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军旅题材影视作品军民融合模式初探

——以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为例
作者:■张笑寒

提 要:自《战狼2》斩获56亿票房后,《红海行动》再次惊艳亮相春节档并收获广泛好评。近年来,除了火热的军旅题材影片,还有一批优秀的军旅题材影视剧同样值得关注,如《深海利剑》《热血尖兵》等。这些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不同于以往,它们大多由部队牵头指导、影视公司注资、著名导演执导、军地两方演员共同演绎,最终实现了票房(或收视率)、口碑的双丰收。其中,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参与推出了多部此类影视作品,本文将以该中心为例,探析“新”军旅题材影视作品的军民融合模式。

关键词:军旅题材影视作品;军民融合;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

自1988年成立以来,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先后创作、摄制电视剧、电视专题艺术片、戏剧小品、电影等数百部,如《血沃中原》《国魂》《壮士行》《蓝色国门》《热血》《不惑之年》《天边有群男子汉》《潮起潮落》《军港之夜》等,多次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金鹰奖”、解放军文艺奖、全军电视剧“金星奖”等奖项。大量的实践,使得主创人员深谙主旋律题材文艺作品的创作方法,经验丰富且技巧娴熟。这为他们创作“新”军旅题材影视作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主导文本创作,彰显时代主题

在影视作品的前期工作中,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主导剧本的创作。近两年来,海军参与创作的影视作品主要有《深海利剑》和《红海行动》。这两部作品的编剧都是该中心的资深编剧冯骥。艺术源于生活同时又高于生活,军旅题材影视作品更是如此,大多来源于重大的事件或火热的军营。冯骥撰写的剧本往往取材于真实事件,且剧本主题着重反映当前时代特色和国情军情。作为我国首部展现潜艇部队官兵的电视剧,《深海利剑》以“践行强军目标模范艇”372潜艇为原型,将其突遇海水“断崖”却自救成功的英雄故事作为蓝本,讲述了我国海军为抵御外来潜艇骚扰,火速制定“T计划”网罗精英人才,为正在研发的新型潜艇培育指挥型军官的故事。而《红海行动》自不用说,依据2015年也门撤侨改编而来。通过在蛟龙突击队体验生活,采访亲历撤侨的队员,冯骥完成剧本的一稿写作。

最终的剧本由地方导演和军方编剧商讨而成。在冯骥的一稿剧本基础上,《红海行动》的剧本又经过了影片导演林超贤的修改,以及原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原海军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主任周振天等人的探讨。中心的主创人员一致认为林超贤给予了剧本审美上的突破。在相当多的影评人看来,较之以往的国产战争片,《红海行动》在艺术表达上更进一步。虽然《红海》是一部军事题材动作片,但它是带着反战的意味。林超贤认为,在这部作品中,战斗的惨烈和血腥程度是极为少有的,但并不是卖弄血腥,而是表现出来后可以让观众冷静下来“不要好战”。除了“反战”主题以外,不仅救中国人质,还救其他国籍的人质、充当人肉炸弹的外族老父亲、阿拉伯小女孩……这些闪耀着人性光辉的行为背后,体现的是“大国责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更加深远的内涵。

影视作品的剧本不同于小说,更强调时代背景这一创作基础,人物言行和场景设置也涉及更多细节。部队编剧从基层部队成长起来,常年学习各类会议精神,较之地方编剧,更能深刻把握时代精神和政策环境,对于部队官兵这一创作对象也更熟悉和了解,因此部队编剧把握剧本创作的主导权是科学合理的。当然,地方导演的润色加工也不可或缺,这能够使剧本更适于影像表达。

二、人力资源支持,军民群英荟萃

在接受中国军网采访时,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主任、《红海行动》出品人、总制片人唐静表示,考虑到博纳影业出品的《智取威虎山》大获成功,她找到博纳影业的总裁于冬寻求合作,凭借精彩的剧本和取材于真实事件的故事打动了于冬。至于为何谋求地方合作,唐静也给出了答案,“我们有一个很好的部队题材,我们部队的创作人员把这个题材创作好了,但需要更强的资金和更好的技术,所以需要民营企业,需要有情怀的民营企业家。”

唐静没有选错,从《智取威虎山》到《湄公河行动》,博纳影业已逐渐探索出一条主旋律影片的制作道路,即主旋律题材加上现代电影的制作技术。班底也朝着香港导演搭配内地电影制作力量的方向走着。香港导演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他们对大场面的把握能力和对类型片的驾轻就熟无人能比。林超贤便是最好的例证。《证人》《线人》《破风》《激战》……林超贤执导的影片中,频繁出现博弈、厮杀等元素,故事情节紧凑而不杂乱,再加上与公安部合作的《湄公河行动》,林超贤无疑是《红海行动》导演的最佳人选。在为《深海利剑》选取导演的时候,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则从影视剧类型出发,考虑到是青春励志剧,且感情戏份不少,因此最终与赵宝刚导演联系,邀请其执导该剧。事实证明,剧中年轻潜艇官兵的成长变化和个性特征都被表现得淋漓尽致,和《奋斗》《北京青年》中的角色一样有着深刻的时代印记。

