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慢慢看 耐心抓

——第75届POYi获奖作品《中国式宜家休闲》的拍摄心得
作者:■黄 哲

今年2月,第75届POYi全球年度图片奖评选结果陆续揭晓。幸运的是,我的作品《中国式宜家休闲》组照成功入选,获得“新闻图片专题类”(FEATURE PICTURE STORY)卓越奖,成为入围本届大赛的两名中国摄影师之一。回想这组纪实图片的拍摄过程,我的主要体会是:慢慢看、耐心抓。

POYi全球年度图片奖(Pictures of the Year International),是国际新闻摄影领域最著名以及历史最悠久的奖项之一。该奖创始于1944年,至今已举办75届,专注于人类生存以及国际事件等新闻图片题材。POYi大赛由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主办,关注新闻摄影报道,图片分类极为细致,每一类都有单幅和组照之分,报纸和杂志等不同载体也分开评选。最初POYi是美国本土的新闻摄影奖项,近年来也越来越趋向国际化。

我是江苏省南通报业传媒集团旗下江海晚报社的一名摄影记者,工作之余时常按自己的想法进行专题拍摄。由于自己所选择和实践的一些专题摄影与报社常规的摄影报道之间存在差异,而身边又缺乏相应的交流环境,所以每年我都会选择一些国际性的比赛去投稿,以这样的方式衡量出自己的“重量”,找到和顶级摄影师之间的差距。之前我也参加过几次荷赛,虽然没有得奖,但是心里却很充实。因为亲身参与并认真地体会那些获奖作品的拍摄语境,会更深刻体会到自己的摄影道路该何去何从。

POYi大赛每年对世界各地的专业摄影师、业余摄影师、自由撰稿人和学生开放,只需在比赛报名通道开启期间使用电子邮箱登录POYi官网,注册一个账号,填写参赛者的相关信息即可投稿。参赛者全程使用英文参赛,最后提交参赛作品时需缴纳50美元的参赛费。

POYi奖项的评选时间为3周,各类别奖项的评选过程在Facebook上都有全程直播,参赛者可以同步听到评委对自己作品的评价。得知自己获奖后,我回看了自己所参与的“新闻图片专题类”奖项评选全过程。今年该类别中一共有400多组图片参与投稿,评审工作量很大。评审系统将参赛图片分为若干个小组,每组8到12张。整个评选过程共进行了6轮,持续了8个多小时。其中第一轮最激烈,400多组图片要被刷到70组左右。这一轮中每一组首先都有几秒钟的“预览模式”,即小图每5张一排放到大屏幕上,然后按照摄影师自己的排序全屏播放。在这一过程中,我发现照片的编排尤为重要,前面几张排序不好的话,连放到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直接出局。这一轮结束后,评委很谨慎地重审了所有出局的作品,大概有两三个被“复活”。随后,第二轮评选开始,刷到大约剩50组,第三轮剩24组,第四轮剩13组,第五轮剩10组,第六轮剩6组来进行最后排名,选出金、银、铜奖各1位,以及3名卓越奖。

谈起拍摄《中国式宜家休闲》这组图片,似乎是出于一种机缘巧合,源于我去年在朋友圈里看到的一张照片。那是在一辆公交车上,一个男子将双脚跷在座位前的手扶杆上,在很长的一段路程里一直如此,双脚还不断变换姿势,充斥着大半幅画面。我开始也认为这是一种缺乏公德心的陋习,内心充满了厌恶和批判情绪,但后来一想他当时也有可能很疲惫,疲惫到只顾及自己的本性。这让我联想到在宜家南通店里看到过一些人,他们或坐着或躺着,在公共场合呈现出一种旁若无人的状态。因而我很好奇人为什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睡着,还能睡得那么香?在拍下几百张照片后,我认为这也许不完全是一种陋习,更多可能是一种人性的释放。因为宜家店里有沙发,有床,相当于一个温馨的小世界,人性可在里面得到最大的释放和呈现。所以,我这组照片反映的主题是“人类很普遍的一种状态、一种习惯的缩影”。

可能会有一些人质疑,我的这组照片是不是依靠“揭短”来迎合西方评委的口味呢?其实不然。日本摄影大师森山大道说过:“拍一个东西的时候,心中千万不能有预设。”所以,拍摄这组照片之前,我内心既不带着批判的“预设”,也不试图去为这种行为“开脱”,可以说没有感情色彩。我想做的是一个社会记录者,我的作品也是冷静客观地记录社会和人性。同样,我也不认为POYi评委看中我作品的理由是“喜欢看中国出丑”。相反,评审在选图时,我看到他们在审阅我的图片时都笑了出来,并且对这组图的视觉呈现给予了高度评价,可见富有真实人性的东西,才能得到他们的垂青。另外,在这组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我对“人性”有了更加深入的思考。我觉得人性并不是“非黑即白”,也可能是“明与暗的交集”。其实这种类型的照片国外还有很多,比如英国摄影大师马丁·帕尔,他用镜头捕捉了世界各地尤其是英国中产阶层的生活状态,镜头里的人也都很随性。因此,这组图的拍摄并不是去迎合比赛,也没有过多考虑什么是热门题材。我一直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拍摄,专心观察、慢慢思考、耐心抓拍,归根结底,是发现和关注人、自然和生命的故事。比赛获奖是偶然性和必然性的结合,必然性是自己的付出和一贯的坚持。

