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融媒体时代传统媒体记者的转型

作者:■郭丰宽

提 要:在今天的融媒体时代,传统媒体记者只有大力拓展知识边界,优化知识结构,加强业务技能训练,使自己尽快成为一专多能的全媒体记者,才能适应新的媒介环境,完成报道任务。

关键词:融媒体;新闻记者;能力素质

前几天,阿里巴巴张勇接任大润发主席,创始人黄明端离职,因一句“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而使该事件瞬间走红。

瞬息万变的今天,新鲜事物不断涌现,思维方式更迭换代,让我们生活的时代充满了巨大的不确定性。每一个追求上进的人,都会担心自己跟不上时代。2018年“新春走军营”采访活动,我在与解放军报社网络传播中心、技术运营部的同事一起完成采访任务时,他们通过音(视)频、图片快速表述新闻事件的做法在朋友圈引起轰动效应,让作为一名多年传统媒体记者的我顿时产生了危机感。

解放军报社领导在2018年召开的全体记者会上强调,现在所有媒体都在培养自己的记者,都有自己的记者。言外之意很明了,传统媒体记者如果不抓紧转型,可能真要面临被时代抛弃的危险。

一、“+互联网”让“主流媒体”发生变化,促使我们走进新媒体

2007年,一个没有念过大学的业余记者周曙光远赴重庆报道“重庆最牛钉子户”事件,他采访了著名的“钉子户”吴苹夫妇,并将采写的新闻发表到博客上,这为他的博客带来了巨大的点击量。随后,他的行动受到全世界媒体的关注。《南方都市报》《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英国广播公司等大型媒体机构都报道了周曙光的行动。

周曙光作为非专业记者,他的一篇稿件《+互联网》,让他成为名人。他的“名记者”之路,完全颠覆了主流媒体记者通过写出好新闻成名成家的求索之路。

2018年“新春走军营”活动,报社的新媒体记者从北京出发边走边写边发稿件,到达西藏边防无名湖哨所前已发表3篇,当天爬无名湖哨所时她们又及时在朋友圈播发了纪行图文,下午,在网络部领导的策划下,她们播发的《今天我们爬爬战士走的巡逻路》网络稿件,一天内点击量就达到“100000+”,同时她们发出的其他与无名湖哨所相关的稿件,点击量也颇高。相反,事后我写的文字稿《无名湖,今夜无眠》,由于较新媒体记者发稿的时间晚,已成“旧闻”,导致点击量较低。其实在此之前,很多人已意识到,在快节奏的信息时代,短、评、快的新闻事件附上音频、视频,对读者的吸引力远远大于记者费尽心思撰写的一篇特写或侧记稿件。我也曾想着发视频或图片新闻,但碍于多种因素,仍把在纸媒刊发稿件作为最高追求。

一名曾参加2016年俄罗斯国际侦察兵比武宣传报道的记者和我聊天时讲,当时我国去了各类媒体记者10多人,而俄罗斯方面参加宣传报道的媒体记者仅有3人。“吹拉弹唱”的十八般武艺他们可谓样样精通,我们的新媒体业务技能与之相比则黯淡得多。他感叹,时代变化太快,但我们很多传统媒体记者的价值观可能还停留在昨天。

这些事情再次警醒我们,认识不到“主流媒体”在无形中已发生变化,就意识不到提高能力素养的重要性。

二、“互联网+”让新闻生产趋势发生变化,促使我们一专多能

“媒体融合”是信息传输渠道多元化下的新作业模式,是把报纸、电视台、电台等传统媒体,与互联网、手机、手持智能终端等新兴媒体传播通道有效结合起来,资源共享、集中处理,衍生出不同形式的信息产品,然后通过不同的平台传播给受众。在全球进入大数据时代的背景下,“互联网+”推动新闻生产模式出现了全新的特点。

新闻传播生产渠道的多元化。融媒体时代到来之前,传统新闻媒体都是单一线性传播。但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电脑、手机、平板等新兴媒体映入读者眼帘。这些新媒体改变传统媒体的新闻生产和传播模式,由单向线性传播变成双向参与沟通,且这种方式还在持续不断演变。比如,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广泛应用,使越来越多的突发新闻发布者变成事件亲历者或目击者,他们只需在事件发生之初,将消息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就完成了简单的报道。尽管融媒体时代新闻记者的使命、职责没有变,但新闻生产样式却变得多元多样,比如由写稿机器人来完成新闻的采写,等等。

