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心态型新闻探微

作者:■王智涛

提 要:所谓心态型新闻,就是深层反映人物心态以明其因的新闻。它所报道的大量内容属于“思想的事实”“情感的事实”。这就弥补了一些传统新闻将“精神的东西”排斥在新闻门外的缺憾,另开辟出了一片新天地。写好心态型新闻,需要把握其要领:报道对象要从写“事”向写“心”聚焦,要由表及里挖掘出人物心理事实,真实而不虚假地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

关键词:心态型新闻;人物心理;真实揭示

近年来,笔者注重从人物心理活动入手采编了诸如《一地烟丝》《一把井锁》《一枚无纹的红手印》等一系列现场短新闻作品。这些作品均以人物心态为主线贯穿而成,篇篇都被评为报社当月好稿,无一不受好评。这些作品,大都无意于详尽地表现外部世界的具体状况和发展进程,也不注重对人物音容笑貌的描摹和事件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关系的具体交待,而主要是通过人物的心理屏幕揭示事情的起因和理由,透露有关信息。这就是当前新闻理论界颇为关注的心态型新闻。

所谓心态型新闻,就是深层反映人物心态以明其因的新闻。这里说它是“深层反映”,是因为这种报道的视角深入人心,揭示的是人的肉眼难以察觉到的“心理事实”,所以具有一定深度。还有就是,这类新闻的心理事实要有一定的选择性,并非人物的所有心理活动都有新闻价值,而只是从受众想要知道、应该知道而没有知道的心理事实中,方可以提取新闻。

当前,心态型新闻之所以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是因为它所报道的大量内容属于“思想的事实”“情感的事实”。这就弥补了传统新闻将“精神的东西”排斥在新闻门外的缺憾,另开辟出了一片新天地。心态型新闻虽然也要有情节、有故事,但侧重点不是事物的外在形象,而在人物的内心世界。它以人物的心态贯穿全篇,它的深度体现在心灵上,行文中从不恋写故事。人物的感受、印象、情绪、动机、意识流动和变异等,都是作者在谋篇布局时优先考虑并用重笔加以描述的。

一、报道对象要从写“事”向写“心”聚焦

将人物心态贯穿全篇,是心态型新闻与其他类新闻最大的区别。心态型新闻之所以能够自成一体,就在于它的“穿珠彩线”以心态之丝纺成。这种心态既可以是报道对象的心态,也可以是作者本人的心态;既可以是旁观者的心态,也可以是报道对象、作者和旁观者相互交融的心态。这样的例子,在《人民海军》报2009年4月8日一版刊发的现场短新闻《一地烟丝》中就尝试过。

这篇稿件似乎是在讲故事,但贯穿全文的灵魂却是主人公徐医生和苏政委的心态描述。如徐医生推开手术室的门惊呆了,她为何“惊呆了”?因为“她没有想到,这个6小时前代替产妇杨娟爱人签字的人,还一直守候在手术室的门口。”再说苏政委,他是一位责任心很强的政工干部,自己的部属出远海执行任务,而部属的妻子却在这时难产,如果此时出现一丁点差错,他将无颜面对自己的部属。然而,在文章中如何体现他的这种责任心,如何将他的所思所想呈现在读者面前?作者捕捉到苏政委搓烟的一个细节。正是这个细节,构成了这篇“心态型”现场短新闻主干。

就此稿的新闻事实而言,类似的报道曾在报纸上发表过不少,但大都没有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笔者采编此文时就从苏政委烟瘾很大这一新闻事实入手,着重笔墨将他当时的那种担忧、那种焦躁、那种不安的心态作了具体描绘。事实证明,此稿的着力点放在“那一地被捏碎、搓烂的烟丝”上的策略是正确的。就是描述苏政委当时心态的这个瞬间,既让人物的形象得到了丰满,同时又让人物的灵魂在主题中得到了升华。苏政委的形象,便在这个典型的瞬间一下子高大了起来。

一般的人物通讯或现场短新闻,都有比较完整的故事情节和细节。故事往往有开头,有发展,有高潮,有起伏,至于人物的心态,并不起什么主导作用。而心态型新闻则不然,它通常是不恋写故事的。即使有较为完整的故事情节,也是围绕人物的心态展开。当人物的心理秘密大白时,故事也就进入了尾声。因为有这样的一个特点,所以作者在谋篇布局时,常常运用“向心思维”,即把人物的心态作为一个预定的“焦点”,一切故事都为这个“焦点”让路,千头万绪都奔这个“焦点”而来,整个结构都为表现这个“焦点”服务。

