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正视新媒体传播对军队思想政治教育的挑战

作者:■施佳伶

提 要:随着新媒体技术、移动互联技术的快速发展,以微博、微信、客户端为代表的新媒体得到了快速发展,并逐步对人们的思维方式、思想观念、价值取向等产生了巨大影响。与此同时,青年一代官兵新媒体接触行为正在增加,使得部队思想政治教育面临着新媒体传播的直接影响,这是军队思想政治教育必须正视的现实课题。

关键词:新媒体传播;思想政治教育;正视挑战

新媒体对军队思想政治教育带来的挑战,主要是基于新媒体传播的传播优势和传播特点形成的。在新媒体传播环境下,军队思想政治教育主要面临着以下几个方面的挑战:

一、新媒体传播冲击了传统思想政治教育思维

一般认为,“现代思想政治教育应当遵循人本思维、整体思维和发展思维”。传播者即思想政治教育者的思维方式和习惯是传播活动的起点,也往往决定着后续的传播过程。但新媒体传播所具有的开放、便捷、参与等传播特征,对传统的军队思想政治教育思维产生了明显的冲击。

1.新媒体传播呼唤“互联网+”思维。新媒体传播环境下,军队思想政治工作者有必要更新思维方式,在思想政治教育中强化“互联网+”思维。要能够正确认知和认同互联网与新媒体发展对官兵思想的渗透,认同互联网和新媒体可以对官兵思想产生强大的影响。要重视官兵的主体性,将官兵从原有的“受教育者”角色转变为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参与者,或者说将官兵视为军队思想政治教育的用户。此外,也要重视对官兵思想情况的量化统计和掌握,充分利用大量数据支撑,掌握官兵思想的真实情况和动态。

2.新媒体传播呼唤开放性思维。得益于传播技术的发展,新媒体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真正意义上的开放。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地域的人们,都能够通过新媒体进行信息传播和交流,且不受时间和地点的限制。这就要求引入真正意义上的开放思维:教育内容选择要主动开放,强调积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家庭、学校、社会资源加强思想政治教育;教育过程要积极开放,思想政治教育的全程应有官兵的主动参与,开展教育之前应采取适当方式充分收集官兵的思想反映和具体需求,教育过程中应动态掌握官兵的反应并作出调整,教育之后应进行效果评估,以便改进指导下一次的思想政治教育。

3.新媒体传播呼唤隐性教育思维。所谓隐性教育思维,是相对于传统显性思想教育思维而言的,强调教育者为增强思想政治教育效果,采取潜在的、隐蔽的教育方法,并借助于一定的载体,实现对受教育者思想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教育引导。一方面,新媒体传播的快速发展给隐性思想教育提供了丰富的载体,新媒体传播具有无限的可能性,其针对用户需求开发的社交软件、出行工具、生活服务、教育内容等,都能够为开展隐性思想政治教育提供丰富的载体,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另一方面,新媒体传播有助于提升隐性思想教育的效果。新媒体具有的参与、用户、体验等传播特征,十分重视官兵主观能动性的发挥,官兵可以通过设定的新媒体传播手段,及时对思想政治教育效果进行反馈,从而便于军队思想政治工作者掌握和改进。

二、新媒体传播打破了原有思想政治教育结构

目前,军队思想政治教育逐步形成了先进的教育理念、相对完善的法规制度、科学合理的内容设置、形式多样的教育方法,这些共同构成了军队思想政治教育的结构。但不容否认的是,新媒体的快速发展打破了原有的思想政治教育结构。

1.海量信息传播打破信息垄断。依靠新媒体传播的即时性传播特征,信息传播的速度得到大幅提升,信息的传播冲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制约,只要拥有使用新媒体的条件和网络环境,便可以通过互联网、手机、网络电视、移动客户端等任何新媒体形式获取信息。新媒体的传播手段和方式不是过去的精英传播方式,而是一种草根的传播方式,手段和渠道使得信息的传递更加迅速。这种变化打破了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在信息获取上的原有结构,思想政治教育者和基层官兵一样,拥有同样的信息获取权限,拥有同样的信息获取渠道,甚至官兵掌握的信息在某些方面还会超过教育者,教育者原有的通过身份和渠道控制获得信息支配权的现象已经不复存在。

2.多元信息带来官兵思想多元。新媒体同样也有其弊端,首先是新媒体的新闻真实性经常受到挑战。新媒体的这种特征,也给军队思想政治教育带来了强烈的冲击,最鲜明地体现为多元信息带来官兵思想的多元。由于新媒体传播具有的开放性特征,其传播的信息缺少相应的审核把关机制,许多未经核实甚至是故意造谣污蔑的信息得不到删除,影响了官兵思想认知。特别是大量真实与非真实的信息,以及出于各种目的进行的所谓信息解读在新媒体上广泛传播,容易造成官兵思想的混乱。

