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一道算术题,心中那盏灯

作者:■董 强

今年全国两会后,一个令人鼓舞的热门话题,持续在许多当过兵和没当过兵的人群中发酵,人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老兵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啦!

什么是家?诗人陆蠡在一篇题为《蛛网》的散文诗中写道:家,是蛛网的中心,四面八方的道路,都奔汇到这中心。家,是蛛网的中心,回忆的微丝,有条不紊地层层环绕这中心。是啊,有一个“中心”才叫家呢!而今,退役军人事务部就是这个“中心”。

刚刚发生的一件事儿,令人倍感温暖。

3月27日上午10时50分许,解放军第九四医院的权威专家正在会诊,几分钟前金汇通航航空救援直升机搭载身患重病的解放军73502部队战士万嘉伟稳稳降落在医院的直升机专用停机坪上。

无独有偶。3月28日,在广西玉林市血站,武警官兵争先恐后为8岁女孩陈雨欣献血。献血队伍中,还有一位特殊“战士”——已经退役的唐来喜。

两件寻常事,同时又饱含丰富信息。

为了一名普通士兵,动用一架直升机,这架直升机还是地方的!外电评论说,中国国家富裕了,民拥军的传统依然没变!

为了一名年幼女孩儿,众多官兵献血,其中还有已经退伍的老兵!军事媒体与地方媒体的评价不约而同,军装脱与不脱,都穿在心里,军爱民的本色永远不会改变!

老兵当自豪,党和政府一直予我们以厚爱。习主席的话,是鼓励更是鞭策:谁是最可爱的人,不要让英雄既流血又流泪,让军人受到尊崇,这是最基本的,这个要保障。

老兵当担责,人民群众一直寄我们以厚望。强国强军,每一名中国军人都责无旁贷。

我军从建立至今,不同发展时期,陆续有许多官兵退出现役,他们或许不是元帅不是将军,但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老兵。

权威部门统计显示,我国现有退役军人5700多万,并以每年几十万的速度递增。这些老兵,服役时,是军队栋梁;退役后,是中国脊梁。

这里有一道常常被人忽略的算术题:有关方面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元旦,中国人口达13亿8400多万人,按照现有5700多万退役军人来计算,平均每24个人中就有一位退役军人。

就中国来说,再大的事除以十三亿人口,也是小事;再小的事乘以十三亿人口,也是大事。对退役军人这个庞大基数,各界也理应如此看。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作出一个重大政治论断: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脚下千条路,心中一盏灯。”用这个重大政治论断审视退役军人事务部的成立和运转,很多事情就会看得更加清楚。对军事新闻工作者而言,既是一种新的视角,又是一种新的责任。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后备部军民融合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