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浅议国家电台军事节目台网融合的改革与创新

作者:■孙 利

主持人语

习主席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高度重视传播手段建设和创新,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当前,我军的军事新闻传播正跃向一个新高度。新时代、新平台、新起点,呼唤我们创新传播理念、更新传播思维,以大网络、大广电、大报纸的大传播格局,探索融媒体一体化管理机制、“中央厨房”职能常态化、全媒体人才培养的方法和路径,进一步搞好报网、视网、台网之间的多元、多维融合,开启军事新闻媒体融合的新纪元。

——主持人:吕俊平

提 要:为加强党对重要舆论阵地的集中建设和管理,根据《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2018年4月19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正式成立。它整合了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三台资源。包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内的三台建制被撤销,但呼号被保留。这一改革,势必对推动广播电视媒体、新兴媒体融合发展起到重要意义。本文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新闻综合栏目《国防时空》台网融合实践为例,分析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关键词:军事广播;国防时空;台网融合;新媒体

1940年12月30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以下简称中央电台)的前身“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开始播音。开播伊始,便承担了传递党的声音、发布我军战报、开展舆论斗争等军事宣传使命,为党领导全国人民取得革命胜利做出重要贡献。

在78年的历史长河中,我国军事广播工作与人民广播事业同行,采制了很多新闻名篇,在我党新闻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然而,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彻底改变了传媒生态,军事广播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机遇。

一、传统军事广播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

(一)党的新闻事业重要组成部分

1951年5月,经时任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和代总参谋长聂荣臻批准,中央电台创办了面向全国的广播军事节目《部队节目》,之后该节目在经历了《解放军生活》《人民解放军》《人民子弟兵》和《军事生活》等几次易名后,于1999年更名为《国防时空》。无论军事节目名称怎样变化,始终不变的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军魂意识,始终高举的是政治家办台的指导思想,始终坚守的是中央电台的品牌理念。

(二)开展舆论斗争的重要平台

1962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国庆游行队伍,当他看到转播国庆活动实况的中央电台播音员和技术人员后,对身边的周恩来总理说,我们说话别人听不见,他们说话全世界都能够听得见,广播就是重要。接着,他又强调指出,广播电台要掌握在可靠的人手里。此后,又多次专门批示:广播不能中断,打起仗来不能没有声音。

(三)展现人民军队形象的窗口

随着时代的变迁,中央电台军事节目的制作理念也在不断创新,但军事节目作为展现人民军队形象窗口的职责始终没有改变。专业作家魏巍创作的新闻名篇《谁是最可爱的人》最早刊播于中央电台《部队节目》,引起巨大反响,几经修改后刊于《人民日报》。“最可爱的人”成为人民军队的形象代名词,起源于中央电台军事节目。雷锋、朱伯儒、张子祥、徐洪刚等诸多军队先进典型也是经广播报道传遍大江南北。

二、移动互联时代国家电台军事节目面临的挑战

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给传统军事广播带来巨大挑战。沿袭几十年的“我说你听”单向传播模式已无法适应时代发展,当听众来信和来电明显减少,军事节目策划者感受到了危机。作为中国军事广播的引领者之一,国家电台军事节目有责任、有义务冲破束缚,在革新中破浪前行。通过大数据分析,国家电台军事广播节目面临多重挑战。

一是移动互联技术的高速发展,强制性改变用户体验。技术的发展,正在改变着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当广播与移动互联网深度接触后,会出现这样的现象,航母入列、歼-20训练等重量级军事新闻传播过程中,引爆舆论场的并非传统军事广播节目,而是它的媒体融合产品。传统广播“黄金时段”概念逐渐被新媒体的“碎片时间”概念打破。听众变成用户时,中央电台《国防时空》《晚高峰观军情》是哪个时段播出已经不重要,因为每个人获取军事新闻的时段都是不固定的。2017年6月,中印洞朗事件发生后,《国防时空》邀请专家进行评论,产生一定宣传效果,但报道经“CNR国防时空”头条号推送后,几小时就获取超过100万阅读量,多家境内外媒体转载,这是过去军事广播很难做到的。

传统军事广播听众数量负增长的同时,手机移动端音频点听量呈井喷趋势。截至2018年5月,中央电台《晚高峰观军情》入驻蜻蜓FM客户端三年多来,手机点听量就达3.1亿次。蜻蜓FM、喜马拉雅FM、今日头条、微信公号等移动端通过个性化、强互动、智能推送等传播方式,使传统听众逐渐转变为军事广播媒体的用户,改善用户体验成为军事广播人必须面对的课题。