3.错误信息诱导官兵行为失范。新媒体传播具有社区性特征,人与人之间的信息传播和社会交往,大多数是借助于本地化、社交化的传播渠道进行的,如目前使用最为流行的微信“朋友圈”功能,即是以原有的手机、QQ为基础进行联系。这种依托“熟人”关系传播的信息,往往容易将现实社会中的真实关系转移到新媒体传播上,反过来新媒体传播也会对官兵的现实行为产生诱导,容易导致官兵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一些由境外组织或西方敌对势力设立的网站,通过标榜所谓的“客观中立”传递信息的方式,诱导官兵对党、国家和军队的政治体制的正确认知。

三、新媒体传播重塑了军队思想政治教育话语体系

话语(discourse),是以语言为媒介,在一定的说话人与受话人之间形成的一种社会交往形式,包括说话人、受话人、信息、文本、语境、目的等要素。军队思想政治教育话语,是军队思想政治教育的语言组织方式,以及语言与官兵、军营环境构成的相互关系。在新媒体传播环境下,原有的思想政治教育话语体系也面临着挑战,需要进行转换。

1.虚拟性造就新媒体话语体系。由于互联网本身具有的开放性和隐匿性特征,新媒体用户在使用新媒体软件和新媒体平台的过程中,可以采用匿名、昵称或者代号的方式,代替其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姓名,用户很容易产生虚拟感,即新媒体中的“我”不是真实生活中的“我”,从而加剧网络的虚拟性。新媒体传播的虚拟性,导致部分媒体用户逃避现实、与现实生活脱轨,部分官兵甚至产生较为严重的网络依赖症。另一方面也带来了军队思想政治教育话语体系的改变,在新媒体传播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独立和迥异于现实教育中的话语体系。这种多样化、多模态的话语体系,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话语构成、话语解释和话语传播体系,传统的思想政治教育所强调的话语的严谨性、完整性等特点,在新媒体传播下都发生了消解,“人艰不拆”等新媒体传播语言得到更广泛的运用。

2.差异性造成主客体话语冲突。当新媒体传播形成独立的话语体系,并逐渐进入军营为官兵所接收之后,新媒体传播话语体系与原有的军队思想政治教育话语体系之间的冲突就逐步形成了。从话语体系的构成看,新媒体传播环境下的信息、文本、语境、目的都发生了变化,如传统军队思想政治教育话语体系,是社会、军队主流文化和主流话语体系的体现,一般都具有严肃、规范、稳定等特点,当然也存在着“高大上”“不接地气”“缺乏个性”等缺点。而新媒体传播环境下,网络语言得到了更大程度的发展,一些不规则、不规范的表达方式、一些特立独行的话语构成,还有一些暴走漫画、符号表情等也构成了全新的话语体系,必然逐步与官兵认同的话语体系和文化心理产生冲突。当然,仔细分析这种话语体系的冲突可以发现,双方存在的矛盾和冲突并非完全不可调和,很关键的一点在于传播者自身的认识和实践。只要思想政治工作者坦然面对日益发展的新媒体传播环境,认识到传统思想政治教育与新媒体传播之间形成的鸿沟,积极提升自己的新媒体素养,主动融入崭新的新媒体话语体系,并发挥这种话语体系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作用,就能够提升思想政治教育的针对性和实效性。

3.交互性削弱教育者的话语权。分析军队思想政治教育的话语体系,就必须认识与话语体系相关的概念——话语权。传统意义上,军队思想政治工作者占据着绝对话语权,学习什么、教育什么、怎样教育等等,都是由思想政治工作者来决定的,而广大官兵只拥有很少甚至几乎没有的话语权。在新媒体传播环境下,新媒体话语所具有的海量性和开放性,使得思想政治工作者原有话语体系中包含的信息优势和话语权威发生了消解。特别是随着各种复杂信息尤其是错误信息的进入,军队思想政治工作者对信息传播的过滤和限制能力大幅下降,使得军队思想政治工作者的话语调控力和引导力逐步下降。另一方面,这种话语权的变化,首先是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军队思想政治教育者作为“教师”“导师”“上级”的主导地位,其次是削弱了教育主体从事思想政治教育主体角色带来的成就感,也必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们的教育内容和教育组织。因此,这种话语权的变化,更要求军队思想政治教育者在新媒体传播环境下改变、调整和完善自己。而调整思想政治教育的话语构成,才能更好地加强对官兵思想的引导。

(作者系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专题部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