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美军如何管理官兵社交媒体行为

作者:■吴艳林

提 要:美军认识到社交媒体在信息传播、形象塑造、军队管理和信息作战方面的优势,鼓励广大官兵、文职人员和家属利用社交媒体分享部队故事。为降低安全风险,美军采取了严格标准、限制内容、传授技巧、严密监控等手段,取得了一定成效。

关键词:美军;行为管理;社交媒体

美国是世界上社交媒体用户最为活跃的国家之一。据皮尤研究中心2018年1月的调查数据显示,近七成美国成年人使用社交媒体。18至29岁的青年人中,88%是社交媒体用户。但在社交网络风靡之际,美军直到2007年才逐渐开放社交媒体,并仅限于官方宣传使用。随着官兵对使用社交媒体的呼声越来越大,美军高层认识到社交媒体进入军营是大势所趋,对军队发展也是一个重大契机。

2009年,美国陆军不再禁止官兵使用Facebook、Twitter、Flickr等社交媒体,并设置了网络社交媒体部由其进行筹划和管理。次年2月,美国防部出台《基于网络能力的负责和有效使用》备忘录,为美军开放社交媒体提供了法律依据。美军开始转向支持官兵、文职人员及家属使用社交媒体分享部队故事,通过亲身经历传递军方价值、塑造美军形象。美军充分意识到官兵使用社交媒体的安全风险,出台了一系列社交媒体操作指南和规范,严格规制和引导广大官兵的社交媒体行为,为军队社交媒体管控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一、美军如何定位社交媒体

从禁止到开放官兵使用社交媒体,美军经历了漫长的研究和讨论过程。在分析利弊得失后,美军高层认识到社交媒体在信息传播、形象塑造、部队管理和信息作战上的优势,才逐步采取开放举措。美军认为,官兵使用社交媒体有以下几个好处。

(一)有助于部队信息传播。

美军官方一直将社交媒体当做部队信息传播的重要载体。开放官兵使用社交媒体后,美军把传递部队信息的重任下放给每名官兵。美军《海军社交媒体手册》指出,社交媒体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官兵可以真实、透明和快速地分享海军的故事。

美军非常看重社交媒体在信息传播方面速度快、范围广、互动性强和可信度高的特性,认为社交媒体传播不是单纯的信息传播,更多的是分享有趣的内容以及和受众建立联系。美国陆军公共事务主管盖瑞·沃尔斯基表示,在当今的信息环境下,人们首先求助的是社交媒体,作为军队的传播者,我们必须利用社交媒体平台传递最准确和最新的信息。

美军尤其注重利用社交媒体开展危机传播,已将其当做美军应对重大事件的首选媒体。在一些危机事件中,社交媒体往往比正式的新闻稿或新闻发布会更早公布信息。而且,在美军各部门下发的社交媒体手册中,都设置了专门篇章讲授如何利用社交媒体处理危机事件的技巧。

(二)有助于军队内部管理。

美军认为社交媒体不仅促进信息对外传播,也有利于信息的内部传播,让部队更具凝聚力和战斗力。美国国防部信息管理和技术副助理部长戴维·温纳格伦指出,Web2.0给部队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协作机会,它不仅促进组织间或者承担共同任务的伙伴间的信息共享,而且能让部署在海外的部队与其在国内的亲人保持紧密联系。

其实,开放社交媒体对于常年驻扎海外的美军官兵是一大喜讯,他们使用社交媒体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与家人朋友联系,这对于缓解思念之情、疏导心结、提升部队战斗力具有显著作用。

此外,美军还要求部队领导借助社交媒体与下属交流互动,通过该平台了解他们的兴趣点和关注点,从而更好地掌握官兵思想动态。美军各部队的社交媒体手册中,对这一点都做了强调和指导。

(三)有助于提升美军形象。

在开放美军官兵使用社交媒体之前,美军高层一直被网络涉军谣言所困扰,这些谣言让美军形象大打折扣。美军开放社交媒体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让广大官兵参与到宣传行列中来,通过亲身经历的故事让网络谣言不攻自破。

美国“陆军社交媒体”网站首页上写到,“社交媒体……让我们和受众建立起了非常有意义的联系,维系着他们对美国陆军的信任和自信。”美军认为,每名美军官兵都是军方的网络形象大使,他们在网络上的一言一行都影响美军形象。

因此,美军对官兵的社交媒体行为有明确的规定和限制,争取把一个“真实、透明、高大、威武”的美军形象呈现给受众,以此激励国内民众拥军、参军热情。美国陆军首席营销官杰苏达表示,士兵就是我们军队的最好证人,如果有人想把军人作为职业,但又心存畏惧,就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跟他们交流沟通。

