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从“网络直播进军营”探究国防教育新模式

作者:■邱 婧

提 要:国防教育是建设和巩固国防的基础,是增强民族凝聚力、提高全民素质的重要途径。近期,火爆的“网络直播进军营”活动,以“代入感”十足的视角、互动性极强的反馈,拉近了网友与军队的距离。全民共享国防建设的巨大成就、近距离触摸到人民军队的时代脉搏这一开创国防教育发展的新模式,不仅加速了军队正能量向社会外溢,更有利于军民融合工作的持续推进,使广大网民在了解我国国防事业的同时,爱国爱军热情愈发高涨。

关键词:国防教育;网络直播进军营;军民融合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们的军队是人民军队,我们的国防是全民国防。让全民共享国防建设的巨大成就,近距离触摸人民军队的时代脉搏,既是全民的心声,也是人民军队迈向建设世界一流军队伟大目标应当具备的自信。

随着科技的发展,网络直播正成为一种全新的传媒平台,在当代社会掀起一股新的热潮。自2016年起,网络直播的形式就已经被用在对部队一些活动的报道和呈现中。而到 2017年,其运用则更加频繁。去年11月,湖北省军区某新兵团,大胆携手网络直播平台——斗鱼直播,对新战士们的训练、工作、生活进行为期3天的现场直播,累计点击收看人数超过1.0422亿,弹幕量达到4536.49万条,并被全国300多家网站推送,转载量高达20余万次。今年3月2日,由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网络舆论局组织,央视网、中国军网同步展开,斗鱼、花椒、熊猫、快手等直播平台及哔哩哔哩、今日头条等网络平台联袂参加的“战鼓阵阵”网络直播活动,在东部战区陆军“王杰部队”拉开序幕。视频一经播出立即刷爆网络,仅一天累计收看人次便超过2300万,弹幕量更是达到2542.29万条。由此可见,“网络直播+军营”的宣传模式,极大地吸引了全民对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关心和关注,值得引发军队内部对国防教育创新发展的思考。

一、从走过场、“老三样”到玩枪械、进厨房,聚焦一线多视角展示我国军队形象

2017年10月,中央军委批准发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营开放办法》。与此同时,国家国防教育办公室也将推进军营向社会开放当作国防教育的一项重要内容。然而,军营开放仅仅是做好了国防教育的“上篇文章”,解决了“有”的问题。国防教育能否做得更为深入,解决“好”的问题才是“下篇文章”。早期的军营开放不仅参与面偏小、开放程度不高,且活动形式老套,观赏性和参与度也相对较低,内容方面形成了“看内务、踢正步、参观史馆”的惯用模式,致使不少参观者抱憾而归,军营开放因此遭到“冷遇”。

“网络直播进军营”首先突破了内容上的藩篱,在确保军事秘密安全的原则上,将目光聚焦一线,官兵平时练什么,就让群众看什么;部队装备什么,就向群众展示什么;军营最具特色的地方在哪里,就把群众的视线集中到哪里,使国防教育真正充满生机与活力。去年11月,网络主播走进东部战区陆军“王杰部队”,与战士们同吃同睡同训练,共同在坦克步战车上摸爬滚打,实时分享装甲部队生活的真实体验。今年3月,主播们又转战火箭军“东风第一旅”,揭开了我国组建最早战略导弹部队的“神秘面纱”。在近100分钟的直播中,“东风第一旅”官兵冒着雨雪,相继进行了紧急出动、模拟操作、铁路装卸载、核生化防护、野营部署等课目的训练。近期,网络直播更走进西部战区陆军第76集团军“雪枫特战旅”。在为期两天的直播中展示了特战尖兵“弹在膛上、直击靶心”的火爆场景与天狼勇士“攀登突袭、神兵天降”的帅气英姿,使大家切实感受到尖刀利刃、敌暗我明、精准拔点的雷厉风行,和反恐精英人犬协同、默契配合的训练有素。同时,镜头深入野外驻训官兵后勤保障现场,探秘火箭军官兵“舌尖上的军营”,用铁锹煎鸡蛋、头盔煮米饭、饭盒炒青椒肉丝等画面,展示战士丰富的业余生活,在满足受众对军营紧张训练实况好奇之心的同时,塑造出更为鲜活、立体的军人形象。

二、从指定人员到全民共享,利用网络平台扩大国防教育影响力

国防教育重在普及、贵在经常、难在全员。长期以来,我国的国防教育大多有特定主体和对象,其主要局限于政府公务人员、广大的青少年群体、民兵预备役以及报名参军的应征青年,而对于广大普通社会群众而言,大都只能望而兴叹,致使国防教育的传播实效和影响力面临着空前的挑战。

