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当那一天真的来临

作者:■梁蓬飞

大家知道,这个题目是我参与采写的一篇报道的标题。2016年新春走军营,解放军报社李秀宝社长和总编胡君华副主任带着我去原陆军第27集团军采访,采写了这篇稿子;2017年新春走军营,李秀宝社长和武天敏主任带着我又来到27集团军,采写这篇稿子的姊妹篇:《115名军嫂撑起另一座营盘》。2017年两会结束后,我第三次来到27集团军,进行回访,开始创作一篇报告文学。说实话,正是这3次采访,使我对现在正在进行的这场国防和军队改革有了更加全面而深刻的感受,感受体系重塑的革故鼎新,感受撤并降改的改革阵痛,感受一支部队与一个人,一个人与一个家庭的命运沉浮。同时,我也感受到一种势不可挡的磅礴力量,那就是面对利益调整。面对进退走留,第27集团军官兵和他们的家属那种听从指挥、永远奋斗、牺牲自己、顾全大局的家国情怀和可贵品质。记得稿子里有这样一句话:“那一天真的来了,陆军第27集团军经受住了改革大考;那一天真的来了,期待更多的官兵像他们一样,向党和人民交出优秀答卷。”

如今,那一天开始降临在我们头上。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每当想到这些问题时,我的思绪就会回到第27集团军,那里早为我们写好了答案、竖起了路标。

先说一个细节:2017年3月27日下午4时55分,距接到到新单位报到的通知不到4小时,军长、政委向大家告别,机关干部自发送行。这次分别,与一年之前他们从石家庄搬迁到太原的那次分别完全不同,没有泪水、只有欢笑,没有忧伤、只有鼓励,没有不舍、只有坦然。操场上,侦察连的官兵还在训练,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切都与他们无关。其实,谁不清楚,他们钟爱的集团军将要解散,他们将要各奔东西。但经过那次移防搬迁的历练,他们读懂了改革,他们经受了考验,他们成熟了,他们知道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解散是为了更好的重组。

最后讲几个利好:后勤部军需处副团职助理程超,选择去了保定,拟安排在副处长岗位。改革对他来说,可谓好事连连,离家近了、职务升了。后勤部助理员程永兴,学的是地理信息系统专业,毕业10年没干本专业,这次交流到战支部队,感觉英雄有了用武之地。235旅装步三连步战车驾驶员兰涛,入伍12年,感觉部队安逸的时间太长了,不良惯性和积习很多,少了当兵的感觉和劲头,真心实意盼改革,按他的话说“一个自在慢游的鱼群需要扔进来一只大鲶鱼搅动一下”,即使自己定居驻地的小日子被打破也在所不惜。“脖子以下”改革,他们部队要从河北邢台移防到安徽滁州,从内地走向军事斗争准备前沿一线。采访他们的时候,虽然距离移防还有几个月,但他们已经开始收集东部战区陆军的训练动态,有针对性进行强化训练,以尽快更好地适应新编制新任务新要求。

这样的故事太多太多,现在看来,每一个故事里都有我们的影子,因为我们也和他们一样,开始真正站在改革洪流的风口浪尖。几天前,军报记者部党总支组织召开党员干部大会,进行思想摸底和改革动员,报社陈副总编和记者部领导带头发言,记者们都一一作了表态,大家都表示坚决拥护改革、支持改革、服从改革,进退走留听从组织安排。一直以来,记者部着眼打造一支听党指挥、业务精湛、作风过硬的记者队伍,特别注重记者队伍的思想政治建设,教育引导大家继承发扬战地记者的优良传统,听从指挥、敢打硬仗、雷厉风行、不讲条件,急难险重任务争着上,人与新闻永远在路上。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启动以来,记者部就把自觉拥护支持投身改革,作为全体记者队伍教育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紧抓不放,两年多来,尽管平时大家有所议论,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对改革都有正确的认识,所以当改革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就会毅然决然地清醒而坚定,因为,我们军报记者是一支经得起考验的过硬队伍,是办报办网办刊值得依靠信赖的生力军和拳头力量。就在此时此刻,还有很多记者行走在新春走军营的路上,他们步伐依然坚定有力、从容不乱,没有因为改革而分心松懈。

2018年的春天来了,不禁想起朱自清的文字:“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向前去”这是军队媒体改革的春天,这是充满希望的春天。在这个春天里,我想用这样一个对话来结束我的发言。

2017年的3月,对于陆军第27集团军来说就是“分别”。有一次,营房处长谭术安煞有其事地质问宣传科长刘中:“送别的时候,为什么不安排营区广播播放歌曲《驼铃》?”刘中回答:“放那么伤感的歌曲干什么?要放也应该放《强军战歌》!”

这一天真的来了,希望我们为强军高歌,为改革添彩!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记者部主任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