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沾满一线的泥土,感受备战的硝烟

作者:■《中国国防报》记者 鲁文帝

我曾是一名大学生士兵,老部队优良的作风和严明的纪律对我进行了一番彻底的重塑。2年前,我怀着对部队深厚的情感来到军报社工作,有幸成为一名光荣的军事记者。

这次“新春走军营”我参加了第一、第二阶段的采访报道,借助军报打造的融媒体大平台,我们有了更广阔的发挥空间。本次活动我总计在《解放军报》发稿4篇,《中国国防报》发稿1篇,其中两篇以原稿的形式出现在中国军网上。从内陆到边疆,从国防动员系统到一线作战部队,从基干民兵到特战尖兵,采访中我看到了部队练兵备战的虎虎生气,感受到了部队强军兴军的昂扬风貌。

一、靠得再近些,看练兵备战的新形象

“新春走军营”的第一阶段,我去了重庆警备区进行采访。相较于作战部队,练兵备战是国动系统一大弱势,但又是不可或缺的部分,该如何采写国动系统“新春走军营”的稿件?该如何把情况真实地反映出来?去警备区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

好在提前做了充分沟通,在主要报道方向之外我们找到了两个线索,一个是重庆市铜梁区少云民兵应急连灭火演练,一个是在新开通的重庆西站,实施的以春运为背景的民兵处突护站演练。

其实,在去现场之前,我的心中有些忐忑,因为在印象里,民兵队伍在春季编兵整组之前很少有大型演训,即便有,规模也非常有限,而且今年恰逢全国民兵调整改革之年,更增添了许多不确定因素。但是此次重庆市铜梁区少云民兵应急连的灭火演练出乎我的意料,不仅参演人数多达230人7个分队,还十分罕见地动用了直升机和无人机,名副其实成为一场空地立体灭火演练。在年前这样的一个时间段、这样的人员装备动用规模,是基层民兵组织中很少见的。

原来,这个民兵连去年年底根据新颁布的民兵试训大纲,以最新的国防动员潜力调查数据为基准,找到地方民航公司成立了空中应急分队,比往年三四月份的编组时间整整提前了4个月。变被动为主动,在全国民兵调整改革之前,按照上级的编组指导思想,人武部提前开展民兵编组试编试训,把民兵队伍从人力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型,这是一个练兵备战态度的积极转变,刷新了我心目中的民兵形象。

在沙坪坝区,重庆西站的处突护站演练也让我看到了一些新变化。西站建成后将是西部最大的交通枢纽,人口的密集程度可想而知。我在车站广场看到,参演的100名全副武装的民兵中竟有50名携枪民兵,在一个大型火车站突然出现这么多携枪民兵,不怕引起骚乱或是被恶意曲解报道吗?毕竟,这在信息发达的网络平台上实在是太常见了。“不实地实装练实兵,如何在出现突发情况的时候真正用得上?只要用心筹划,这都不是问题。”破除旧习,大胆作为,人武部的霸气回答让我真实感受到了国动系统改作风抓训练的巨大转变。

二、融得再深些,听练兵备战的最强音

年前,“新春走军营”第二阶段,我来到了位于新疆乌鲁木齐市的某红军师,该师首届“红星杯”冰雪运动会恰好此时拉开战幕。原本我想,这次的运动会可能是因为冬季车辆装备难以动用,师里搞的一个普通活动而已,为的是调节一下官兵们冬季里压抑烦躁的心情。

谁知,现场让我眼前一亮,冰上的竞速项目充分展示了红军师各部队官兵精湛的冰上技艺,比赛场上,硝烟弥漫,枪炮声不断,年味儿中充满了浓浓的战味儿,让我看到了官兵们在恶劣的冰雪环境中勇于拼搏的坚强意志。

比赛间隙,我隐藏记者身份,装作一名军属和退伍兵,搬着马扎凳,坐进了场边红军师啦啦队的队伍中,和战士们聊天,想借此机会了解他们真实的训练生活状态。聊天中得知,自入冬之后,各部队调整训练计划,减少大型装备动用,把单兵和分队在冰雪条件下的战术训练作为重点,滑冰滑雪成了必训课目,几个月的强化训练造就了他们冬季过硬的冰雪运动能力。

