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恩师一路伴我行

作者:■袁 凯

2011年初,原兰州军区人民军队报社从基层遴选了15个单位指定为评报点。我所在的连队有幸被选中,一向热爱写作的我立即找指导员任剑汇报,要求加入评报小组,见我态度诚恳,他便答应了下来。

往后的日子里,读报评报便成了我业余时间的全部。刚开始写评报稿件真不知该从何下手,任指导员知晓了我的心思,便将一沓报纸放在我面前说:“这就是‘老师’,跟着学就会有收获。”于是,我认真研读各版面加粗框或带有编后的稿子,从文章标题到谋篇布局,从写作手法到语言运用,一字一句,细细揣摩,在变换角度中品鉴文章。尽管评报稿件对字数要求不多,但要完整准确地概述文章特点,这对文字功底是种考验。为此,每当成稿,我都会认真推敲、反复修改,提炼“十环语言”,铲除“正确的废话”,精雕细琢后的稿件大都能见诸报端。由于这项工作完成出色,当年连队被报社评为“优秀评报点”。

2012年底,我有幸被选调到团机关专职搞新闻。面对陌生的工作环境和发稿压力,不禁扪心自问:“仅凭刊发几篇‘豆腐块’,就能挑起全团的新闻重担?”那些天,我先后3次找团政委石磊汇报,表示要回连队,但每次都被他回绝。

后来无意间得知,挑我搞新闻是政委反复考察了解过的。因为我曾2次考军校、2次提干都没如愿,或许是看中了我的吃苦精神和好学的劲头。他对我说:“小伙子,不要怕,勇敢大胆地放手去干吧!”

领导语重心长的教导,让我浑身充满了力量。是啊,谁都不是天生就会的,只要肯学习钻研,找对方法路子,功夫下到了就一定能成功。

于是,我购买了新闻写作和摄影方面的书籍,每天抓住点滴时间学习,只要有空,报道室里总会出现我的身影。

作为部队首长,石政委每天忙完工作已是凌晨一两点钟了。有天晚上他下班经过,看到报道室灯还亮着,就推门走了进来。

“小袁,还没休息啊,你把最近拍的照片打开我看看。”

政委推门而入让我不知所措,一说要看照片,更让我心底一紧。

“记住,拍照片要注意用光、构图和取舍,比如这张照片,曝光有些过度,人物太居中,显得呆板……”坐在电脑前,他认真翻看我拍的每一张照片,耐心细致地、不厌其烦地讲解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不知不觉时针已指向凌晨5点多。那天晚上雪下的很大。等我们走出办公楼时,地上的雪足足有20多厘米厚,送他回宿舍,踩着雪咯吱咯吱作响。一路上,风刮在脸上像刀刃划过一样生疼,但石政委仍然给我讲着拍好照片的技巧。往后的好几天晚上,他都依然如此。

与我同住的上士张权惠告诉我:“当了十几年的兵,这么多年他从没见过团领导为培养战士这样加班熬夜的,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小袁,我从政工网上看到你最近拍的照片不错,长进很大,继续努力!”突然一天,听了政委的表扬,我激动万分,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那天晚上失眠了,高兴、激动、兴奋,许久的付出和努力得到了领导的肯定。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白天奔走于训练场采访拍照,晚上加班选片写稿,用勤奋与真诚打动了报社的编辑老师,稿件频频见报。当年被人民军队报社评为“优秀通讯员二等奖”,并被聘为“特约记者”;次年又被表彰为“优秀特约记者”,被原兰州军区政治部表彰为“新闻报道先进个人”。所拍摄的单幅照片《突袭》获“昆仑文艺奖二等奖”。看到我取得的这些成绩,石政委满脸欣慰。

无论是在人民军队报社学习,还是在解放军报社画报部“取经”,给所有编辑老师留下的印象是:这个娃勤奋好学,工作认真,做事严谨,为人正直。故而能与编辑老师建立深厚的感情,时常电话通联、短信问候。

军旅生涯13载,我的新闻路才刚起步。一路走来,还有好多领导、战友、同行及亲朋好友,都给予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励,让我一步步在新闻路上成长成才。在此,我想说,今后的新闻路上,我一定会不忘初心、再接再厉,用优异成绩回报同志们的关心和培养!

(作者系新疆军区某部新闻报道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