(四)有助于实施信息作战。

美军充分认识到社交媒体的信息作战功能,认为官兵可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敌方信息、开展信息攻击和防御,并已将其打造成网络舆论战的利器。

据媒体报道,美军近年来在路易斯安纳州的波尔克堡的联合备战中心进行以社交媒体为载体的网络情报搜集演练,训练官兵的情报获取能力。2011年7月,美国国防部高级项目研究局公布了“社交媒体战略交流”项目,该项目旨在帮助美军监测网络热点话题,同时帮助美军实施社交网络舆论战。

为了监管和疏导网络舆论,美军在2006年组建网络媒体战部队,全天候监测网络舆论,及时发现和处理社交网站上不利于美国或美军的新闻报道。此外,据英文《卫报》报道,美军还和商业公司合作研发了一种网络“马甲”,让每名官兵拥有10个不同的网络身份,辅助其在社交网站上开展网络舆论战。可见,美军对社交媒体的运用和开发已经取得了不小成绩。

二、美军如何管理官兵的社交媒体行为

社交媒体是一把双刃剑,在带来传播契机的同时,也带来不小的风险。为降低安全风险,美军出台了《社交媒体官方使用标准化操作程序》《海军社交媒体手册》《空军社交媒体指南》《空军教育和训练司令部社交媒体手册》《社交媒体使用一揽子计划》等文件,严格规制和引导官兵的社交媒体行为。

(一)严格审批标准。

美军对于社交媒体申请有严格的审批标准,要求官兵在申请社交媒体账号时,必须实名认证,标注军人身份,以便统一管理和识别。

对于团体的社交媒体账号,美军《基于网络能力的负责和有效使用》备忘录中明确规定,必须在国防部官方网站或各军种的官方网站上注册,被列入由国防部公共事务助理部长主管的官方外在形象媒体名单后,才能正常运营。

此外,美国陆军《社交媒体官方使用标准化操作程序》中规定,官方社交媒体账号必须明确归类为政府类媒体,账号名称和标识必须得到司令部的许可,并且在各类社交媒体上都必须统一。该文件还对账号的网页设置、更新内容和频率、官方网站链接等都做了详细规定。

(二)限制发布内容。

美军鼓励官兵、文职人员和家属通过社交媒体分享部队故事,但对其内容范围做了明确的规定和限制,以防止出现泄密事件。

比如,美军特别强调作战安全(OPSEC),要求官兵必须忠实于所在部队的价值观,部队领导必须让官兵知晓自身行为的轻重厉害,杜绝有关部队部署日期、动向、名称、番号、装备等信息在网上流传。

为了防止官兵利用社交网络犯罪,美军发布的《基于互联网能力的负责和有效使用》中明确规定,传播的内容不能涉及受保护的群体的种族、信仰、宗教、肤色、年龄、性别等,以及赌博、非法武器、极端主义活动、恐怖活动等任何其非法的、不适当的或冒犯其他人或公众的内容等。为维护军队政治中立的立场,美军还要求官兵不得在网上参与政治活动,发表政治见解等。

(三)传授媒介技巧。

为保证官兵有效和安全地使用社交媒体,美军特别注重提升官兵的新媒体素养。美军《基于互联网能力的负责和有效使用》中明确规定,对网络能力的教育将被整合进部队每年的安全作战和信息安全训练计划内。其陆、海、空军及海军陆战队出台的社交媒体手册,分别对公关人员、部队领导、普通官兵及家属传授新媒体技巧,内容涵盖新媒体账号注册、经营管理、风险规避、危机公关、职责权限、注意事项、社交媒体介绍等。

此外,美军还设置相关课程,可进行线上和线下培训。美军要求官方社交媒体的管理员必须进行两项任职方面的课程培训,最好能取得作战安全二级证书。

广大官兵、文职人员及家属不仅可以通过社交媒体手册、官方网站的视频学习新媒体技能,还可通过邮件报名,参加每周举行的新媒体课程。

(四)严密监视舆论。

美军虽对官兵的社交媒体行为进行了严格规制,但不能杜绝泄密事件或网络犯罪发生。对此,美军设立了“军事网络风险评估小组”,联合陆军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的力量,利用爬虫软件对官方网站、非官方网站、社交媒体进行监测,搜寻“破坏安全或对防御性和进攻性行动及军事人员构成威胁”的网络信息,并及时联系网站管理者或当事人删除信息。

此外,美军还形成了一个有效的社交媒体监控体系,各部队的社交媒体手册明确要求部队领导掌握和管控官兵、文职人员和家属的社交媒体行为。手册还鼓励官兵举报涉嫌发布不适当内容的社交媒体账号,一经发现和举报,将及时处理。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