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痼弊不清扫,何以领风尚?

——对军事新闻工作破除和平积弊的几点思考
作者:■刘万平

提 要:破除和平积弊、立起打仗样子,军事新闻宣传发挥着重要的舆论引导作用。然而,长期在和平环境中运转,军事新闻工作本身也难免浸染一些和平积弊;只有勇于直面并努力清除这些痼弊,才能在强军征程中担当起引领风尚的历史重任。

关键词:军事新闻宣传;和平积弊;传播效益

对一支久未经历战火洗礼、又渴望建功立业的军队来说,战胜敌人的先决条件,是战胜缠绕于自身的“和平病”。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从严治军、大破大立,在全军大力破除和平积弊、牢固树立战斗力标准,掀起真打实备、真抓实训的练兵热潮。

破除和平积弊、立起打仗样子,军事新闻宣传使命重大,发挥着重要的舆论引导作用。然而,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长期在和平环境中运转,军事新闻工作本身也难免浸染一些和平积弊,严重制约着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的提升。只有勇于直面并努力清除这些痼弊,军事新闻宣传才能在强军征程中担负起引领风尚的历史重任。

一、明确身份定位,突出姓军为战的属性

我们是谁?

这个问题,对于军事新闻工作者而言,在职业生涯中都会面对,都要思考。简单回答,我们是军事记者。但细究起来,怎么理解和认识“军事记者”这个称谓,却没有那么简单。

长期以来,一些军事新闻工作者在对自己的身份进行定位时,内心自觉不自觉地偏向于记者,或者说是新闻工作者这个社会职业;而所谓的“军事”,不过是报道内容的一个标签,是采编稿件的一种分类。正是因为如此,有的同志对待采编工作,只是满足于简单完成任务,与地方媒体从业人员完成一篇报道、一个版面、一期节目的采编制作别无二致。

这显然是一个心理误区和认识偏差。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正是军事新闻宣传存在形形色色“和平病”的根源所在。

军事记者的身份究竟该如何定位,这涉及到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我军为什么要设立新闻媒体?众所周知,军队的本质是战斗队,备战打仗是主责主业。军队一切岗位的设置,说到底要服务打仗需要。所以说,军事新闻媒体绝非军队的附属品或装饰品,军事记者队伍是一支担负特殊任务的战斗队,是我军战斗力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点,在人民军队90年煌煌军史中也早已得到证明。

今天,我们虽然身处和平年代,但天下并不太平,我军在维护国家安全、主权、发展利益等方面肩负重任。与之相统一,军事新闻工作者必须超越一般意义上媒体从业人员的身份定位和价值归属,要突出姓军为战的身份属性,常怀忧患意识、危机意识、打仗意识。

姓军为战,就不能简单满足于完成采编任务,而要把岗位当战位,把笔墨当武器,把每一次报道活动都当作舆论战的一场战斗。具体到新闻宣传实践,既要胸怀大局、悉心谋划,又要严谨细致、精益求精,确保出手的新闻产品能产生良好的传播效益,能有效服务于强军目标,能对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产生积极影响。

二、打破采编套路,强化创新为要的理念

在长期的宣传实践中,军事新闻媒体大多形成了鲜明的业务风格与特点,积累了不少好经验、好传统。但毋庸讳言,伴随着这一过程,我们在采编工作中也形成了一些程式化、套路化的做法,已经成为办报办刊办网、乃至新媒体运营发展的禁锢,严重制约着军事新闻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的提升。窃以为,这是和平积弊在当下军事新闻宣传工作中最突出的表现。

翻看军事新闻报道,有多少稿件的面孔给人似曾相识之感?有多少文章的结构、描写、场景如出一辙?有多少照片的构图高度雷同?千篇一律,千图一面,难免遭人诟病。

从根本上讲,出现这一现象,与我们的采编理念有着直接关系。“老话顺口、老路好走”。日常工作中,一些采编人员理念陈旧、墨守成规,习惯于按套路写稿、编稿,潜移默化中形成了不良导向;部队有的新闻报道员误以为这就是“标准版本”,就得这样采写稿件、拍摄图片。如此采编“互动”,最终形成了千篇一律、千图一面的恶性循环。

具体到图片、影像等视觉宣传报道,套路化、程式化的主要表现就是摆拍现象严重。设计画面、摆布官兵,从姿态到动作,从表情到眼神,一遍遍地摆,一遍遍地拍,结果越摆越僵,越拍越死。

