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十年磨剑写军营

——记江苏广电首席军事记者田柳
作者:■刘莉萍

田柳,江苏广电的首席军事记者。14年的记者生涯,在她的身上打下坚实的专业烙印。她以敏锐细腻的视角,记录了国防事业铿锵有力的发展脚步,报道了数十场震撼人心的国际军演,记录了一个又一个铮铮铁骨的军人灵魂。军事战场早已不再只是男人的天下,军事新闻领域女记者更加活跃。

田柳是一位充满了新闻点的新闻人。她在微信上接受了我的采访邀约,约好的“郑重其事的采访”,被热爱跑步的她改造成了晨跑。田柳随意穿着一件黑色T恤,穿着运动裤,一条白色毛巾搭在脖子上,笑嘻嘻地冲我打招呼。你很难把面前的运动气息十足的她和电视荧屏中一本正经播报军事新闻的出镜记者形象联系到一起。但没错,她就是田柳,是一名军嫂,也是一名罕见的非现役、地方媒体女军事记者。

晨跑开始了,采访也就开始了。

文武双全:抓笔杆子写枪杆子

记者是文人,军事记者以武字开头,乃文武双全。军事记者是记者大军中的一支特殊队伍。这支队伍,奔波于硝烟战场,穿梭于绿色军营,讴歌着光明、和平。面对特殊的采访环境、采访对象、采访内容,军事记者有着特殊的要求。他们需要懂得各种军事方面的专业知识,并遵守各种保密协议。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下,女性对军事都不感兴趣,认为女性和军事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尤其在地方新闻单位。而记者田柳却将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当着所谓的“异类”——军事新闻女记者。

在田柳看来,军事记者和女性的结合是不冲突的,在报道军事的时候较之男记者,女记者往往更关注到军人柔情的细节方面。

在2009年国庆大阅兵的时候,她不仅报道解放军如何分秒不差地穿过天安门广场和整齐划一的队列,还注意拍摄到了阅兵村的士兵们每天训练完后在IC电话机旁排起的长队,陆航旅的飞行员们练习十字绣等生活细节,这些报道使得平时人们眼中严肃的军人更有了些柔情的色彩,使得20岁出头的大男孩可爱的形象呈现在人们的面前。田柳就是以这样的女性思维和视角,诠释了每一名有血有肉的解放军官兵,活灵活现又生动形象,充满了人情味儿。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每次大型军演优秀的出境报道,都展示了田柳自身过硬的军事专业功底。在小学的时候,她就已经读完了八大将军传,她还能够准确的说出每一件军事武器的型号、出厂日期。

“去年我去法国诺曼底战役博物馆采访的时候,馆长说原来我懂得比他还多。”田柳一边跑着步,一边和我说道,精致的面庞上透着一点小得意。

至人所未至:生死线上的行走

有着多次境外报道大型军演经历的田柳,其实并不是新闻专业出身。中文系专业毕业的她因为热爱新闻,2004年的时候就干起了记者行当。刚开始做新闻这行的时候,田柳还是啥也不懂的小姑娘。她从突发事件报道开始做起,比如火灾、车祸等,这些新闻有事件,比较好写。她总是第一时间去现场报道,从动态新闻开始学习做新闻的本领,慢慢培养自己采制一些医疗、军事等专题节目的能力。

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网络上各种信息纷繁冗杂,谣言和虚假消息满天飞,急需记者到一线去反映真实的状况,遏制流言的扩散。田柳主动请缨前去震区进行新闻报道,成为全国第一个乘坐“米171”军机到达北川采访的记者。当时的救援活动主要是由解放军及武警官兵展开的,她把镜头对准了这些军人们,去报道武警水电部队是如何打通道路、空军和陆航官兵的空中救援是如何架起生命线的。

从出发的那一刻开始,田柳就认识到生命不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那时的田柳每天戴着头盔,穿着迷彩服,踩着军靴,跟着部队一路进行报道采访。在四川许多地方地势险恶、悬崖峭壁居多,解放军用重型机械一点一点清理塌方路段,经常会有刚刚修好的道路再次被泥石流冲毁。在现场报道的田柳内心其实十分忐忑,特别担心上面的石头会掉下来再次发生滑坡事故。

“克服恐惧的秘诀是什么呢?”和田柳晨跑完几圈,坐在石凳上休息,“相信自己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那个时候的报道就像是在赌命,我赌赢了。”田柳笑道。

方寸荧屏:军事报道的领头者

在各类国外大型军演的活动报道中主要以中央台报道为主,地方媒体很少拥有国际大型军事演习的采访权,而地方卫视出身的田柳却参加了数百次这样的活动。参加军演报道的田柳,总是会遇到比自己高一级的新闻媒体单位,但她从没有自卑感。没有平台的田柳创造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军事专题节目《田柳探营》,这个节目在江苏新闻节目时段曾创下最高收视率。

对于自己拍摄的纪录片,田柳十分自信。“我经常告诉自己,我可以做到和央视一样水平的纪录片,甚至超过央视。”和田柳一起共事过的郁舒童透露,出境的军演纪录片都是田柳老师自己一个人拉到的赞助,自己写策划、大纲,才有了现在一组组的珍贵视频。

2017年9月,田柳参加了俄罗斯军演的报道。在蔚蓝色大海中间,在军舰甲板上面,她穿着白色的小西装上衣、紧身的西装裤、米黄色的皮靴,迎着海风,面对摄影机为观众带来了一则又一则新闻报道。报道军演的地方是符拉迪沃斯托克,翻译成中文其实是“征服东方”,过去我们称之为海参崴。这个曾经清政府管辖的土地,今天成为了俄罗斯太平洋司令部的总部。去到那里报道的田柳百感交集,深深感觉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记者,更要让外国人看到中国记者的自信。

在做军事新闻的同时,田柳也在做着历史、人物专访、艺术书法等方面的题材,吸收着方方面面的知识。只要有空闲的时间,她就会找个安静的地方看书。记者采访时问的问题是最见功底的,要使每个问题有水平,就需要不断地去充实自己。在田柳看来,如今我们已经不再需要“傻白甜式”的主持人或者记者,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干练,有渊博的知识,有自己思想的媒体人。

人生的跑道:一辈子的新闻人

关于理想,田柳说她的理想就是安安分分把自己的新闻报道做好。最大的梦想就是环游世界,做了记者就实现了这个梦想的一大半。因为工作她去了许多国家,采访过很多的人,身边的同事来了走了转入高层,但是田柳一直在坚持一线报道,她的新闻理想一直存在。“记者最珍贵的是经历,一篇新闻稿写完了就写完了,但是这些经历却是值得我一辈子去回味的。”说起这些的时候,田柳眼神很坚定。

工作中“女强人”味十足的田柳,在平时的生活中反而更享受慢节奏。她一直强调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更多的时候需要有兴趣爱好,需要坚持自己的兴趣爱好。她喜欢在业余时间里练习书法、画油画、骑马。在她看来,作为一个女人要注重修养,要活出自己的样子。

实习生邓小艺说起田柳之所以能够拥有“大把”的休息时间,都是靠她自己“挤”出来的。在和田老师一起工作的那段时间里,邓小艺常常收集三四万字甚至更多的资料给她,田老师就只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完成资料整理并且写出一二万字的纪录片脚本。在紧锣密鼓的工作节奏中,正是这种办事的高效率和雷厉风行,田柳才能有时间练字、画画,陪家人。

对于热爱跑步的田柳来说,记者这条跑道还很远还很长,但她从没有忘记走过的过去,也从未忘记为什么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