也许有人会说,人的心态变化万端,哪能有可能用一根红线穿得起来?这个问题的确存在,不过解决起来并不困难。困为任何的心态都是缘事而发,我们只要把那个“事”抓住,再去选择心理材料就比较容易取舍了。也就是说,凡是能很好地表现主题的,就要紧紧抓住,想方设法把它用好;凡是与主题无关的,或关系不大的,再生动也要“割爱”。一句话,在心态型新闻中,所有的材料都应有“向心力”。

二、由表及里挖掘出人物心理事实

有人做过这样的研究,所谓新闻报道的“深”,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理论色彩,二是感情色彩。凡是主题深刻、意境深远、情感深入的报道,都可以说是有深度的报道,但仅仅是感人还不是真正的深度。真正的深度,“说到底来自思想的深”,即能够触动人的心弦、神经、灵魂。而心态型新闻就具有这样深度的特征。

心态型新闻深在何处?深在人物的心灵上。这是因为“心是一个容纳特殊原因的场所”。由此产生的暴躁、欢乐、沮丧等情绪,都会反映在一个人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中。所以说,只有透过新闻事件的表象,深入人的心中,揭示出真正的思想、动机、情感、认知等,才算是真正有了新闻的深度。在这方面,笔者也做过有益的尝试。如刊发在《人民海军》报2010年4月12日二版的现场短新闻《一把井锁》中,就有这样一段描述:

是晚,李娜提着水桶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水井摸去。来到井台边,她发现墙上写着“军事用水,禁止在此取水”的标语,井口上还有一块铁板盖,并且上了锁。“这是部队怕咱老百姓用多了自己没水吃,才写的这标语,锁上了井盖。”想到这里,李娜提起水桶就往回走。走到半路,她转念一想:“邻居们都能‘偷水’用,自己为何不行?既然来了,怎么着也得提两桶水回去。”于是,李娜又走向了井台……

提了两桶水回到家里,李娜紧张得连手都被划破了、衣服被汗水湿透了都未察觉。用着自己“偷”回来的两桶水,李娜是那样的心不安理不得。

想起被自己撬坏的井锁,李娜很害怕部队找上门来。谁知,越害怕就越有事来。第二天一大早,邻居们就嚷嚷开了,埋怨撬锁的人。说是撬了井锁,部队肯定会“严加防范”。这样一来,大家都没水吃了。那几天,李娜羞得不敢出门见人。

这几个片断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偷水人”李娜当时的心态。她本善良,当她提着水桶准备“偷水”时,看到部队贴的告示,就想打道回府。走到半路,又怕邻居看到没“偷”成,笑话自己。于是就有了“赵太爷姓赵,我为什么不能姓赵”的阿Q心态。“偷”完水后,她的担忧、她的害怕,加上邻居们的谴责,让她羞得无处见人。这难道不是她心底善良的写照吗?以这样的笔调写报道,像是讲故事,实际上是以故事为载体,最终走向人物的心灵,回答了故事留下的一个谜团:“要不是大连市金州区八里村的村民李娜送来一把崭新的‘三环’牌大锁,旅顺保障基地某观通站的官兵至今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撬了’他们的井锁。”

求深是当今新闻报道的大趋势。达到什么程度才算深刻?一般认为,能“见人所未见,发人所未发”,写出“人人心中皆有,个个笔下皆无”的意思来,就算是深刻了。而在心态型新闻上,还要求人物所表述的内容、所阐发的思想、所暴露的隐秘真实独有,互不雷同。

三、真实而不虚假地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

在现场短新闻写作中,由于篇幅所限,对人物心理描写会有一定困难,因为人物内心活动往往是难以捉摸的。因此,作者在采访过程中,特别要注意被采访者的“我当时想”“我琢磨着”这些极其珍贵的线索,进行深入细致的访谈,为揭示人物内心世界提供确凿的依据。在现场短新闻中,毫无根据的“心理描写”,是违反真实性原则的,不可取。但是,在某种特殊情况下,以人物思想性格的逻辑必然为前提,而进行必要的心理描写,则是应当允许的。如《一枚无纹的红手印》这篇稿件,就运用了心理描写:

提及在入党志愿书上摁手印的事,身边的战友曾提醒逯春雷说:“你那没指纹的手,摁了没用,不如找人替代摁一下。”对此,逯春雷认为,加入党组织是自己心中最崇高的理想,虽说自己的手指无螺纹,但摁下的是自己对党的一片忠诚,岂能找人“代劳”。

此文中的“逯春雷认为”后面,就是主人公的心理描写,为稿件增色不少。这样的“想象和补缀”,符合人之常情,读者也给予了认可。

《一枚无纹的红手印》之所以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另一个特点,就是笔者通过二次采访捕捉到主人物当时的心态,把人物写活了,还原了主人公当时的真实心境,很贴近读者。实践证明,把人物的心态写进报道,可以给作品带来生机和色彩。报道中人物的心态描述得越贴切,人物的形象就越鲜明,报道就越生动、越抓人。

(作者单位:人民海军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