死对头‘打虎能手’(匪新六军自称‘虎威部队’)!战士们边走边谈,虽然天空中敌机正在跟踪扫射,但人们也按不住见面时的狂欢。”从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华山雄健笔锋,他善于运用战士们自己的语言来体现战争场面,展示战士不屈不挠、越挫越勇的精气神。

1947——1948年间,在东北解放战争时,华山写出了大量的战争通讯,共发表了五十多篇,《松花江畔的英雄誓》写出了松花江冰封时冷雪寒风中战士英勇杀敌的场面;《爆炸英雄任子厚》写出了普通战士在战斗中逐渐成长为一名爆破英雄的故事;《其塔木战斗的英雄们》塑造了战士们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的形象;《“艰难任务交给我”》讲述了战士们运用多样灵活的战术攻城拔寨的壮观场景;《松花江畔的南国情书》揭露了国民党大打内战造成了恋人天各一方,催人泪下。在这些生动的作品中,华山通过对细节的描绘、生动雄壮的文笔中我们看出了华山与战士们之间的感情和对祖国的深情。在这一时期,华山的作品总有一种磅礴的气势,一种作为战地记者同人民战士一起在战争的烽火硝烟中出生入死的革命豪情。

社会责任,舆论监督展时代坚守

华山具有一个新闻人的社会责任感,1957年华山调到新华社,进入作协。他将全家人都带到了三门峡工地,长期在那里生活,并代职工程局党委副书记。他曾带着新华社社长穆青到大坝上参观,亲自为他讲解,每到一处,工人们都会亲切的喊他“华书记”。他的房间也从来都是人来人往,向他汇报工作或是商量问题。穆青感叹道:“我一点也看不出他是来蹲点体验生活的作家,他的身心完全融入到三门峡工程中去了。”

马鹤青在《他的星光不会熄灭》一文中写道:“1980年,我到河南林县采访,有一次下乡,县委的同志指着路边一个小山村对我说:‘你看,那座房子就是华山同志住的。他在我们乡下住了好几年,要写我们林县的事,林县的事他全知道’。下车走近一看,简朴的农舍里,有他写作用的一张桌子,床上的铺盖很单薄,地上放着他自己烧饭的锅碗。原来这些年他仍在第一线采访,只是近来身体不好,才回广州治病去了。”在朝鲜战争停战后,华山结束了他作为军事战地记者的生涯,转入到社会主义建设的生活中,从不同侧面报道了社会主义事业中雄伟壮丽的图景和社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马铁丁在为华山的著作《远航集》作序中写道:“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其规模,其速度,在过去只有在神韶中才能听到,现在变为现实了。”“你愿意懂得我国劳动人民坚韧不拔的性格吗?你愿意知道他们的理想和愿望吗?你愿意看到他如何用自己的双手和智慧缔造幸福的生活吗?那么,你就读一读‘童话时代’和‘神河断流’吧。” 通过这段话,我们不难看出华山的社会责任感,将黄河作为社会风向标,给予极大的关心,为的是这条人民的母亲河不会断流,不会影响到人民的日常生活。由此不难看出,华山的作品对现实的关照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一地鸡毛”,而是做到了新闻人该有的舆论监督精神,在这样的精神中展现了华山的个人坚守。

1972年10月,康克清同志到林县考察,华山给她写了一封长信,全面反映了林县的问题。信中用大量事实,揭露造反派极力否定红旗渠,残酷迫害杨贵及修建红旗渠的大批干部群众的种种罪行。康克清看后觉得问题严重,第二天即派专人回京,把华山的信送给国务院的领导同志传阅。周总理看后非常生气,当即批示要河南当时军管的负责人及有关人员赴京汇报。会上,总理严厉批评了他们否定红旗渠的错误,质问他们为什么对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人民群众自力更生建造的红旗渠那么仇恨?”在周总理的亲自关怀下,及时制止了造反派在林县的倒行逆施,并解放了杨贵。同时,周总理还亲自提名,建议华山作为河南的代表出席全国四届人大。

人民话语,回归群众露个人真情

分析华山作品中的语言体系不难看出,无论是他的战地通讯,还是之后的散文,甚至是由他作品改编的电影,都处处运用着人民话语。

新华社社长穆青曾在回忆华山时说:“许多见过华山采访的同志都知道,他的采访笔记记得非常翔实。一般是把采访对象的话全部记录下来,哪怕是细枝末节,也尽可能地不漏。他曾对我讲过,他记笔记的习惯是在太行山上养成的。当时,他去八路军的一个主力团采访,发现许多指战员都善于讲故事,善于描述自己的生活,而且语言非常生动、幽默、风趣。于是,他开始记笔记,记的都是对方的原话,尽管材料杂七杂八,但翻开整个笔记本,就像部队生活的一面镜子,能理出许多采访线索和报道素材。特别是群众那些鲜活生动的语言,简直是个宝库。”华山曾在解放战争中写过一篇名为《头顶露青天》的报道,在这篇报道中,他通过前后三次对贫苦老妇人的采访,掌握了大量一手材料,详细地记录了老妇人的原话,这篇报道字字血泪,运用了真挚的群众语言,读来令人动容。

华山的文友、作家南丁写了一篇文章这样评价华山的名作《鸡毛信》:“《鸡毛信》取材于抗战时期,通过儿童团员海娃为八路军游击队送鸡毛信,几经险阻,充分显示了海娃机智勇敢与不屈不挠的精神。这种精神来自他爱国爱家爱父老乡亲的本质,尽管影片中没说一句这样表白的话,但是这种内涵让每个观众都看出来了,都被深深感动了。海娃是英雄,是个仅仅十来岁的小英雄,小年龄办成了大事。中国人经过14年抗战,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写下了史无前例的一笔,这当中,就有像海娃这样的许多出人意料的表现。如果不是那个时代的人,对抗日战争不熟悉,没有忧国忧民的大抱负,任凭其极尽其能胡编胡造也是造不出来的。”《鸡毛信》改变自华山的故事集,截取其中的一段:“海娃这才记起鸡毛信的事来。他脸红了,赶忙问:‘缴了枪没有?’张连长说:‘缴了一大捆,都是崭新油亮的三八式快枪!’海娃高兴地说:‘那就给我一支吧!’”这短短的对话将海娃作为一个儿童团团长的责任感与身上天真烂漫的孩子气一起表现了出来。

华山常说:“不是我亲自采访来的材料,我是从来不写的。”他对新时代记者最大的启示在于,自主性与参与性可以使记者更好地在窥探到了事件的原貌,记者需要勇气和担当拨开笼罩在战场上和生活中的层层迷雾,去探究战争的本质。一手资料永远是新闻记者在追求新闻真实性和客观性时必不可少的要素。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