“善于结合实际创造性推动工作,善于运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化手段开展工作。”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发出了运用互联网等创新手段开展工作的动员令。当前,我国有6.3亿网民、12亿手机用户、5亿微博微信用户,网络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与此同时,网络直播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新兴产物更处于一个发展的关键关口。据2017年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称,截至去年6月份,我国网络直播用户约为3.43亿,占网民总数的45.6%。其中,游戏直播、真人秀直播占据绝对主体。一些“网红”主播拥有数百万粉丝,直播过程中可与几十万网友同时交流互动。

从传播学角度来看,传播力实则为一种争夺注意力的传播技巧,是通过整合传媒资源而实现内容创新所产生的一种影响力。正如专家所言,“在特别注重‘影响力’的媒体环境下,媒体之间竞争的实质就是传播力的竞争。”在网络直播活动中,传播者通过前期宣传、实时直播、后期报道等手段,充分利用网络这一媒介传播信息量大、传播速度快、精度高、覆盖面广的特点,努力将信息广为扩散并使之产生尽可能好的传播效果。而从大众传播的最终结果来看,“传播力”就是“影响力”;换言之,传播力决定了影响力。国防教育将自身宣传目的植入直播内容,借助受众对网络直播的关注度获得受众数量的最大化,从而扩大国防教育的影响力,向实现全民国防教育的目标不断进发。

三、从精心编排到无剪辑直播,以原生态增强信息传播可信度

无论是视频授课还是军营开放,传统意义上的国防教育都离不开精心的前期准备与节目编排,信息往往要经过“多级传播”才能传递至受众。

根据传播理论,人们在接受信息传播时,其信任程度与传播层次成反比。即信息传播层次越多,信息损耗或者变形就越严重,可信度越差;反之,传播层次越少,可信度也就越高。网络直播不同于电视、网络聊天,具有即时性强、交互迅捷、注重服务等鲜明特点。其通过记者在新闻现场的直接口头解说报道、现场评析核对有关人士的现场采访等方式,将现场的即时画面直接传递至受众,缩短了传播者与受众的距离。由于省略了录制和剪辑环节,可以原汁原味地呈现事件真相,第一时间回应受众,大大降低了因“多级转播”造成的“信息损耗”和因新闻制作而造成的“信息变形”,使得传播的真实性和可信性明显提高。

此外,在部队开展网络直播,还有利于增强受众对部队常规报道的信任度。长期以来部队报道多以正面宣传为主,由于报道内容与受众实际生活相距较远,缺乏必要的事实作为支撑,很多网民对部队生活的认识存在一种神秘化的倾向,这种倾向导致部分网民对部队生活较为抗拒。而根据“越了解,越认同”的心理学常识,通过网络直播,不仅可以使网民对部队有更直观的认识,同时也使其对军人群体有了更强的认同感,对日常军事报道有了更高的信任度。

四、从单向传播到网络互动,转变模式提高百姓参与度

在传统媒体时代,受到科学技术与固化思维的限制,媒体组织垄断了新闻的采集、制作与发布,使公众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只能是传统媒体单向传播的新闻发布,缺乏自主性与互动性。

习总书记指出:“做好宣传思想工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创新。”信息时代加强国防教育,必须突破固有模式,充分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和借助媒体力量,改进国防教育的方式方法,抢占信息制高点,提高百姓参与度。

军营网络直播的出现为回应这一要求做出了新的尝试。一方面,由于军营网络直播是即时、直接的,因而受众和部队官兵有机会在同一时间共同见证事件的发展;另一方面,网络直播以“代入感”十足的视角,拉近了受众与军队的距离,使受众极易产生强烈的临场感。此外,网络直播在兼具传统直播手法特点的基础上,还以弹幕的形式增进了双向交流,大大提高了受众在国防教育中的参与度,提升了传播效果。

据统计,在东部战区陆军“王杰部队”直播活动中,仅11月11日上午12时的网络直播实时峰值人气就达到了565.36万。尽管我们无法找到弹幕的发出者,但这些语言却反映出网友们的即时感受,通过彼此交换看法、观点,使广大网友真正融入到国防教育中,爱国、爱军热情愈发高涨。

国防教育不应只是简单的走马观花,而应是一次生动、有效的思想政治教育。只有抓住受众的需求设置内容、根据受众的习惯选择途径,不断改进和创新新时代全民国防教育的立足点和落脚点,才能使“有意义”变得“有意思”,真正增强国防教育的主动性、针对性和实效性,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提供更加强大的精神动力。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文化传播系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