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知足 知责 知止

作者:■辛士红

就在前几天,我过了43岁的生日。人到中年,的确是一个谈爱嫌老、谈死嫌早的年纪,是一个不再年少轻狂、不再雄心万丈的年龄,是一个想得开看得透、挑得起担放得了手的年龄,也是一个叫小辛的越来越少、叫老辛的越来越多的年龄。改革关头,让我代表部里的同志表个态,简单地说就是三句话:懂得知足,保持一个好心态;懂得知责,保持一个好状态;懂得知止,保持一个好形象。

罗荣桓元帅在回忆古田会议时说:“我们不像旧军队,也不像外国,我军有特点,历来就是反对‘我’的,用只是用‘我们’,我们主张集体领导,这是个很好的传统。”然而,在改革大考面前,说“我们或他们应该如何”很容易,说“我应该如何”很难。我从地方高中考入军校时,当时做梦也想不到能够扛上大校、能够来到北京。今天我仔细地品味日常的幸福:早上,我叫醒孩子起床上学,然后一个人来到玉渊潭公园慢跑一圈,这样的生活让多少边防军人羡慕;中午,我在食堂吃完饭,5分钟后便躺在家里的床上进入午休状态,这样的节奏让多少上班族心仪;晚上,我可以和家人一起吃饭、聊天,然后陪孩子做作业、读书,这样的其乐融融让多少两地分居的家庭向往。如果说这都是些小确幸、小格调的话,那么,自己评上了高职、调了技术七级,住的是师职公寓房,而且爱好和工作高度一致,这些都让我感到非常知足。“对于不知足的人,没有一把椅子是舒服的。”记得我编过3篇稿子,题目分别是《每临大事有静气》《只顾攀登莫问高》《事能知足心常惬》。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改革?我想,这三句诗就是应有的好心态。

“任重者其忧不可以不深,位高者其责不可以不厚。”作为军报的编辑,尽管离位高权重很远,但因为骑的马高,有时就显得人好像也很高。军报的金字招牌,为我们带来了耀眼的光环也带来了如山的责任。每天的感觉是读者催着跑、同行逼着跑、领导带着跑,总怕一觉醒来落伍了。这么多年,有看完新闻联播后受领评论写作任务的速决战,有陌生领域陌生行业需要进行评论的攻坚战,有一组系列评论要与4个机关部门反复协调的车轮战,有长年单独负责一个专栏的持久战,有多少次不休不眠的夜战,有多少回高度保密的暗战。时间干得越久,越有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觉,深感评论写作没有老本可吃,没有资格可摆,没有成绩可吹,随时都有打败仗、放哑炮的可能。我已经习惯了这种高强度、高压力、高挑战的工作方式,尽管我清楚地知道发展的天花板说到就到,但我依然会心平气和地耕耘、云淡风轻地付出。

古人说,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改革大考是思想上的,是利益上的,但归根结底是政治上的。现在禁酒令为什么能立竿见影?首先是全军官兵从认识上提高了政治站位,喝杯小酒再也不是小事小节问题,而是是否听党指挥、对党忠诚的大是大非问题。改革更是如此,一名干部的觉悟高不高、党性强不强,平时很难体现出来,现在则高下立分、判若云泥。习主席多次引用过一句俗语,“人在做,天在看”。他说的“天”,指的是人民。我想,“天”还应该包括领导、包括组织、包括周围的同事。我相信,组织会对每一个人讲负责,我也一定会对组织讲服从。第一,绝不分心走神,不能因为改革降低工作标准;第二,绝不妄议改革,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第三,绝不和组织讨价还价,组织叫走不提留,组织叫留不提走;第四,绝不偷奸耍滑,能挑100斤的担子绝不挑99斤。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评论部主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