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论龚澎新闻发布工作的风格与技巧

作者:■穆 青

提 要:回眸中国新闻发布工作发展史,龚澎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首位新闻发言人。1949年11月8日,外交部情报司(后更名为新闻司)正式成立,同年12月26日,龚澎被任命为情报司司长,也是新中国外交部第一任新闻司司长;1964年,龚澎升至外交部部长助理,兼任新闻司主管工作。龚澎一直是周恩来总理的得力助手,在她的努力下,世界开始认识了解新中国,中国也逐渐拥有了面向世界的大国自信。

关键词:龚澎;首位新闻发言人;新闻发布

可以说,龚澎最突出的成就在于新闻发布方面。1954年,她随周总理出席第一次日内瓦会议,与黄华同任中国代表团发言人;1960年参加第二次日内瓦会议,周总理亲自提名让她担任中国代表团首席发言人;1963年—1964年间,周总理率中国友好访问团出访亚非拉14国时,龚澎又是访问团的主要发言人。龚澎对党的对外新闻发布工作做出了许多开创性的贡献,在新时代仍然值得总结与借鉴;她在工作中散发出来的人格魅力,犹如一缕清风,是“典型的美与革命结合的化身”。

大国形象的代言人,个性也是一种武器

龚澎作为新闻发言人的天赋早在学生时期就表露无遗:她是燕京大学(即现今的北京大学)的高材生,在学校里担任学生自治会财务部部长。1935年,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爆发,她与二姐龚普生等在未名湖畔临湖轩,一同主持召开了外国记者招待会,揭露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惨不忍睹的暴行。这是龚澎的“首次”发言,也是她新闻发言人生涯的起步。

龚澎才华出众、貌美优雅,能言善辩、善于社交,且大方洒脱、个性鲜明,又能说一口地道流利的英语。“她既有青春的朝气,又有对中国共产党事业的坚定信念,再加上随军记者特有的敏锐观察力和清新幽默感”,不仅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的青睐,在西方记者中也非常吸人眼球。斯诺夫人曾高度评价龚澎说:“她具备了东方和西方最优秀的品质。”

龚澎的风格是刚柔并济的。在一定情境下,女性新闻发言人有着独到的感性细腻,擅长以情动人、以诚感人。重庆谈判时期,龚澎帮助三个美国大兵实现了会见毛主席的心愿,并在毛泽东接见他们时从旁翻译。这样富有人情味的举措于无声中展现着中国领导人的随和与包容,展示着中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大度与气魄。

1963年,周恩来总理率团出访亚非拉十四国,在阿尔及利亚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某国电视台记者提出采访周恩来的请求,并希望中方付费,龚澎义正言辞地驳斥道:“你想错了,记者先生!我们不需要恩赐,在众多国家的电视屏幕上纷纷出现周恩来的形象之后,贵国的电视才姗姗来迟地出现,那时,记者先生,你就会知道你现在是犯了一个怎样的错误了!”

发言人的个性和魅力也可以用作武器,陈力丹教授也认为“有个性又能担当好职务的人是非常好的新闻发言人的料,越有个性,才越能代表这个机关、越能吸引公众眼球,如果这个新闻发言人跟木头一样,只会照本宣科,那又有什么意思?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让有个性的新闻发言人占主导地位。”龚澎清楚地了解自己的优势所在,在充分利用自己女性特有的“柔”将中国温润的一面展现给世界的同时,更用自己潜在的“刚”主动出击,尽展大国风采。

中国符号的传播力,国际视野的萌芽

事实上,“用别人听不懂的语言,讲着别人不感兴趣的故事”,一直是我国国际传播面临的困境。在新中国刚刚成立,外交事业刚刚起步的条件下,以龚澎为首的中国新闻发言人团队,在大力宣传我党主张和平方针的基础上,已经萌生了国际视野的种子。

任职期间,龚澎为新闻司的国际宣传工作制定了一套有效的工作方法,其中一条,就是要做到有的放矢。她非常善于通过“他者”视角审视自我,具有很高的国际站位。例如与西方记者打交道,就要了解对方看待问题时看什么、如何看,她说:“与记者交谈要有针对性,对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记者或进步的西方记者,立场观点与我们接近的,可以相对坦率、深入一些,而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则要注意对方的接受程度,绝不强加于人。”另外,龚澎在工作中还巧妙运用“借船出海、借口说话”的艺术,在发布重要消息之前,新闻司都采取比新华社发稿时间提前一点向外国记者透露的方式,让记者可以得到现场的感受,通过外国记者的报道,也使得我国对于国际问题的看法在国外更具说服力。

