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努力提升新媒体采编人员素质

作者:■李东航

提 要: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深刻地改变了新闻业界的生态。从网络到“两微一端”等新媒体发展风起云涌,其新闻传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但是,许多新媒体脱胎于传统媒体,其采编人员的素质亟待提高,要努力加强其新闻业务素质培养与能力提升,夯实政治素养和新闻理论基础,提升新闻采制和技术呈现水准。

关键词:新媒体人员;业务素质;转型提高

当下,从网络到“两微一端”等新媒体发展风起云涌,其新闻传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但是,许多新媒体脱胎于传统媒体,其采编人员的素质亟待提高。尤其是从传统媒体采编岗位“变轨”担负新媒体业务的新闻工作者,转型并不容易,需要努力提高业务素质。

迥然有异的用网态度:新媒体到底改变了人们什么?

刚刚过去的这四分之一世纪,是国际互联网接入中国,信息技术突飞猛进的两个半10年。网络时代的洪流冲击着人们能够感知到的每一个领域,深刻地改变了新闻业界的生态。从大众媒体到社交新媒体,新闻人必须在日常报道中更加注重传播链条中的互动性、个性化和融合态——

新媒体的互动性特征,让用户(而非受众)享有平等交流观点、主动传播信息的权力。新闻人不仅要在技术层面强化互动举措,更要在思维层面强化互动观念,放低身段,摒弃既往“我说你听”“我播你看”的单向传播思维模式。

新媒体的去中心化特征,放大了用户对信息的个性化需求。新闻人需要有针对性地提供能够满足用户所需要、所偏好的内容,新闻叙事不再是以往的线性推进,而要呈现更多的可能在传统观念看来是支离破碎的新闻细节与重点。

新媒体的多模态特征,决定了用户对信息的消费不再是单一的渠道。新闻人需要熟练运用文、图、音、视、画乃至人机交互等多种手段来还原新闻事件,甚至对同一新闻事件的不同细节采取不同的呈现方式,这对新闻人的融媒体传播技能、多任务工作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社交新媒体时代,内容需求类型不断多元化,内容生产方式不断多元化,内容表达形式不断多元化,内容传播途径不断多元化,特别是用户更大程度地参与到新闻信息的生产之中,直接冲击着传统媒体时代累积起来的新闻生产模式与流程。身为“网络移民”的新媒体编辑,必然会陷入一系列困境之中——

“新闻价值观困境”:精心挑选编辑的新闻信息,真的是用户需要的吗?而用户想要的,真的就是符合新闻价值观吗?

“新闻真实度困境”:碎片化传播大行其道,新闻事件真的被完整还原了吗?怎样验证用户创造内容(UGC)是可信的,而不是片面的、主观的、肤浅的?

“新闻生产力困境”:面对以分秒计周期更新的海量新闻信息与观点,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细致求证、打磨精品,而不至于“萝卜快了不洗泥”?面对以全媒体呈现为需求的多元用户体验与偏好,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精心策划、创新形态,而不至于“内容迁就于形式”甚至“形式大于内容”?

简而言之,新生代网众对“新闻”的需求已经发生了本质上的改变,接受过长时间传统媒体熏陶、训练的“网络移民”如果不能见微知著,陷入尴尬的境地就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他们“不幸”又要担负新媒体的运维,曾经在传统媒体采编岗位上潜移默化形成的新闻理念与新闻追求,在遭遇社交新媒体泛娱乐化趋向的极大颠覆后,还能够坚守、还值得坚守吗?

采编技能的10年之变:道与术的平衡点应该在哪里?

互联网具有鲜明的技术驱动和工具理性特点,技术创新、技能更新始终是网络发展的引领力量。尽管网络新闻业界围绕着是“内容为王”还是“技术为王”一直在争论不休,但是在普遍以到达率、点击率为关键指标的大环境下,新媒体怎么看都更主要是“程序猿”和“理工男”的天下。

2008年,“硅谷观察家”博客作者、英国《金融时报》前记者汤姆·福里姆斯基对曾经的同行们提出了这样的忠告:“今天的新闻记者应该掌握这样10项基本的新媒体技能:一、会在博客里上传一幅图片;二、会给在线报道加一个链接;三、会摄影、能剪裁,并知道如何将照片调整为网页适用的大小;四、会在网页中嵌入一段视频代码,并知道如何调整其大小;五、知道如何找到报道的相关链接,并将其加入报道页面中去;六、会拍摄、能剪辑,并知道如何将数码视频以多种格式发布到网上;七、能让网民一眼就看到自己所作的在线报道;八、能读懂HTML(超文本标记语言)代码,并能改正一些常见的代码错误;九、能读懂CSS(层叠样式表)代码,并能对网页的样式表进行调整;十、能扛得住‘全天无休’的工作强度,能生产出比以往多两三倍的产品。”