军事新闻宣传中的种种套路由何而来?说白了,这是和平环境中滋生出的一种虚浮之症。破除这种“和平病”,必须大力倡导创新为要的理念。文无定法,贵在鲜活。打破采编套路,就要更多地深入基层、走近官兵,在“嵌入式”采访中去捕捉训练演习、政治教育、后装保障、处突抢险、执勤巡逻等各类军事活动的亮点,不拘一格呈现接地气、冒热气的新闻作品。军事活动本来就是充满创新精神与变革气象的领域,不循老路、勇于创新,理应成为军事新闻工作者积极追求的一种职业品质。

三、消除懈怠状态,培养雷厉风行的作风

身处和平年代,容易精神懈怠、自我放松,这是典型的和平积弊。作风松松垮垮、稀稀拉拉,显然不符合备战打仗的要求。军事新闻工作者消除懈怠状态、培养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是强军兴军的时代要求,是履职尽责的使命召唤。

日暮沙场飞见灰,烽烟竞起砺精兵。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强军思想指引下,全军上下全面加强实战化训练,锻造能打胜仗的精锐之师。从冰天雪地的北疆边陲到烈日炎炎的南国丛林,从波浪滔天的大洋深海到层峦叠嶂的雪域高原,各类实战化演训活动持续不断、热潮迭起。对我军而言,“动起来”已成基本姿态,而且“动”的频率越来越高、幅度越来越大。毫无疑问,军事新闻工作者如果精神懈怠、作风松散,就会反应迟滞,就跟不上部队的演训节奏,就难以及时、充分反映全军官兵练兵备战的新气象、新风貌。面对强军兴军的宏伟使命,我们只有保持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快速反应的行动能力,努力做到以“动”应“动”,才能与部队练兵备战同频共振,才能让舆论场与演兵场琴瑟和鸣、效力倍增。

另一方面,采编作风紧张,精神状态“满格”,也是适应信息时代新闻传播形态发展嬗变的内在要求。

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媒体格局与舆论生态发生深刻变化,新闻传播形态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变革。读者在哪里,受众在哪里,宣传报道的触角就要伸向哪里。身处媒体融合发展的时代大潮之中,军事新闻宣传要创新发展,就必须顺应互联网发展大势,强化互联网思维,特别是要善于运用新媒体拓展舆论阵地。

应该看到,新媒体之“新”,绝非只是技术之新、平台之新,更重要的是理念之新、状态之新。采编作风疲沓、效率低下,或者只是按部就班地按照传统媒体运营的节奏开展采编工作,显然难以用好新媒体发声。反之,军事记者如果具有分秒必争、见缝插针去拼抢新闻的理念与状态,并能自觉而精心地使用新媒体,一趟采访路走下来,传播效益必将得到充分彰显。

四、厚植业务素养,提升凝神聚气的能力

叶圣陶先生曾说,编辑记者“要争取做个杂家”。这里所谓的“杂家”,是强调新闻工作者要主动学习吸纳各种知识,不断厚植业务素养,在采写稿件时能灵活运用各方面的知识,从而使报道内容有一定的深度,有更强的可读性。对军队新闻工作者来说,积极学习掌握战略分析、军事指挥、参谋业务、武器装备等与军事活动密切相关的知识与技能,无疑是锤炼专业素养重中之重的要求。

干啥吆喝啥。军事新闻工作聚焦的是军队,是军人,是各类军事活动。长期以来,我们一些报道之所以空洞无物、乏善可陈,除了采访作风不实等原因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知识储备欠缺,对报道对象或相关军事活动领域情况不熟、认识不够、理解不透,导致采写制作的报道只能流于形式、浮在表面,难以产生凝神聚气的味道。

军事新闻报道凝神聚气的味道是什么?是“军味”。

回望我军新闻史,很多产生了广泛而深远影响的新闻名篇,无不具有一股浓浓的“军味”。这种“军味”,不是靠几个白描式的军事训练场景烘托出来的,也不是靠一些生僻拗口的军事专业术语堆砌出来的,而是体现在作者对报道对象(无论是军事人物还是军事活动)的深入理解和把握上。有了这样的深入理解和把握,采写稿件时就能抓住重点,收放自如,让报道主题和所用素材水乳交融,在行文之间自然流露出“军味”。当然,对报道对象进行深入理解和把握的基础,是不断学习,不断积累,厚植自己的业务素质。军事新闻名家江永红谈及写作体会时就曾说:“多读一点军事书,肚子里东西多了,写出的稿子就会深厚一些。”他认为,读读军史、军事理论、指挥书籍、名将回忆录等,能改变军事记者的外行状况,提高抓问题的“军事眼光”。

不当外行,方有发言权。军事新闻工作者只有厚植业务素养,对报道对象尽可能熟一些,对报道领域尽可能懂的多一些,采编工作才能游刃有余,才能提升军事新闻报道的品质。报道品质提升了,军事新闻媒体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自然会水涨船高、同步增强。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画报部主任编辑)