二是新媒体开放性议题设置,打破了传统媒体垄断军事话题的格局。移动互联网时代,议题设置呈现广泛性、开放性和民主性等特点。近几年,网民自发形成的“随手拍军车”“国产航母下水”等涉军舆论热点,已经产生很大反响。事实上,一些专家教授、军事发烧友以敢说敢评闻名,内容或有事实依据,或对军事新闻娱乐化包装,这些传播过程,客观上满足了受众的猎奇心理,形成了一批千万粉丝的“舆论领袖”。军事自媒体账号和网民开放的议题设置模式、较大的话语空间,对传统的军事广播工作模式带来严峻挑战。

三是来自新媒体的跨界产品,挑战传统军事广播故事表达方式。新媒体时代,一段15秒的抖音视频能讲出一个生动故事,一个大数据图表能反映一种经济趋势,媒体表达的边界在逐渐模糊。2016年7月,在所谓的“南海仲裁案”报道中,“CNR国防时空”微信平台策划了《如果联合国有了朋友圈,一定炸了锅》,作品将联合国模拟为微信朋友圈环境,将各国外交表态模拟为网络用语,新颖的表达方式,传递了中国立场,引起海内外受众转发。当下,这些非消息、非通讯、非评论、非音频、非视频的跨界新媒体产品正在迅猛发力,以其全新的表达方式挑战着传统广播表达。

三、视挑战为机遇,创新广播军事节目机制与流程

必须指出,基于移动互联技术上发展的新媒体、自媒体既是国家电台军事节目的竞争者,也是有着巨大能量的合作伙伴。如果运作得好,或可以引领、推动传统军事广播焕发出新的生命力,使其能在更宽、更广的平台上传播。2008年,中央电台提出了改造创新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发展并行推进的战略思路。2009年2月,召开了加速新媒体发展工作会议,大力实施“台网一体、台网互动”战略。2017年底,召开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研讨会,专门研究新形势下如何推进全台新媒体创新发展的思路与举措。2001年,军事宣传中心在中国广播网开办军事栏目,2002年扩展为中国广播网军事频道。2009年,中央电台军事节目《国防时空》入驻新浪微博,此后几年,国家电台军事节目加速入驻各类移动互联终端,台网融合进入深水区。

(一)拓展军事广播内涵,树立大广播观念

党的十八大以来,军事广播人敏锐地认识到,国家电台军事节目的改革,必须以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和视察解放军报社时发表重要讲话为指引,与国防和军队改革进程相协调,与中央电台整体改革战略相适应,建立起适合国家电台军事节目的台网融合发展路径。今天,当声音不限于无线电发射塔这个传播渠道时,当网站、手机客户端等可以实时传播声音和图像时,军事广播的内涵也应不断拓展,不能仅限于录音报道、连线报道等广播形式的报道,逐渐树立了大广播观念。2017年4月,大兴安岭发生森林大火,“CNR国防时空”微博平台发布了几十秒的视频短片,内容涵盖森林大火的火情、武警官兵扑救的画面,短短几个小时就获取了几十万的点击量。2017年7月30日,朱日和阅兵中,“央广军事”微博采取图片直播方式发布的歼-20图片,微博阅读量迅速超过2000万,成为现象级产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让军人成全社会尊崇的职业!“央广军事”新媒体第一时间策划了街采视频,反映群众呼声,呼应大会主题,获得650多万阅读量,被全网转发。在新媒体传播过程中,国家电台军事节目的品牌价值得到有效提升。

(二)打造国家电台军事节目全媒体矩阵,强化差异化传播理念

近年来,中央电台军事宣传中心在办好广播节目的同时,积极推动《国防时空》《晚高峰观军情》《国防新干线》《海峡军事漫谈》新媒体化,逐步建立了“CNR国防时空”实名微博、微信公众号、头条号、一点资讯号、百家号,建立“国防之声”互联网专题网页和基于强军网的“国防之声网络电台”。成立了新媒体部,下设微博、微信、网站和视频四个专业团队,打造“央广军事”全媒体矩阵。“CNR国防时空”全媒体矩阵与“央广军事”全媒体矩阵实施差异化经营,前者依托军事节目进行内容生产,强调与广播的互动,后者则完全按照新媒体传统规律,专心打造独立的新媒体产品。

(三)再造军事广播工作流程,树立新媒体优先理念

近年来,中央电台《国防时空》积极探索传统广播与新媒体的融合发展道路,对原有组织结构与生产链条进行重构,实施全媒体流程再造。无论是抗震救灾、抗洪抢险等突发事件,还是重大军事行动,只要得到授权,我们就要求军事记者本着“新媒体优先”的原则安排工作顺序,第一步优先进行手机视频、图文直播,优先微博、今日头条发送;第二步再进行广播直播连线;第三步进行传统网站发布;第四步采制录音报道;第五步综合策划全媒体深度专题。