听着他们讲训练中的趣事,让我有些心痒难耐。我曾在原黑龙江某边防团服役,冬季的大雪封山封路,气温能低到-45°。那时新兵入伍还是12月份,新兵没下连,老兵连队训练多在室内,即使是冬季拉练,规模和时间都非常有限,整体的训练强度特别是军事技能训练减弱很多,这就有了老兵们“猫冬”的说法。2012年的冬天我成了最后一批“猫冬”的兵,老兵走了,新兵没来,除了清雪那真是我当兵两年最舒坦的日子了。这里的部队以前也是如此,而现在,积极的练兵备战完全使“猫冬”成为了历史。

聊天中我还发现了一个可喜的现象,师里一个二期士官告诉我,现在的部队和他刚当兵时很不一样,“平时开会少了、公差少了、训练多了。”这个士官2011年入伍,经历了2012年的十八大,2015年启动的军改,2017年的十九大,是一个正在完整地经历军队变化的战士,“以前杂事太多,心累,现在啊,训练再苦也是开心的,起码没人烦你啊。”我认为,他的这些直观感受可能就体现了十八大后部队作风的转变,也是军改后部队严抓练兵备战在军队末端的一个小小缩影。

这个士官说的话让我想起自己当兵的时候。依稀记得是2012年腊月十八之前,有一次军区开视频大会,我们提前两个小时就到了会场,一坐就是一天。开完会以后各级逐一进行总结,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了,一整天下来同志们浑浑噩噩,会上讲的啥?谁都不知道。

现在这个红军师或是其他的部队,可能已经很难再看到如此“鏖战大会”的情景了,没有才是最好的,把时间都空出来,练兵备战,这才是军队该有的样子。

三、想得再细些,写练兵备战的新故事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参加“新春走军营”系列报道了,相比于去年的稚嫩和不知所措,今年发挥得明显要自如了许多。因为长期奔走在国防动员战线上,这次两篇民兵演练的稿件采写比较顺利,但是对作战部队的稿件书写力度不够,有所欠缺。

就像前面讲到的冰雪运动会,如果只是单纯地写一篇消息,也就是报道一件事而已,看不出“新春走军营”的特色来,初稿写的比较生硬,总觉得缺点什么。记者部带队的李蕾老师点到:该如何凸显官兵们春节期间练兵备战的真实状态?抓特写,整侧记,避开普通消息报道。这让我茅塞顿开,于是我一边回想着白天比赛场上的一幕幕场景,一边逐字逐句反复地推敲,同样的意思,换一种不同的文字表述可能就会使得稿件内容更加生动饱满。写作时,最重要的是调整心态,就把自己当作比赛场上参赛的一员,先把发生的故事有声有色地写出来,再跳出去,转换成军事记者的角色对稿件进行加工,务求最终成稿的鲜活性。

总的来说,这次参与“新春走军营”报道活动非常顺利,我大学毕业前曾在地方电视台做过电视新闻,来到报社后感觉军地媒体之间差异不小。相比于其他媒体,我们军报社的记者在采访军事活动中,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特别受部队官兵们的重视和欢迎,被视为“自己人”,提出的采访要求基本都能得到满足,这也是我们能够顺利完成各种急难险重新闻报道任务的重要保证。

有优势就绝不能浪费。面对采访,官兵们会紧张是常有的事,因之前当过兵,对部队情况的熟悉,使我能够很快和基层官兵们拉近关系,打成一片,只要想办法让他们放松下来,说得开,讲得好,粗话俗语张口就来,嬉笑怒骂中看到的就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战士,这也是我和战士们坐在一起能敞开聊的依仗。我在现场了解到,赛前各部队都是先进行内部筛选,再全师比赛,参与承办活动的两个团,能代表上场官兵的毕竟是少数,大多都坐在场边参与保障,在年前他们为此次足足准备了数周,特别是对上万平方米的比赛场地进行的战术条件设置,大冬天里不知流了多少汗水,抱怨肯定是少不了的,但是一看到本单位的参赛队员出场,他们便忍不住跳起来欢呼鼓劲,在这一刻,我看到的他们就是一个连成一体强大的战斗队。

这次“新春走军营”采访中,我接触到了军队内部各个不同系统的人,亲身感受到了军队建设的不易之处,深感自身能力素质有所欠缺,需要在新闻宣传报道方面学习和加强的地方还有太多。在接下来的采访活动中,我会端正学习态度,不骄不躁,坚持不挑新闻大小,只要符合报社需要的稿件都努力采写的原则,以高度负责任的心态对待每一篇稿件,在采访中能沉得下去,以讲好兵人兵事为目标,努力提升新闻写作能力,争取每写一篇稿件都比上一篇有所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