在演员的挑选上,军民两地演员济济一堂。不同于早期部队制作的影视作品中主角大都来自于部队文工团,如今的影视作品中主角几乎都是地方青年演员,而配角和群演则会选用部队官兵。在《红海行动》中,军舰政委的饰演者王强是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的著名演员,同时担任该片的军事制片人。

在军事方面,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主要提供了军事指导和军事顾问。以《红海行动》为例,首先,影片的总顾问是担任也门撤侨总指挥的夏平将军,保证了影片的政治正确;其次,中心联络的军事顾问全程跟拍,给主演们讲解战术和走位,避免片中出现军事常识错误。一边拍摄一边训练的主演教官则是蛟龙突击队的优秀退伍士兵。正因为军事顾问和教官的存在,影片在审查时没有出现军事方面的丝毫瑕疵。

人才是军民融合的重要领域。在影视作品的合作过程中,军民两地的各类精英齐上阵、共努力,一起把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提升到新的高度,以观众更加喜闻乐见的形式出现在屏幕上,讲述官兵的苦辣酸甜,表达深切的家国情怀。

三、武器装备调度,组织协调联络

在“新”军旅题材影视作品中,各类武器装备的惊艳亮相也是看点之一。这更是离不开军队出品方的鼎力支持。在《红海行动》中,军事装备预算高达2亿,除了拍摄地摩洛哥军方提供的坦克装甲车辆、直升机以外,中国海军给予了前所未有的支持。其中,军舰上的实景拍摄最振奋人心。“新入列的新舰临沂舰造价14亿,27天陪着剧组拍摄”这句宣传语无疑将观众的期待值推向高峰。临沂舰属于054A型护卫舰,是中国人民海军最新型的护卫舰等级。中国人民海军目前最大、最先进的现代化大型登陆舰071“昆仑山”号大型船坞登陆舰也为剧组提供了实景拍摄空间。片中还出现了可一次锁定40多个目标的近程防御武器系统1130近防炮的镜头。其他诸如039型潜艇、无人机、单兵翼装伞降系统等同样得益于海军的协调调度。这些现役尖端武器装备的集体亮相,与片中大量的动作戏、爆破戏、枪战戏互相支撑,不仅为观众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还真实展现了我国现代化海军的全貌。

为了配合影视剧《深海利剑》的拍摄,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也动用了大型武器装备——号称“史上最贵男一号”的潜艇。剧中出现的是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二代039型常规潜艇,包括潜艇内部照片也是首次对外公开,包括十分机密的指挥舱、海图室、声呐系统和控制系统等。有报道表示,通过剧中的镜头,可以看出中国这一潜艇的信息化水平十分先进。

在以往的军旅题材影视剧中,穿帮镜头、军事常识错误等频出不穷,《士兵突击》《亮剑》等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军旅影视剧也偏重情节而忽视其他。随着我国逐步走上国际舞台的中心,“新”军事题材影视剧不仅承担着推广我国软实力的责任,还扛起了彰显我国军事实力、塑造我国大国形象的大旗。先进卓越的武器装备不只是武力的展示,更是对新时代官兵素质的展现。战略战术的完美配合、对武器装备的熟练掌握、有情有义有勇有谋……这些标签组成了“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的荧幕形象。

中国的电影市场票房规模到2020年预计将超过美国。国产电视剧也走出国门收获了大批海外观众。正如媒体所言,从《战狼》系列到《湄公河行动》,再到《红海行动》,主旋律电影已经同市场形成了一种“观众契约”,市场对类似的主旋律电影逐渐构建起了信心,一旦内容符合或超过观众预期,很容易形成口碑发酵和扩大效应。在这之中,军旅题材影视剧无疑是重头戏。

海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与地方影视公司的合作,整合了人力、资金、装备等资源,贯穿了文本创作、拍摄演绎、幕后保障等环节,双方都以极大的激情和认真的态度探索影视作品方面军民融合的模式。然而,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种模式尚不成熟,仍限于单向联络和个别单位,相比美军与好莱坞合作的完善体制和明确分工,仍存在很大不足。如何更好的通过文艺作品宣扬家国情怀、展现军人风采,军民融合这条路道阻且长。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