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从《红海行动》看主旋律的弘扬与传播

作者:■匡晓沁

提 要:《红海行动》因真实军事行动改编,剧情精彩刺激火爆荧屏,成为继《战狼》系列后军事题材影视的又一成功之作。商业类型片的叙事方式与主旋律的核心内核相结合的方式,使得影片票房与口碑双丰收。本文从影片人物塑造、文本内容及文化自信三个角度进行阐述与分析。

关键词:《红海行动》;主旋律;文化自信

继《战狼》系列后,《红海行动》以精彩的剧情、激烈的打斗场面成为国内军事题材影视又一标志性里程碑,激起全民热议。影片改编自2015年3月中国海军的也门撤侨行动,讲述了“蛟龙突击队”深入战乱国家营救中国公民的故事。截至目前,《红海行动》票房入账36.1亿人民币,凭借超高的口碑,从最初的票房落后逆袭成为春节档的票房冠军,成为内地影史第2,票房仅次于《战狼2》,影史冠亚军全是主旋律正能量的电影,可以看出受众对高质量主旋律电影的认可。

21世纪以来电影产业化改革使得影视的内容生产彻底实现了市场化和民营化。以市场为核心的生产、放映体制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电影产业的崛起,许多商业电影大获成功。在这种大背景下,主旋律电影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商业化尝试,如使用明星、商业片导演来拍摄的《建军大业》;如民营资本投资的商业片主动参与、拍摄带有主流价值倾向的电影,《集结号》(2007年)、《十月围城》(2009年)就是成功的例子。

如何将真实事件转化成具有高度传播力的影视作品,既满足受众对高质量影视作品的要求,又实现主旋律的弘扬与传播,实现市场与主流价值观的双赢是急需探寻的课题。市场化的商业逻辑与主流价值观的内在要求逐渐合流使得《战狼》《红海行动》等一系列商业主旋律片横空出世,也使得商业主旋律片成为新的主流文化载体,其取得的高票房也使得类型片与主旋律的合作成为解决这个课题的一大突破口。下面,笔者以《红海行动》为案例,探寻中国军队形象的塑造与传播。

一、人物塑造鲜活,符合受众认知规律

在人物形象上,《红海行动》塑造了真实、有血有肉的英雄形象。所谓英雄,并没有主角光环庇佑,他们也会受伤、会牺牲、会冲动(罗星坚持继续追击海盗的细节)、会退缩(李懂在交战中下意识躲避子弹的细节),但他们还是选择了一往无前。任务过程中爱吃糖的“石头”因公牺牲,爆破手徐宏受伤,急了也会骂脏话的机枪手佟莉。突击队队长由单纯考虑完成解救人质“邓梅”任务到组织队员展开黄饼之战;观察手顾顺从最开始在海鸟一号上本能地躲避子弹,到迫击炮突袭中克服恐惧独自压制敌方狙击手,再到巴塞姆镇冷静打出两枪提醒顾顺“一只耳”位置,直至最后黄饼之战战胜压力不负众望一枪爆头恐怖分子解救佟莉和队长。从害怕到克服恐惧,展现了真实立体丰富的人物形象。有冲突有挣扎,展现平凡人不断挑战自我逐渐走向不平凡的过程,避免高大上的叙述方式,塑造了真实的人物形象。

传统的主旋律战争电影在人物塑造上已经形成了既定的模式:人物形象塑造以突出英雄人物为主旨,情节冲突设置以二元对立式的敌我矛盾展开为中心线索,呈现出高度的单一化、概念化、模式化、脸谱化特征。传统英雄和楷模成为一种固定的符号:正面、高大、理性,缺乏人情味、没有烟火气。这样的形象不符合当代观众的审美期待,难以打动主流的年轻观众。不是完美无缺的英雄人物,而是有血有肉有笑有泪的普通人,更符合受众的认知。

同时,在叙述方式上,区别于《战狼》系列冷锋单打独斗式的孤胆英雄形象,《红海行动》更展现出中国军人集体作战,团结协助的一面,塑造了“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一批超级战士形象,人物形象丰满,每位演员都有自己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故事线,并最终完成了对国家意识的阐述,以及展现的中国英雄,不是好莱坞式的打不死的超级英雄,不是强烈英雄主义气质的个人表现,而是团队协作,有负伤甚至有牺牲,但精诚合作后最终取得圆满成功。