6年后,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哲学教授哈维·曼斯菲尔德提出,新媒体运营者必须具备这样10项技能:一、创新性思维;二、高超的写作技巧;三、丰富的阅历;四、图形设计与图片/视频编辑能力;五、HTML代码编写能力;六、多任务并发处理能力;七、高度的灵活性;八、广博的知识;九、网上社区组织能力;十、高效领导采编工作的能力。

10年后的今天,国内互联网媒体人有关“新媒体从业人员必须具备的十大素质”的总结、提炼更是汗牛充栋,归结起来主要是这样一些方面:一、敏锐的新闻热点捕捉能力;二、基本的文章写作技能;三、快速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四、相对高端的审美能力;五、能写出惊世骇俗的标题的能力;六、永不停歇的奇思妙想;七、读书看报的好习惯;八、良好的数据分析能力;九、一定的复盘能力;十、极强的抗压能力。

纵览新媒体采编技能要求的十年之变,“技术→内容”(技术引领内容)——“技术+内容”(技术与内容并重)——“内容→技术”(内容寻求技术支撑)的认识变迁过程,呈现出一种螺旋式上升的轨迹。事实也证明,一些传统媒体之所以做不好新媒体,问题不在于它们不够“新”,而是因为它们还不够“旧”,在最最基本的新闻传播理念上还有诸多不到位的地方。从另一个角度解读,或者可以说,这是新媒体经过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后,向社会价值原点、新闻内容本质的一种“回归”。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会有众多的新媒体人强调,“不是互联网化和算法化就是新媒体”,“对用户的最大价值就是新媒体人自己的精神创造”,“从没看到有哪一个从未涉足传统媒体的人做出了一个好的新媒体来”。

技能的学习是可以规划、可以预期的,思想的锤炼则十分艰巨、十分辛苦。新媒体编辑在面对众多用户构成的这样一个虚拟社群时,首先应该明确自身的社会角色定位,树立“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理念;然后就是要发挥好自身的新闻专业价值,结合用户的新闻信息需求,把嘈杂舆论场中的现场还原和剖析鉴别这一最稀缺的资源,以优质内容的形式进行精准投放,让社会主流价值观深入人心。在这个方面,身为“网络移民”的新媒体编辑是有一定优势的,切不可妄自菲薄,该坚守的要坚守,该创造的要创造。

学改超创的具体实践:优势互补一体发展怎样推进?

近年来,中国军网作为中央军委批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唯一新闻门户网站,大力加强移动端的渠道和内容建设,在网站和新媒体编辑中坚持开展“学”军报、“改”军报、“超”军报,争创一流的新闻业务素质培养与能力提升活动,夯实政治素养和新闻理论基础,提升新闻采制和技术呈现水准,强化宏观策划和议程设置理念,探索沟通交流和互动联动模式,运用全媒体多样化传播形式、分众化互动式服务方式、大众化生活化话语表达,推动了网络新闻传播全方位创新发展。2017年,中国军网入列中央重点新闻网站,“两微一端”用户数达千万级别,“网红”“爆款”产品迭出,公信力、传播力、影响力均有大幅提升。

学、改、超、创,是“坚持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优势互补、一体发展,坚持先进技术为支撑、内容建设为根本”的具体实践,旨在持续发挥传统媒体专业化、权威性的传播优势,推动新媒体社会角色的再定位与新闻生产的个性化,履行好新媒体编辑在网络传播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把关人”职责,提升新媒体编辑围绕新闻事件的场景重建能力,从一般的编校稿件向深挖细节、讲好故事转变,做出思想深度、艺术美感兼具,时效性、真实性、创意性并重的好新闻。

在边界愈加模糊、形式愈加多元、选择愈加自由、注意力愈加分散的移动互联时代,创新运用多种手段、多种技术重建新闻场景的能力成为新媒体的核心竞争力。然而,场景重建不是技术扫描与艺术还原的简单嫁接,镜头或屏幕背后永远站着一个有着深刻思想,能够统合硬件与软件、技术与艺术的“大写”的人。新媒体编辑不是单纯掌握技术的人,也不是单纯掌握艺术的人,而是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历史使命感,掌握一定的信息技术,具有一定的艺术修养,在先进的技术平台上从事新闻内容创作的人。

从社会视角看,新闻报道是一个求善的过程;从科学视角看,技术创新是一个求真的过程;从人文视角看,艺术设计是一个求美的过程。将真、善、美三者有机结合起来,“网络移民”的转型之痛和“网络原住民”的内生困惑都将得到有效的化解,新媒体的发展也将更可持续。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网络宣传中心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