军事广播编辑部实现全媒体转型后,后方编辑全程融入前方记者采访过程,协助记者进行选题策划,提供采访建议与写作角度,保障宏观资料与背景信息。通常情况,前方记者只需要提供素材或半成品,后方编辑进行新闻产品的再加工,由团队共同生产出全媒体新闻产品。2014年2月12日17时19分,新疆于田县发生7.3级地震。19时45分,新疆军区派出两架直升机飞往震区。3分钟后前方记者陈欣同后方编辑部连线,4分钟后微博发出快讯《新疆军区直升机紧急飞往于田震区勘察》,中央电台中国之声在20点的整点新闻转发,迅速被中国新闻网、凤凰网等20多家新闻网站转发,该报道先于其他媒体半小时发稿。

(四)创新全媒体军事广播编辑模式,建立“实体+虚拟”网络编辑部

中央电台军事节目沿袭了多年的采、编、审、录、播的线性操作流程,经过几轮深化改革,《国防时空》编辑部率先打破原有工作模式,实施了非线性工作流程。所有前方记者或值班编辑发现重要线索后,可直送值班主任或审稿人。审稿人有权现场摘编“微博快讯”发布。

随着《国防时空》由广播编辑向全媒体编辑逐步转型,原有的记者队伍和新闻产品类型已经无法满足新闻改革发展需要。为此,我们着力将实体化的编辑部转型为“实体+虚拟”编辑部,建立“央广国防时空编辑部”QQ群和微信群,吸引全军和武警部队600多名特约记者加入。一方面,编辑部对记者队伍进行业务指导和约稿,完成录音报道和新媒体产品;另一方面,大家在一起可以交流新闻线索,研究媒体融合发展趋势,收到良好效果。

四、国家电台军事节目台网融合改革需要研究的几个问题

(一)处理好“台”与“网”的关系,抛弃网络从属观念

台网融合过程中,我们发现,传统的广播报道放在移动互联网上,如同鸡肋,很少有人问津,必须按新媒体规律进行二次制作,才能达到传播效果。“台”与“网”之间的关系并非简单复制,而是一次采集、多种生成、多元传播。同样的新闻内容,在不同的媒介传播,需要加工成不同的新闻产品。《国防时空》编辑部将原来的“台网一体”调整为“网台一体、生产独立、各自呈现”的思路,强调广播与新媒体产品在新闻线索共享的基础上,各自独立进行制作和加工,彻底抛弃广播老大、网络从属的观念。2016年,中央电台军事宣传中心策划了《不忘初心再长征》大型报道,采取线上宣传与线下活动相结合、广播报道与全媒体传播相结合的方式,作品突出新视角、新故事、新传播,在全国产生巨大反响。

(二)处理好“主品牌”与“副品牌”关系,打造军事节目品牌集群

中央电台《国防时空》节目广播品牌在国内外具有很强的知名度、权威性,这是一代代军事广播人用忠诚、执著、奉献与汗水打造的品牌,具有极高的含金量。媒体融合过程中,《国防时空》主品牌形象得到了强化。但是,无论是出于调动编辑记者积极性的考虑,还是源于军事新闻综合节目自身结构的原因,其子栏目《军旅人生》《央广军情观察》《名家谈军事》《一南军事论坛》《周末点兵》《军旅诗词赏析》等品牌都不能被弱化。为此,在融合过程中,我们充分体现广播新闻源出处,在《国防时空》主品牌的带动和辐射下,力争让各个子品牌充分张扬个性,共同构筑军事节目丰富、多元的品牌架构系统。2013年,中日围绕钓鱼岛问题爆发激烈斗争。《国防时空》子栏目《一南军事论坛》播出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独家专访《“琉球再议”应成为我国长期坚持的战略》,经央广军事网播发后,在世界范围内引发强烈反响。世界各大主流媒体广泛转载了这篇报道,有力地打击了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气焰。

(三)树立“有所为”与“有所不为”的观念,做国家电台擅长的方向

时下新媒体的“烟囱”到处林立,无论有没有专业人才、管理经验,都要办网络电视、视频直播、网络广播、虚拟频道,都想一个品牌包打天下。事实上,媒体竞争的关键是人才竞争,媒体的优势还是传统业务。国家电台军事节目的改革,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将体现国家电台军事广播节目核心竞争力与全媒体发展深度结合起来,制定出凸显自身优势且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当新的移动平台、可穿戴式设备、无人机等新的科技产品诞生之后,要及时感知用户体验,有前瞻性地及时投入人力、财力。已经入驻的新媒体平台,感到创新力不足要舍得退出,以节省宝贵的人力资源。

(作者系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防时空》编辑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