龚澎还灵活掌握对外传播方式的多样性,强调对外宣传要注重传播效果。她主张把工作做好与已经做好是两码事,愿意宣传还不够,必须善于宣传才能有效果。1940年至1945年,龚澎在重庆工作的五年期间,她与同事将解放区的漫画等艺术作品,缩印制作成精美的小册子,介绍到了美国;她还将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对国际局势的讲话和《解放日报》《新华日报》上发表的重要文章译制成英文版推向国外。1946年,龚澎带头发行了我党最早的英文刊物《新闻周刊》,因报道客观真实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重视,拓宽了东方声音走向世界的平台。

为了向世界揭示中印边界问题的真相,龚澎立即组织人员投入到研究工作中去,查阅大量的历史档案,根据古今中外的史料进行细致入微的分析,最后形成《中印边界真相》一书。同时,为了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让世界及时、全面地了解我国立场,龚澎与同事联合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一起制作了《中印边界问题真相》的新闻纪录片,1963年该片公映,获得了第二届百花奖最佳长纪录片奖。

中国声音的影响力,用事实晓之以理

龚澎坚持反映问题一定要做到实事求是。从一开始,她就以“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这一精神标杆要求自己,同时要求情报司的工作质量要具有国际专业化水平,让中央及时准确地掌握国际形势发展动态,清楚了解外界是怎样看待中国的。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封建专制时期,龚澎认为,世界对华评论,不论是好话还是坏话,不管多难听、多刺耳,都要第一时间向中央反映。为此,她和同事们每天认真阅读各种文件、联络外国新闻记者和通讯社,24小时追踪世界各主要媒体。龚澎经常对司里的同事们说:“新闻司的工作就是要当好中央的耳目喉舌。如果说,记者工作与对外宣传是喉舌的话,那么调研工作就是耳目,在变幻万千的国际动态面前,要做一个千里眼和顺风耳。”

龚澎在工作方法上非常大胆。新中国成立之初,西藏还很落后,社会情形比较复杂,再加上一直没有对外国记者开放,给了西方不少捏造谣言、歪曲事实攻击中国的机会。为了澄清事实,龚澎提出组织外国记者走进“禁区”,访问西藏,周总理批准了新闻司这一请示报告。当时的亲历记者伊斯雷尔·爱泼斯坦详尽记录了他与同行们1955年第一次走进西藏的情形:“五星红旗在拉萨上空飘扬,中央政府新建了公路、现代化医院和学校,可是地方政府仍然保持着农奴制……有人说中国汉人在西藏压倒了藏族,这是不真实的。”龚澎的这一做法开创性地打破了与媒体的隔阂,第一时间让真相站在镁光灯下,让世界见证新中国的进步。

龚澎作为新闻发言人,主张牢牢把握第一解释权,始终秉持用事实说话的原则和标准,她也因此成为外国记者心目中“言论自由的象征”。一位美国记者曾表示,虽然清楚龚澎是代表共产党说话的,但只要她说出来的话总是令人信服,事实证明也是经得住时间考验的。1961年5月13日,在讨论老挝问题的日内瓦会议召开之前,中国代表团组织了一次记者招待会,龚澎作为新闻发言人,直揭事件真相,回应美国记者提出的问题。中国发言人摆事实、讲道理的态度和做法,赢得了国际舆论的广泛赞誉。

中国新闻发布事业的奠基人,伟大杰出的领衔者

中国新闻发言人团队的壮大离不开龚澎点点滴滴的努力。她特别强调年轻人才队伍的培养,所以司里的美国留学生和才识较高的知识分子比较集中,为此很多人批评她重才轻德,对老区来的老干部重视不够。当时环境下,选人用人受家庭出身的限制,而龚澎认为只要是热爱新中国、愿意为新中国出力的人才,都可以大胆使用。晚年的龚澎,尽管受到了文革的冲击、病痛的折磨,被打做“三反分子”,但她仍然表现得从容淡定、光明磊落,与丈夫乔冠华尽力保护着外交部的同事免受伤害。虽屡受批判和抨击,但龚澎惜才爱才的态度和坚持,让这个最初只有十几个人的情报司逐渐成长为一支德才兼备的过硬团队。

言传不如身教。龚澎在新闻发布事业的开拓进程中,从始至终都严格要求自己,在各项工作开展前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提供好充足的材料。在她与同事们的眼中,没有上下班的准时准点,经常通宵工作,为了不影响办公室其他同事工作,她总是在人最少时使用打字机。

严于律己、从不张扬。她认为作为国家形象的代表,最重要的是坚定的政治立场,不能迷失方向,切忌装聪明;不知道的就不要谈,不能不谈的问题,更要掌握分寸。

龚澎对中国新闻发布事业的倾注是根深蒂固的,她一生致力于中国新闻发布事业,为中国的新闻发布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她是“寰球新闻界最出类拔萃的妇女”,她是中国女新闻发言人的开创者,是中国外交史上当之无愧的领衔人。

(作者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