二、文本真实性高,强符号化话语传播力可观

《红海行动》由也门撤侨事件改编,影片内容既有营救我国人质,同时包含了粉碎叛军武装首领的惊天阴谋。故事发生地虽在非洲北部“伊维亚共和国”,但实际讲述的却是“异域危机”下的中国故事。故事中内战肆起的背景是时下非洲动乱局势的真实写照:恐怖袭击事件频发、右翼势力的抬头、极端民族主义的盛行,动荡不安的外部世界被加工成英雄出没的乱世舞台。“蛟龙突击队”临危受命,在时间紧、任务重、支援少的艰难背景下一次次完成任务与挑战。影片由对受众而言充满神秘感的也门撤侨行动改编,既能满足受众对涉外军事行动背后故事的窥探心理,赢得市场份额,又能有效塑造和传播中国军队的良好形象,弘扬主旋律,一举两得。

影片中,队长一次次表示只为解救中国人质,最后为了更多人的安全不顾自身安危阻止黄饼之战;枪战时佟莉将自己的防弹衣给了人质邓梅,邓梅又给了外国小女孩;徐宏不顾生命危险救下被逼迫做了人肉炸弹的外国人;石头脸被炸,但是医疗兵陆琛却把止疼的药给了平民等等一系列的细节真实展现了什么是真正的人权,什么是真正的战争与和平。同时也是生活在今天的中国公民,对自己祖国的期盼所在,对人民军队的希望所在,与受众期待相吻合。

视觉表现上,《红海行动》作为军事题材的影片,与海军政治部合作,出动大量军事舰艇、装备,观众一饱眼福。同时以恢弘的战争场面展示和扣人心弦的情节设置为重点,满足视觉奇观的“好看”,使观众获得最大的观影快感。影片全程几乎无文戏,紧张刺激的打斗接二连三,用最残忍、最血腥却最真实的战争悲惨画面展现战争的无情与残酷,坚定地展现了反对战争、热爱和平的思想。社交平台上“中国海军,带你们回家”“中国军人不会让任何一个中国人受到伤害”等一连串带有“中国”符号且具有极高记忆点的话语的裂变式传播,使得由《战狼》系列带动的受众民族情绪宣泄有了延续的出口。

三、坚定文化自信,弘扬主旋律

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化,国家利益已远远超出了国境线。国家的利益延伸到哪里,军队的使命任务就应拓展到哪里。中国电影需要与国际接轨,需要国际化,但并不是一味的迎合,不是被动接受所谓的“文化秩序”、等级安排,而是应该展现中国精神、中国风格、中国气派。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深刻指出,“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对于走向现代化的中国来说,文化自信既是文化理念又是指导思想。

《红海行动》没有把单打独斗式的个人英雄主义当做当代中国海军官兵的精神制高点,而是把镜头对准了集体主义精神,对准了我军战斗力最深厚、最强大的精神。“蛟龙突击队”的每名队员都是英雄,每个人都身怀绝技,但都各有自己的弱点,只有聚集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才可以互相取长补短,团结协作,变得无坚不摧。这种现代集体主义精神,使该片鲜明地区别于西方军事大片的精神内涵,它体现了中国和平崛起后在世界舞台上的大国担当和大国责任,体现了中国军队和军人特有的形象。鲜明呈现了“人民海军用维和行动体现了反对恐怖主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当今世界崭新的话语主题。”

《红海行动》没有刻意用家国情怀与民族主义去煽动观众的爱国情绪,赚取“低泪点”票房,而是在类型叙事的框架之内,通过对当代中国和平崛起的现实认知的理性表达,进一步展现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由此在电影中彰显了强有力的新时代强音,不仅实现了主旋律的思想内核与商业化类型叙事的巧妙结合,更重新思考、奏响了“主旋律”之于当下中国的真正音色。

国家的价值,并非仅体现在国家利益是个人利益的叠加,更体现为国家是个人实现自我价值、获得正当利益的保护者,从这个角度来说,国家的形象在战争军事题材影片中,不能仅仅是一个遥远的、模糊的背景,还应当是有着高度可感性的在场者。而《红海行动》正是做到了这一点,异国内乱军舰撤侨,突击队全体出击营救一名中国人质,影片用宏大叙事框架下的点滴细节不断强化中国和平崛起后成为国人坚强的后盾和对世界负责的人道主义精神,展现了大国担当和军队实力,是一次成功的军队形象重塑与传播的实践。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