拍摄这组图片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去年前前后后去了宜家20多次。有意思的是,这一过程中我慢慢和那里的保安混熟,后来他们就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了。有时候在店里看到一些熟人,我也假装没看见,人家打招呼也假装没听见,因为我怕打乱思路。我拍摄这组照片时只使用35毫米焦距的镜头,如果用长焦镜头远距离“调”,就会把人和环境剥离,无法体现出主题。最终,我在拍摄的成千上万张素材中选出了10张同一基调、视觉效果较好的图参加了比赛。

拍摄完、选好图,接下来的环节就是投稿了。和国内比赛不同,参与国际比赛语言成了一大难题。图片说明字数有限制,要在很短的篇幅内将图片发生的时间、地点、背景等内容用非母语展现在评委面前,难度可想而知。在翻译图片撰写上,我曾几易其稿。比如图片标题,我曾想过用“宜家躺”,但后来反复琢磨,还是否决了。我考虑到“宜家躺”这样的表达方式中国人较能理解和接受,对英语母语者来说或许就不好懂了。另外,我的图片主题并不是想反映人们在宜家的不良行为,“宜家躺”的含义似乎太过狭隘。几经考虑,我决定使用“中国式宜家休闲”,既能体现地域特色,又能凸显“生活方式”“探寻人性”的大方向。在翻译上,我向专业翻译机构寻求过帮助。拿到翻译稿后,我又请外国朋友帮我仔细阅读了一遍,发现仍有一些地方不是很明白。最后,我想到登录国外网站,搜寻外国媒体对宜家报道中的叙述,重新修改自己的图片说明。几经周折,终于定稿。

也有人会说,我拍摄的场景在生活中极为常见。当然,随着数码产品的不断丰富,“人人都可以是摄影师”的时代已经来临。但我觉得,现在有些摄影来得太容易,但缺乏思考。我想,如果有自己的思考加进去,慢慢来,哪怕用傻瓜相机也能拍出伟大的作品。

我出生于一个艺术世家,母亲是名演员,自己毕业于美术专业,曾经也组过乐队,玩过摇滚。因此,多年来,我摄影的目光一直关注于舞台。去年,我拍摄的作品“中国摇滚动物”获IPA国际摄影奖中国大奖赛人像类金奖。2014年,我长期跟踪拍摄的故事性组图“小穆桂英的京剧之旅”入选“中国梦”公益照片,在纽约时代广场上的超级大屏播放展示。同时这组作品被腾讯“钦点”编入图片栏目《中国人的一天》同名图书,这本用影像讲述身边的人和故事的书籍受到了郎永淳、范立欣、李昕樾、野夫等诸多人物的关注。2017年6月,我的作品《90后女孩的宠物摄影之路》随腾讯图片策展的《中国人的一天》,在乌克兰国家历史建筑艺术博物馆“基辅要塞”进行了为期10天的展出。

从上世纪90年代末进入报社工作以来,我一直坚守在摄影岗位上。我的性子比较慢,一直默默无闻,早期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没有“条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只好带着相机自己出门到处“扫街”,有时候会独自拍到夜深才回家。不过,现在想来,还要感谢那段“扫街”的岁月,让我有了抓拍的经验。后来,我被分到文化条口,主要根据单位提供的线索进行采访。新闻发稿要求有时效性,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命中要害”,但有时我也会为错过了采访途中的一个有趣画面而遗憾。譬如在拍摄“小穆桂英”组图时,拍摄地点不在我所工作的南通市区,而位于车程一个多小时的海门市余东镇,路途较远。那时我没有汽车,单位的采访车送我到了采访地。在拍摄过程中,我发现那里学习京剧的孩子很有特色,有故事可以深度挖掘,于是我当即决定让司机师傅先回单位,而我就在拍摄地留了下来,与那里的师生同吃同住。大概待了一周的时间,之后我又去了四五次,才将作品完成。

长期以来,我拍摄照片忠于“纪实”。虽然我个人也比较中意照片视觉上的效果,但仍然始终把尊重客观事实放在第一位,在此基础上再追求视觉上的美感和冲击力。我坚信,照片不能对现实进行篡改,应当尊重拍摄对象。台湾摄影大师阮义忠也曾说:“一位再了不起的摄影师,充其量也只不过是50%的创作者,另一半的功劳,应该属于镜头前的人事物。”从去年开始,我开始尝试让自己慢下来,有更多的时间思考摄影的本质,去观察身边的人和事。平日里,我喜欢自己琢磨摄影的秘密。我不会将各式教科书上的摄影技巧囫囵吞枣,而是针对特定环境背景学习某一项拍摄技术,重复尝试、锻炼同一步骤,找出差异性效果的原因。这样的学习方式,远比将所有技巧都灌入脑中吸收要更强。为了让自己更加有所收获,目前我开始重新拾起胶卷,重新认识摄影,也能重新认识自己。

(作者系江苏省南通市《江海晚报》摄影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