多种媒介形态的聚合化。从本质看,媒体融合是多种媒介形态的聚合。在媒体融合下,新闻的表现方式是由简单的“文字+图片”向集视频、音频、文字以及大量的相关信息链接的立体式报道发展。所以,融媒体时代的新闻生产是聚合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多种媒介形态,在保持各自原有的传播语态和理念的前提下,选题、采访方式、报道手段上均有不同,各有侧重,表现出了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的“大媒介”形态。因此,传统纸媒记者除掌握基本的采写技巧外,还要依托网络这个高科技平台,熟练操作和运用数字化采访工具,写新闻、摄影、摄像、操作数字录音机制作网页等,做到快速编稿,及时发布。

“专属新闻”应用的个性化。个性化新闻应用也可视为“专属新闻”,这种新闻应用致力于以消费者的需求为中心,以算法的方式将新闻精准地推送至受众群体,实现传统大众传媒无法实现的“长尾”传播。互动性更强的新闻应用是将宏观抽象的政治、军事、经济问题转换成与读者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信息,让读者了解政策等方面的改变与自身的关联程度。

2018年新春走军营时,我写了一篇《过年了,来看看你》的特写,反映的是过节了驻墨脱边防官兵到烈士陵园看望牺牲战友梁昆炜的事情。梁昆炜是墨脱边防营一名普通战士,去年在退伍之际巡逻时遇难。这篇稿件把梁昆炜巡逻遇难的事情顺带出来,自认为算是一篇“旧事新报”比较好的报道。而同样的事情,另一家媒体的“视频+文字”报道在新媒体推出后,着实“火”了一把。现在想起来,要是当时能够用“文字+视频+图片”进行报道,宣传效果会更佳。

三、新媒体报道的较强倾向性和深度化缺失,促使我们优化知识结构

大家都说,新媒体到来之后受众对深度化的内容需求是下降的,今天的人们都喜欢碎片化的阅读。是这样吗?

2018年4月18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发布。2017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6本,比2016年的4.65本略有增长;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3.12本,略低于2016年的3.21本。此外,相比于微博、微信的火爆,各个客户端的下载量同样客观,搜狐、今日头条等客户端的下载量早已过亿,其他用户也在数千万。而客户端提供的,恰恰是介于碎片化微博微信与图书之间的相对深度的内容。所以说,对于深度内容的需求,依然是旺盛的。

在西藏参加“新春走军营”期间,我们采访组同时还采访了西藏军区落实中央和军委决策在边疆民族地区推动军民融合发展的事情。西藏高原物资匮乏,如何落实军民融合方针政策?我们通过两次深入采访,撰写了通讯《边疆民族地区军民融合走向精准发力——来自西藏军区的调查报告》,对他们的做法给予了深入解读。稿件刊发后,不仅受到报社领导的批示表扬,同时还受到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和西藏军区的肯定表扬,认为这篇通讯为新时期西藏军政军民团结进步谱写了历史记录。

这件事使我进一步认识到,与传统记者相比,新媒体记者正在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报道力量,但作为一种非正式记者,也存在许多问题:个人倾向性较强。新媒体记者可能缺乏较为职业的素养,因此有可能使报道倾向性比较强,不能做到客观;难以进行深度报道。新媒体记者可能没有完善的知识体系,因此可能写不出比较有深度的报道;难辨真假。一些无法辨认身份的新媒体记者发布的消息来源不明,难辨真假,很可能造成假消息大面积传播。

近年来,人民日报客户端每隔一段时间就推出一期“这些新闻,你信了吗”为主题的辟谣报道,有的还通过深度报道来澄清谣言。比如马航事件发生后,从早上事发到下午16点以前,新媒体上出现了10余条重大的谣言,在谣言广泛传播后,基本都是由传统媒体进行核实,进行辟谣。因此不难发现,新媒体时代受众并不缺乏信息,缺乏的是“准确”信息。

《纽约时报》董事局主席小苏斯伯格在参加新华社主办的世界媒体峰会时,接受记者采访曾谈到过:传统媒体的优势也许在一个词,就是“标准”。这个标准是只有新闻机构严格流程才能够去保证的。

与新媒体记者相比,这也正是传统记者的优势。传统记者由于有记者的职业素养和比较完善的知识体系,自身又多出身于报社、杂志社等权威媒体,因而一般不存在上述问题。

对于传统媒体记者来说,在融媒体环境下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在学会“吹拉弹唱”样样精通的同时,还应该记住“权威、准确、深度”这几个关键词。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驻西部战区分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